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借异族之手夺取帝位的大周天子——周平王姬宜臼
提供者:韩达尔
【帝王档案】
姓名:姬宜臼
姓别:男
民族:华夏
职业:东周第一代天子
生卒:?~公元前720年
工龄:约51年
父亲:姬宫涅
母亲:申后
王位继承人:姬林
最大特长:吓唬老虎
最大缺点:软弱
最大优点:谦卑
最大成就:迁都洛邑,重建周朝
最大错误:先是得罪郑庄公,然后又低三下四的向对方赔礼,使得对方轻看周天子的权威
最大快乐:当上天子
最大痛苦:在郑庄公的压力下,不得不派自己的太子去郑国做人质
最大仇人:姬伯服、姬余臣
最大理想:重振周天子的雄威
最大妥协:向郑庄公等诸侯妥协
最大武功:击败了竞争对手姬伯服和姬余臣
最大文治:营建洛邑
当前住址:河南省太庚县金堆乡平丘
  
【经典记载】
〖古文〗平王立,东迁于雒邑,辟戎寇。平王之时,周室衰微,诸侯彊并弱,齐、楚、秦、晋始大,政由方伯。
〖今译〗平王被立为天子,东迁于雒邑,打退了犬戎。平王的时候,周室衰微,诸侯互相兼并,齐楚秦晋开始强大,强大诸侯掌握着天下的政权。(《史記·周本紀》)
〖古文〗五十一年,平王崩,太子洩父蚤死,立其子林,是为桓王。桓王,平王孙也。(《史記·周本紀》)
〖今译〗(周平王)在位五十一年的时候,周平王死了,太子姬洩父死得早,于是立他的儿子姬林即位,就是周桓王。周桓王是周平王的孙子。
  
【人物故事】
  
〖搏虎少年〗
  商朝自盘庚迁都以后,又经历了二百余年,最终被华夏族姬姓建立的周朝所灭亡。周朝起初定都于西部的镐京(今陕西省西安市西南),所以被称为西周。西周末年,西北的犬戎部族攻破了镐京,杀死了当时的周天子周幽王姬宫涅,西周灭亡。
  姬宫涅早年的王后姜氏,是申侯的女儿(一些书上说她是申氏,完全搞错。申是她家族封国的国号,她的家族的姓氏却是姜姓,虽然她的家族的后嗣中不乏以申为姓者。)姜皇后生了个儿子,被立为太子,这位太子就是姬宜臼。
  姬宜臼渐渐长大,其父周幽王却并未觉得自己有所衰老,至少他好武和好色之心始终未老。幽王曾发兵征服了褒国,褒国人害怕周天子的威武,献上一个名叫褒姒的美女给幽王。幽王得了褒姒,喜欢的不得了,渐渐厌烦了姜后,废掉了她的王后之位。
  后来,褒姒又为幽王生了一个小儿子,取名叫伯服,从此连姬宜臼也看不顺眼了。伯服这个名字取得也很有意思,伯在当时是长子的意思,伯服就是长子服,看来幽王已经不再把姬宜臼当成自己的长子了,所以才给褒姒的儿子取了这个名字。既然如此,幽王也就很自然的生出了想除掉姬宜臼的念头。
  一日,姬宜臼在宫中的花园里玩耍,幽王却悄悄的将宫中所养的猛虎放了出来,打算让猛虎吃掉姬宜臼。姬宜臼经此突变,却并不惊慌,迎着猛虎冲了上去,突然向老虎大声吼叫。老虎没见过这种阵势,不知深浅,竟然后退几步,伏在地上。姬宜臼于是从容离去。
  姬宜臼从此知道幽王已存杀自己的意思,就悄悄带上母亲姜氏,逃往申国去了。申侯见女儿和外孙遭此虐待,大怒,一心想灭了幽王替女儿和外孙报仇。
  
