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册立霸主的周天子——周襄王姬郑
提供者:韩达尔
【帝王档案】
姓名:姬郑
姓别:男
民族:华夏
职业:东周王朝第六代天子
生卒:公元前?~公元前619年
工龄:33年
父亲:姬阆
母亲:不详
王位继承人:姬壬臣
最大特长:赢得诸侯的支持
最大缺点:对周朝的实际国力没有什么建设
最大优点:坚持周礼,赢得诸侯的支持
最大成就:册封霸主
最大错误:一度没有提防隗王后,使其向子带提供情报
最大快乐:收复洛阳,杀死子带
最大痛苦:以天子之尊,却要听命于诸侯
最大仇人:子带
最大理想:恢复天子的权威
最大妥协:听从晋文公的要求,参加践土会盟
最大武功:平定子带之乱
最大文治:无
当前住址:
【经典记载】
〖古文〗二十五年,惠王崩,子襄王郑立。(《史记·周本纪》)
〖今译〗周惠王二十五年,惠王驾崩,其子周襄王姬郑即位。
〖古文〗十七年,襄王告急于晋,晋文公纳王而诛叔带。襄王乃赐晋文公珪鬯弓矢,为伯,以河内地与晋。二十年,晋文公召襄王,襄王会之河阳、践土,诸侯毕朝,书讳曰“天王狩于河阳”。(《史记·周本纪》)
〖今译〗周襄王十七年,襄王向晋国紧急救助,晋王公接受王命,而诛杀子带。襄王于是赐晋言语公红色和黑色的弓箭,封晋文公为霸主,将河南之地赐给晋。襄王二十年,晋文公请襄王参加自己召集的会盟,襄王在河阳、践土参加了会盟,诸侯退去之后,在史书上将此事写成“天子到河南打猎了”。

【人物故事】

〖子带之乱〗
  周惠王很不情愿的死掉了,死前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不得不面对不能使王子子带继承王位的事实。
  姬郑继承了王位,是为周襄王。
  襄王得以成功即位,全靠了齐桓公主持公道,因此总想着怎么能答谢齐桓公。正好齐桓公在拥立了襄王之后,又搞了一次诸侯会盟(齐桓公曾经“九会诸侯,一匡天下”这是他有生之年的最后一次会盟。)就赶忙派周公宰孔从洛阳赶到大会现场,传达周天子的意思:“齐桓公正式为诸侯之长,可以拿着白色牛尾巴征伐天下不法诸侯。”并带来了像征着至高荣誉的在宗庙里祭祀用的肉干,奖励给齐桓公。同时表示,齐桓公在接受这些荣誉的时候,不必按照周礼的规定下跪磕头。
  但是作为“尊王”的提倡者,齐桓公坚持认为,天子再客气,自己也不能顺坡下驴,虽然姜小白的老腰很不情愿做弯曲运动,但是,他还是以顽强的毅力按照周礼的规定走完了授勋程序。
  襄王这边当上了天子,齐桓公也正式的成为了霸主,可是那边的子带却是郁闷到了极点,也愤怒到了极点。子带思来想去,决定走当年平王夺取幽王政权时的路子,勾结戎人,借异族武装夺取自家王朝,大不了把东周再变成南周北周什么的。
  但是子带没有考虑一下对手差异性。平王是以嫡长子的身份被废,而且幽王行事过于荒唐,天下诸侯大多反之;而襄本身是正统的王位继承者,又得到大多数诸侯的支持。子带想凭戎人之力,再演平王即位的故事,其实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梦想。
  子带于是开始了自己的努力。自公元前648年起,他一连几次引导西戎兵攻周,结果每一次都毫不意外的被襄王击退,搞得襄王都觉得没意思了。子带一看这路子不行,觉得还是得有内应才行,于是悄悄的跟襄王的王后隗氏联络上了。隗王后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同意帮助子带。结果这个路子也没成功,襄王很快发现了妻子的阴谋,于是废了隗王后。
  估计隗王后在被废之前,已经将最重要的情报送出了城去,比如洛邑城防图什么的,总之,子带不仅立即得到了隗王后被废的消息,而且以第一速度带着戎人冲进了洛阳城里。
  当襄王发现戎人已经进城的时候,除了逃命,再无他法可想。好在襄王逃命的本事还算可以,一口气跑到郑国的汜地(今河南省襄城县),然后在那里写求救信“SOS,传说中的子带来啦,大家快来打子带啊”。
  此时,山东大汉齐桓公已死,但是山西又崛起了一位新霸主,晋文公。晋文公响应号召,举起勤王大旗,出兵讨伐子带,结果在温地生擒子带,报告消息给襄王。襄一听说子带被逮着了,高兴的“美啦美啦美啦……”,坐着车回到洛邑,亲眼看着异母弟弟将子带变成了死鱼,整个世界都轻松了。
  
