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史上最强狩猎者——太康
提供者:韩达尔
【帝王档案】
姓名:姒太康;
姓别:男;
民族:夏族;
职业:夏朝第三任天子(兼第一任首席狩猎者)。
生卒:不详,有待考古的新发现。
在位时间:名义上29年,实际仅2年

家庭成员
父亲:姒启
母亲:姓名不详
兄弟:仲康等五个兄弟
继承人:姒仲康
最大爱好:狩猎;
最大特长:狩猎、筑城;
最大缺点:玩物丧志;
最大优点:能屈能伸,打不过就让位。
最大成就:历史上第一位定都洛阳的帝王(而且极可能就是斟鄩的最早建造者)。
最大错误:沉迷于玩乐,不理朝政;
最大快乐:尽情的狩猎长达一个月之久,过足瘾了;
最大痛苦:过瘾之后发现,国都已经被夺,王位已经经被废;
最大敌人:后羿;
当前住址:太康县城东南二里多的王陵村太康墓
个性签名:要玩就玩大的。人物故事

【经典记载】
〖古文〗夏后帝启崩,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国,昆弟五人,须于洛汭,作五子之歌。(《史记·夏本纪》)
〖今译〗夏朝皇帝启死后,他的儿子太康即位。太皇丢失了自己的国都,其兄弟五人,在洛水边等待他回来,既等不到,就在悲愤中做了《五子之歌》(《史记·夏本纪》)
〖古文〗
其一:“皇祖有训,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宁。予视天下愚夫愚妇一能胜予,一人三失,怨岂在明,不见是图。予临兆民,懔乎若朽索之驭六马,为人上者,奈何不敬?”
其二:“训有之,内作色荒,外作禽荒。甘酒嗜音,峻宇雕墙。有一于此,未或不亡。”
其三:“惟彼陶唐,有此冀方。今失厥道,乱其纪纲,乃厎灭亡。”
其四:“明明我祖,万邦之君。有典有则,贻厥子孙。关石和钧,王府则有。荒坠厥绪,覆宗绝祀!”
其五:“呜呼曷归?予怀之悲。万姓仇予,予将畴依?郁陶乎予心,颜厚有忸怩。弗慎厥德,虽悔可追?” (《尚书·五子之歌》)
〖今译〗
第一人唱道“我们的祖父大禹王教诲我们:百姓只可以亲近而不可看轻;他们是国家的根本,根本牢固,国家就安宁。难道要等百姓的不满显明了再去考察处理吗?不,应当趁还未形成之时,就去考察,就去处理。我治理众多的百姓,就像用坏了的缰绳驾马车,随时都可能坏掉,心里恐惧得不得了;一个人做君主又怎么可以不敬不怕呢?”
第二人唱道:“我们的祖父大禹王的教诲我们:如果你在内迷恋女色,在外游猎翱翔;喜欢喝酒和爱听音乐,劳民伤财建造高大华丽的宫殿。这些事只要有一桩,那就一定会招致亡国。”
第三人唱道:“当年尧做天子,施行正道,所以曾经拥有了天下。现在我们的太康废弃了他的政策,紊乱了他的政纲。之就是在自取灭亡啊!”
第四人唱道:“我的辉煌的祖父啊,是一个万国家的大君王。他留下了典章和法度,传给他的子孙。按照这些去征赋和计量,王家的府库丰丰富富。现在,我们的太康废弃了他的传统,既断绝了祭祀又危及了宗亲!”
第五人唱道:“唉!哪里可以回归啊?我的心情伤悲!万民百姓全都憎恨在我们了,我们还能去依靠谁呢?我的心里郁闷,我的颜面惭愧。我们的太康,不愿谨慎的遵行祖先的道德,即使是后悔了,又怎么可以可挽回呢?”(《尚书·五子之歌》)
〖古文〗 太康尸位,以逸豫灭厥德,黎民咸贰,乃盘游无度,畋于有洛之表,十旬弗反。有穷后羿因民弗忍,距于河……(《尚书·夏书》)
〖古文〗 元年癸未,帝即位,居斟寻。 (《水经.巨洋水注》)
〖今译〗 太康继位后,定都于斟鄩(既今洛阳偃师二里头村的二里头遗址)。
〖古文〗 太康居斟寻,羿亦居之。 (《汲冢古文》)
〖今译〗 太康定都于斟鄩,羿后来也定都于此。
〖古文〗 内作色荒,外作禽荒;甘酒嗜音,峻宇雕墙。(《尚书·夏书》)
〖今译〗 在宫中就沉湎于声色酒食之中,离开国都就沉缅于游猎之中;喝着甘甜的美酒听着自己美妙的音乐,又建造高大的屋宇和彩绘的墙壁。

【帝王故事】
  根据古籍文献和考古发现,最早定都于洛阳的帝王,应该是太康。
  太康是那位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治水英雄——禹的孙子;是那位打破禅让制,建立夏王朝的开国君王——启的儿子。可以说称得上是英雄之后。
  启去世以后,作为世袭制的开创者,启并没有经过征求任何其他人的意见,就将长子太康确定为继承人。太康就这样轻轻松松的作为启继续了他父亲的王位,成为了新一任的“天子”。
  太康继位的时候,并没有出现任何人要求恢复“禅让”制度,可见,当时世袭制已经得到了确立。