〖平王东迁〗
  正在申侯准备为女儿和外孙报仇之际,这时幽王就给他送来了机会。幽王为了讨褒姒高兴,逗褒姒发笑,玩起了“烽火戏诸侯”的游戏。就是把用来在镐京遭到攻击时向诸侯报警求援的烽火台点燃,向诸侯发出求救信号,引众诸侯率军来救。诸侯们来镐京城下一看,压根什么事儿都没有,自己被人家当猴儿耍了,心里那个气呀。
  申侯见诸侯对幽王不满了,于是就向申国人宣传煽动说“幽王戏弄诸侯,不配做天子,应该推翻他!”
  结果这个话不仅申国人听到了,诸侯听到了,幽王也听到了。本来幽王就对姜氏和姬宜臼跑到申国很不满,现在见申侯竟然反对自己,于是就准备率军攻打申国。
  幽王没有想到的是,申侯是一个可以为了个人恩怨和个人利益,而出卖国家出卖领袖的人。申侯来了个先下手为强,就在幽王调兵遣将集中精力要攻打申国之际,申侯却暗中联络了西北的犬戎部族突袭镐京。
  犬戎大军突然降临,幽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点烽火诸侯也没几个信的了,只有郑国的郑桓公来了。结果犬戎攻入镐京,郑桓公战死,幽王的脑袋却被犬戎给整没了,估计是做成了夜壶或者皮球,太子伯服被砍死,褒娰则被犬戎掳走。随后犬戎又被郑桓公的儿子郑武公给打跑了,镐京重新被大周收复。
  这个时候,申侯恰到好处的出现了,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前太子姬宜臼。申侯与其他几个诸侯——许公、缯侯等碰了碰头,讨价还价一番,最终以申国为首的几个诸侯一致拥立姬宜臼为新一代天子,即周平王。
  周平王即位之后,立即面对两个很棘手的问题——第一,犬戎虽然暂时退去,但还时常前来侵袭;第二,诸侯虢公翰在携国拥立了幽王的另一个儿子姬余臣为天子是为周携王,随时准备打回镐京。
  周平王想来想去,觉得镐京是待不下去了,否则早晚要走幽王的老路。于是召集大臣,提出要把都城迁到东边的陪都洛邑。
  按当时的情况,一旦东迁,则西部的国土,尤其是周朝的龙兴之地——西岐,必将永远失去。于是有些大臣就反对迁都,希望坚持在镐京抵抗内外两股敌对势力。
  但是平王迁都的态度是坚决的,他迁都的理由是:一是镐京已经在战争中被严重破坏,国库也已经空虚,留在镐京短期内不可能恢复经济;二是西边很多领土,已经被犬戎攻战,镐京已经处于地理上的严重劣势;一旦在这个时候,犬戎或者携王前来攻打,那么大家只有等着被砍头了。
  群臣中虽然有很多人留恋镐京的繁华,但是更珍惜留在脖子上的脑袋,于是大家一致同意,放弃镐京,迁都洛邑。于是,大周王朝东迁洛邑,洛阳又开始了作为全国首都的历史。