〖晋国称霸〗
  山东人实在而好义,山西人精明而好利,所以襄王对二者拥立自己的答谢也大为不同。襄王答谢齐桓的时候,给的是荣誉和权柄,几块牛肉干,一根牛尾吧,就让老姜美的跟什么似的,可这套对付晋文公,就不好使了。
  晋文公是那种不好面子,只好利益的人,当年他流亡在外的时候,曾经因饥饿而向当地农夫讨饭,结果农夫欺侮他,把泥土给他。晋文公起初大怒,可是走下的臣子说了句“这是恩典啊,泥土代表土地,土地代表国家,这是上天预兆您将要得国啊!”晋文公立即放下了准备打人(很可能也是准备挨打)的鞭子,向农夫行大礼,搞得农夫都不好意思了。
  就是这么个人,把土地、财富,看得比什么都重,你给他一根牛尾巴几块牛肉干,他能满意吗?
  襄王最后决定,投其所好,咬咬牙,大放血,把洛阳周围的八个城邑赐给晋文公。
  晋文公一下子名利双收,躲在背窝里乐了好几天,可是偏偏老西儿的贪心是没有止境的,一出被窝,晋文公又找周襄王要好处了。老晋说了,希望自己死后可以享受“隧礼”
  所谓隧礼,就是在坟墓的一侧留出一个通道,通道一头通到墓室,另一侧则通到地面的某个隐蔽处,目的在于如果死者一旦复活,可以从通道跑到地面上来。但是这个隧礼是只有周天子才能享受的。
  因为晋国也是姬姓,晋文公论起来还是襄王的叔叔辈,所以襄王拒绝的比较“讲理”跟晋文公说“叔父啊,我们大周拥有天下,却只以千里之地供养上天,千里之外分封诸侯。我们靠的是什么呀?是礼仪呀,一切都要按程序办事,不能乱了规矩。人活着的时候该怎么活,就怎么活;死了的话,该怎么埋,就得怎么埋。否则,我们姬姓的天下就完蛋了,那时叔父又有什么益处呢?”
  周襄王的话,其实是在暗喻当归的一个传统,就是当时的中国人普遍认为只有天子才有资格祭祀上天(以后历代也差不多如此,只有皇帝可以在天坛祭天),才有机会“通天”,才有可能“复活”如果诸侯可以用隧礼,就意味着诸侯也可以复活,也可以“通天”,那就是把天子的“上天垄断权”给剥夺了。周襄王宁可割地,不肯让天,意正言词的拒绝了晋文公的要求。
  晋文公比当年的郑庄公聪明,知道维护天子威权的重要性,就不再请求享受隧礼了。
  但是正如优秀的业务员是不会轻易放弃一个有潜力的客户一样,晋文公的贪心并没有因“请隧”失败而停步,一个方向不行,再换一个方向 。后来,晋文公与楚国在城濮争霸,晋国获胜,晋文公就将1000名楚军俘虏和100辆俘获的战车献给襄王,襄王知道这次不能再不给晋文公面子了。就回赠了一百张红色的弓和一千张黑色的弓,同时抛出晋文公最想要的礼包——承认晋文公为正式的霸主,有权征伐其他诸侯。晋文公终于满意的笑了。
  这年冬天,晋文公在郑国的践土(今河南省原阳县西南)大会诸侯;派人暗示襄王应该前去赴会。襄王虽然感到堂堂周天子竟然落到了唯诸侯之命是从的地步,十分难堪,可是慑于晋国的威力,最后还是去了。
  
【相关链接】

〖春秋五霸〗
  霸主的出现,是在周天子不能完全行使对全国地方的实际统治的情况下,为了满足现实社会中天下诸侯对统一协调者的客观需要,以一位(或多位)强大国家的君主为充当事实上诸侯中的领袖的现象。霸主并不是以武力称霸,或臣服诸小国,而是要提担负起领导列国的责任。
  当然,在事实上,大多数的霸主并不是领导列国,而是欺压掠夺列国。
  历史上的春秋五霸,是指春秋时期的五位霸主,他们都是生活在周襄王时期的诸侯国君。
  这五位霸主的名单具体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齐桓公、晋文公、宋襄公、楚庄王、秦穆公;第二个是: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夫差、越王构践。
  两个版本,七位君主,分别有着不同的历史形象,齐桓公主持正义同时讲求享乐;晋文公追求实利并且狡滑贪心;宋襄公仁义却愚蠢;楚庄王自强且自信;秦穆宽容而积极;吴王夫差强横霸道;越王构践顽强阴险。
  五霸的出现,或者说霸主的出现,是春秋时期诸侯国开始在周天之之外谋求另一种领导力量的尝试,也是周天子与强大诸侯妥协的产物,更是历史发展的结果。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