然而,按照历史的记述,这位世袭了第一位世袭君主的王位的太康,并不是一个好君主,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打了世袭制一个响亮的大耳光。
  太康是一个腐化堕落、沉湎声色,终日不理政事,一味追求享乐和刺激的“公子哥”。花费很多人力物力,营造了斟鄩,为自己建了豪华大宫殿,每天在宫中享受美味、美酒、美人、美乐。而这还不是最最喜受的娱乐,他最喜欢的是外出狩猎,太康总是尽可能的长期远离国都狩猎。
  太康这样的搞法,终于使得国事一天天荒废下去,国力一天天衰落下去,国民开始怨愤,因为他们看到GDP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下降。
  然而这一切似乎与太康无关。
  我们在太康的身上找不到治理国家的政治家的责任感,相反,他倒更像一个喜欢亲近大自然的猎人,他对外出游猎的兴趣甚至于可以用狂热来形容。
  他总是不顾包括母亲和兄弟在内的一切人的劝阻,带上一帮子人,离开国都很远的地方,在大自然中尽情的挥武着大棒,将一切大动物、小动物打翻在地,让自己过剩的荷尔蒙得到释放。
在大自然中,凭着自己的力量与智慧与野兽近身相搏,这样的快乐,是生活在都市中的人们无法想像的。但是我们不妨做一个比较,那就是把狩猎比哈成男人的足球比赛。
  我们可以想像一下,对于一个球迷来说,如果中国足球突然拿了世界杯会引起怎样的狂喜?嗯,那么太康狩猎的心情,也与此相当。
  他最著名的一次狩猎发生在即位后的第二年。这一次,他带上了很多家属、亲信,组成了一支庞大的狩猎大军,向着洛水北岸进发。在出发之前,充满了对猎物的渴望。当时的人们发明了一种骨笛。就是用一根动物的骨头,上面凿上孔,可以吹出不同的音阶。别小看这玩意儿,骨笛的出现,意味着当时人们已经有了很高超的手工技巧和音乐水平。
  不过太康这个骨笛可不仅仅是用来享受音乐的,更重要的是,他可以用来吸引猎物。
  太康吹着骨笛向猎物走去,洛水的北岸,当时还是大象生活的地方,河南的简称是豫,甲骨文里,就是一个人牵着一头大象的样子。(其实现代汉字的样式,也还是这个样子)就是当时自然现状的真实写照。
  让我们尽情的想像,在阳光下,一位君王,带着一群皇亲国戚,吹着骨笛,追着大象。那是一种多么和谐的景象啊。
  然而也有不和谐的景象浮出。
  太康并不知道,在他追逐猎物的同时,他自己的国都也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猎物。
  三个月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
  三个月的时间,太康离开斟鄩没有回来,天子的办公室里,文件堆得比山还高。
  新生的夏朝朝廷,陷入了群龙无首,中枢失灵的境地。
  新生的夏王朝,还不能像后世的大清帝国那样,在皇帝搞“木兰秋围”的时候,也能保持帝国的正常运转,甚至将“秋围”本身变成了帝国运营项目的一部分。
  夏朝在当时还只是一个联系得比较紧密的部落联合体,在两代人以前,他还只是松散的部落联盟。天子作为维系这个联合体的关键性人物,一旦不发挥作用,诸部的向心力就会简弱,甚至消失。
  而为了社会的发展需要,华夏诸部仍然要保持联合的状态,那么,人们自然就会想到——“该换个人当头儿了。”
  有人自告奋勇的出现了。
  这个人就是有穷氏的君主——后羿。
  后羿的有穷氏属于是东夷族,因此也可以称为“夷羿”,夷字的写法,是“一、人、弓”就是一个人在弯弓射简,这个古老的民族,一向是以善于射箭著称的,后羿作为其中的首领,箭法自然也是相当了得。
  后羿觉得,自己箭法这么好,打猎的水平一定比太康那小子要强得多,与其让太康当天子,还不如自己当更好。而且,启不经过部落选举就当上天子,又不经过部落选举就传给自己的儿子,这一切虽然成为了事实,但并不代表所有人在内心就不再有对拥有最高权力的要求。“江山轮流坐”后羿觉得,该轮到有穷氏了。
  太康外出狩猎三个月而不回朝理政,导致天子的职能不能正常行使,天下诸侯大多感到不满。从他们的不满中,后羿知道,机会来了。他于是背上心爱的大弓,带上有穷氏的弟兄,从山东临淄出发,一步步的迈向河南洛阳,同时也是迈向整个部族的成功。
  失去国君统一指挥的斟鄩,根本无法抵挡这些东方的入侵者。而且,入侵者并没有表现得太残暴,他们只是要夺取政权,并不伤害国人,甚至对于太康的母亲和兄弟,他们也没有采取什么过激行动。
  温柔是最有力的武力,特别是在温柔的背后是强大的武力的情况。