〖天子示微〗
  平王东迁以后,丰、镐等周朝的“龙兴之地”果然落入了犬戎之手,平王于是开了张空头支票,把这些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土地,分封给了一个参与保卫自己有功末等诸侯——秦襄子。平王表示,西部的领土,只要老秦能打得下来,就全部算作秦国的封地。秦襄子人实在,一点没觉得这是周天子忽悠自己,反而认为这是天子的大恩赐,乐得屁颠屁颠的,回去就组织人力攻打犬戎去了。秦襄子最后战死在征服犬戎的战役中,他的子弟们,则接过他的戈(当时最主要的兵器),继续战斗,最终,到了秦穆公的时候,整个犬戎都被秦人所征服,秦国扩地千里成为一代霸主,再往后,就是千古一帝秦始皇了……
  周平王怎么说是一天子,实力再弱,起码算是个二流大国,实力总比秦襄子这个末流诸侯强,秦襄子能做到的事情,周平王其实也完全能做到,而且应当做得更好。可惜,当年那个敢于迎着老虎大吼,竟然把老虎吓得倒退的姬宜臼,已经死了!周平王却没有收复失地的勇气,也没有与敌斗争的决心,以至于大周天子从此渐渐示微,再也没有当年文王立国,武王伐纣的威风了
  周天子完全示微,最突出的一个表现在于身为堂堂天子,平王竟然把自己的太子姬洩父送到郑国去做了人质。
  事情的发生是这样子的。
  郑国的开国国君郑桓公姬友,本来是周幽王的叔叔。郑桓公虽然受封于郑国,但同时也在朝廷担任司徒之职,深知幽王的种种劣行早晚必定招来大祸。为了保全家族,郑桓公将家族向东迁移至洛阳东面,黄河和济河的南面,建立了一个新的郑国。桓公自己却效忠国家,在申侯和犬戎攻破镐京之时,坚持保卫幽王,最后战死。
  杀死郑桓公的倒底是谁呢?
  是申侯吗?很可能,申侯既然能杀幽王,当然也能杀桓公。那是犬戎吗?也有可能,但是犬戎又是怎么来的?还不是申侯请来的。所以无论如何,郑桓公是死在了申侯的手里。而申侯又为什么要反幽王?还不是为了姜后和姬宜臼的事儿?归根结底,郑桓公其实是死在了平王的手里!
  桓公虽然间接的死在了平王手里,桓公的儿子武公还是同意拥立平王,并且保卫平王东迁,成为平王所倚重的诸侯。但是到了桓公的孙子,庄公的时候,终于跟平王翻脸了。
  郑庄公偏偏是一位雄主,把自己的郑国治理的相当不错,国力日益强盛,不仅打退了卫、宋、蔡三国联军的攻击,甚至发兵征服了许国(征服,但没有兼并,当时还不流行大国兼并小国)。郑国离洛阳极近,郑国两代国君又都忠于王室,于是郑庄公也被平王立为卿士。可是东迁后的平王,因为丢掉了陕西的大片土地,实力已经锐减(至少减了三分之二),基本上跟周围的诸侯的地盘面积差不多的水平了。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周平王开始觉得身边那些已经不再比自己弱小,甚至比自己更强大的诸侯,对自己是一种威胁,郑庄公的强势,尤其令他感到不安。
  为了消灭这种不安,周平王决定“借力打力”,就是拉一派打另一派。平王趁郑庄公国内有事,不在朝中,私下召见虢国国君,打算让虢公取代郑庄公做卿士。虢公却不敢接受任命(虢国怕郑国是有历史的,当初郑桓公东迁建立新郑国的时候,领土有一半是从虢国的领土中“借”来的),不仅拒绝了周天子的好意,还将这一消息泄露。
  郑庄公在外面打了胜仗,正乐呵呢,听说自己差点就被朝廷就地免职,大怒,开战车找周平王说理。指着周平王的鼻子损“你这个天子是怎么当的?自己不知道吗?当初不是我爸爸挺你,你凭什么在中原立足?我做朝廷的卿士,哪一点做得不好,你凭什么想要换掉我?”郑庄公乘着战场大胜者的余威,面对刚刚当了逃兵的周平王,气势那叫一个夺人。吓得周平王连忙离开坐位,指天发誓,说自己绝对没有要对不起郑庄公的意思,请求郑庄公原谅。结果郑庄公偏不原谅,不肯再相信周平王,这也意味着不准备再支持周平王。周平王吓得都要哭了,最后没办法,只好提出把自己的太子送到郑国当人质。
  到了这个份,郑庄公也退了一步,觉得天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就把自己的儿子也送到朝廷当人质,表明自己也没有不利于朝廷的意思。
  在注重等级制度的周朝,天子穿什么颜色的衣服,诸侯住多大的房子,大夫睡几层席子,都有极其严格的标准。现在,天子居然和诸侯互换人质,周朝的立国之本“礼”,已经开始“崩”了,周天子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周平王,就在这样的无奈之中,闭上了眼睛,他死的时候,无法再看一眼自己的太子……

【相关链接】
〖周平王墓〗
  2001年,洛阳市考古工作者对27中学附近的两座东周大墓进行了发掘。结果,初步判断,其中一座可能就是首位东迁洛邑的周天子——周平王的陵墓。
  这坐大墓,呈“亞”字形,墓室长6.6米、宽5米,总共有4条墓道,是迄今我国发现的东周墓葬当中,级别最高的一处。在墓中出土的一个破损青铜鼎的内部,有“王作彝”(中间一字缺失,考古工作者推测应为“宝”字)的铭文。正是基于这一铭文,加上出土青铜器的形制、纹饰,考古工作者推测,这座大墓乃是春秋早期的一位周天子墓葬。并根据春秋早期天子在位情况,认为该墓的墓主最有可能是东周第一代天子——周平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