  斟鄩终于成为后羿箭下的猎物。
  此时,太康终于尽性而归,由于当时的信息通讯实在太落后,直到此时,他还不知道自己那花了很多心血建造,承载了无数美好的白天和夜晚,用美酒和美女的歌声充满,被誉为“峻宇雕墙”(高大的宫殿,彩绘的墙壁)的国都斟鄩,已经永远不属于自己了。
  后羿和他的四员大将——“武罗、伯姻、熊髡、龙圉”像五座大山一样,挡住了太康的归路。
  后羿向太康宣布“经调查,你犯有破坏‘金木水活土’罪,(狩猎太多,破坏了生态平衡)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交出政权和国都,永远的离开。要么被我的正义之箭一箭击毙……”
  太康刚刚击毙了许多猎物,他知道,被击毙不是一件高兴的事情。他也知道,要想不被当作猎物击毙,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即逃跑。 他不想被击毙,因此他选择了逃跑。
  太康叼着骨笛,带着猎物向着东方跑,大约跑了200公里才停下来了。虽然后羿没有追他,但他还是觉得有必要建立一个“自然保护区”,于是拣起当年建斟鄩城的看家功夫,在这里筑了一个城(用现在的眼光看,就是一个大土围子),从此住了下来。
  经历了这一场狩猎与被狩猎的事件,太康燥动的心终于安全了下来,他此后并没有再四处游猎,而是在这个小小的土城(即今太康县),定居下来。一直到死去。
  然而,太康可以在阳夏安居,他的母亲和兄弟却要承受思念他和怨恨他的痛苦。五个失去兄长的弟弟,就陪着失去儿子的母亲,跌跌撞撞的来到斟鄩城外,洛河边上。望啊,望啊。盼着太康能够回来。
  五个弟弟应该是知道太康不会回来了,因为人家后羿已经开始办公了,岂会容许太康再回来呢?就算是回来了,又能怎么样呢?打得过人家后羿么?
  可是母亲年纪大了,加上思儿,难免就糊涂了,总觉得出来望一望,或许真的就把他望回来了呢?(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望一望吧,滔滔的洛水啊,承载了多少思念,多少伤痛。
  人,往往动情而歌,太康的五个弟弟在思与怨中,创作了五首诗歌,后来被收录在古书《尚书》里面,称为《五子之歌》,当他们吟唱的时候,很多在场的人都流下了感动的泪。

【相关链接】
〖太康县〗
太康后来在戈地筑城定居,死后就葬于城东南2里处。秦皇嬴政二十三年(前224)始置阳夏县。隋开皇七年改设太康县,沿袭至今。
历史上,太康县名人辈出。西汉丞相黄霸、东晋太傅谢安、文学家谢灵运、东阳太守袁宏等历史上的名人都出自太康县。
太康县境内,有文庙、太康墓、吴广塔、寿圣寺塔等文化古迹,有多处仰韶、二里头和商、周、秦、汉时期的文化遗址。
太康县还是谢、袁、符、何等姓氏发源地。
〖太康墓〗
太康的陵墓今天仍保存于太康县境内。太康墓是夏朝恢复了对天下的统治以后,由其后裔杼修建的。当时的守墓人代代相传,居处渐渐形成了村落(即:现在太康县城东南二里多的王陵村)。
清代的时候,太康县知县还亲自为太康立下墓碑。
〖夏都斟鄩——二里头遗址〗
1959年,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在洛阳辖区偃师二里头进行考古发掘,发现二里头一带是一座大型都城遗址,定名为“二里头文化”。
考古发掘和研究情况表明,这里是公元前二千纪前半叶中国乃至东亚地区最大的聚落,它拥有目前所知中国最早的宫殿建筑群、最早的青铜礼器群及青铜冶铸作坊,是迄今为止可确认的我国最早的王国都城遗址。
这个王国都城遗址,就是被誉为“华夏第一都”的夏朝国都——斟鄩。
太康,就是斟鄩城的缔造者。
通过考古发现,斟鄩的夏朝王宫位于二里头遗址中东部,平面略呈长方形,形制规整方正,保存完好的东北角呈直角。宫城东西宽近300米,南北长约360米至370米。
太康的时候,宫城还没有围墙,四周却筑有环城大路,宽达10余米至20米左右。4条大路纵横交错大体呈“井”字形,构成了太康时代的道路网络。
太康倒是很懂得“要想富,先修路”的道理。
太康建造的斟鄩城,规划缜密、布局严整。反映出太康时期,华夏族先民已经具有了先进的城市建设能力。
太康的斟鄩城并且成为中国后世许多城市建造制度的思想源头。
例如:纵横交错的道路网、方正规矩的宫城、宫城内多组具有中轴线规划的建筑群、建筑群中多进院落的布局、坐北朝南的建筑方向以及许多土木建筑技术等等。
这些城市建筑制度,都是源于太康所建造的斟鄩城。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