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因爱子夭折伤心而死的周天子——周灵王姬泄心
原创作者:韩达尔

【帝王档案】
姓名:姬泄心
姓别:男
民族:华夏
职业:东周王朝第十一任天子
生卒:公元前?~公元前545年
工龄:27年
父亲:姬夷
母亲:不详
王位继承人:姬贵
最大缺点:太重感情了
最大优点:有人情味儿
最大成就:抗洪抢险,保卫洛阳
最大错误:没有听取太子晋的抗洪建议
最大快乐:有两个聪明的好儿子,太子晋和王子贵
最大痛苦:太子晋过早夭亡
最大仇人:无
最大理想:平平安安度过一生
最大妥协:坦然面对诸侯不再奉周天子之名会盟的现实
最大武功:无
最大文治:抵抗洪水,保住了洛阳王城
当前住址:河南省洛阳市西南柏亭山
【经典记载】
〖古文〗十四年,简王崩,子灵王泄心立。
〖今译〗周简王十四年,周简王驾崩,其子周灵王姬泄心即位为天子。
〖古文〗二十七年,灵王崩,子景王贵立。
〖今译〗周灵王二十七年,周灵王驾崩,其子周景王姬贵即天子位。
 
【人物故事】

〖诸侯开会,天子旁观〗
  周简王姬夷自然死亡,其子姬泄心以太子的身份继承王位,是为周灵王。
  周灵王即位的时候,时间已经进入了公元546年,东周王朝已经渡过了一半的历史,周天子的威权进一步的衰落,以至于衰到了“若有若无”的境地。在周灵王之前,诸侯们开个会什么的,还会请请周天子,哪怕是个列席呢;自周灵王起,诸侯们再搞开个会联个盟什么的,已经无所谓周天子的存在了,周天子沦为了春秋时代的旁观者。
  出现这个局面可以说是历史进入一个新时代的必然,而标志着这个新时代的开始的事件,是一次诸侯“私自召开”的会盟,叫做“弭兵会盟”。
  弭兵会盟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北方的晋国和南方的楚国,一直在为谁是天下的霸主而争战。两个超级大国你争我夺,都是在别国地盘上开战,战争损失再大,回国休养一段时间也就恢复了。最苦的是那些充当“战争平台”的中原二、三流小国,不管是晋军南下,还是楚军北上,都要在他们的领土上开战,不管谁胜谁败,倒霉的总是他们。
  这样到了公元前546年的时候,中原小国的由宋国做代表,出来跟两个超级大国喊话,要求进行调停。此时晋楚内部也都遇上些问题,楚国的旁边兴起了一个新的对手——吴国,晋国内部的强势大夫们则忙于内讧,一时间都没有力量投入争霸战争,于是就同意接受调停。
  宋国派出大夫向戍出面主持会议,会议地点就设在宋国的都城商丘。除晋、楚两国及调停国宋国之外,参加会议的还有鲁、卫、陈、郑、许、蔡、曹等七个中原国家,各小国这些年来保受战争的蹂躏,因此在会议上一致要求立即结束争霸大战。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与会各国达成协议——各国立即停止对外战争;晋楚两国同为霸主,平分霸权;任何一方如果破坏协议,则其他各方共同讨伐之。
  从这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列国还真的都停止了对外战争,晋楚两个战争贩子,都安心的去灭自己后院的大火去了。
  此次会盟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诸侯会盟的时候,没有请周天子主持,甚至连通知都没有,仿佛住在洛阳城里的周灵王是个局外人一样。一向是周天子的专有工作的诸侯调停人的身份,如今却让一个二流国家宋国承担了,而且调停的结果似乎也很不错。最可气的是,霸主一职,一向是由周天子任命的,可是此次会盟,周天子没来,晋楚的霸主地位就被这些诸侯“认定”了。
  所以,从此以后,诸侯更加不关注周天子了。

〖洪水面前,父子分歧〗
  诸侯各忙各事儿,不来巴结周灵王,周灵王也落得个清闲。只是人事可以淡定,天灾却不能无视,周灵王二十二年,河洛大地连续阴雨,谷水、洛水都越过警界线,洪水决堤而出。一时间河洛地区成了一片泽国,而且大有要吞没灵王所在的王城之势,这下周灵王坐不住了。
  面对洪水,周灵王准备采取筑堤的办法,动用一切力量,把王城变成一个水泄不通的大铁桶,将洪水堵在城外。这时,灵王的太子姬晋却提出反对意见。姬晋认为水之所以形成洪峰,是因为河道淤塞,河水无处可泻,宜疏不宜堵。姬晋又建议在水面开阔之处,挖开一条泄洪通道,把洪水泄出去,那么水势自然会得到控制。
  灵王听了太子的办法,觉得也很有道理,但又不是很有把握,太子见灵王犹豫就又多说了一句“水宜汇不宜堵,国事不是如此吗?”太子可能认为灵王治国多年,对政治比较熟悉,就想用政治比喻治洪说服老爸。
  没想到灵王多心了,认为太子有篡班夺权之嫌,心说我这还没死呢,你就想干预国政啊?偏不听你的。灵王于是拒绝了太子的建议,命令全城总动员,尽一切力量筑垒堵城,总算把王城保住了。
  王城虽然保住了,可是因为采取了硬堵的办法,河道不仅没得到疏通,反而淤塞得更严重了,冲过堤岸的洪水无处可退,成为积水,原来的良田都成了大沼泽,无法耕种。看着这样的结局,周灵王才开始后悔没听儿子的建议了,可惜为时已经晚了。
  
〖太子晋〗
  在洛阳的历史传说中,太子晋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人物,人们在制作灯笼的时候,常常画上他乘鹤、吹箫、升仙的形象。太子晋在洪水来临之时,虽然没有能够阻止周灵王的错误政策,但是却显明了他的的聪明才智。一个聪明的人,总是会做成一些事情的,洪水来临之时,太子晋没能发挥作用,但命运很快又给了他表现的机会。
  话说大周遭水灾,与周邻近同姓诸侯、北方霸主晋国不仅没有援助的意思,反而准备趁水打劫。晋国派出叔向作为使者,想去试探一下,捞点便宜。叔向来到王城,先拜见了太子晋,想先从太子晋的嘴里套出些虚实。
  叔向问太子晋:“逢此大雨,王城危乎?”其实他是想知道,周朝现在的经济实力如何,是不是已经挺不住了。
  太子晋答:“雨早已过,王城很安全,你我现在不都在王城内吗?”那意思,问题已经解决,大家平安无事,你自己不是也看见了吗。
  叔向一想,也对,自己一路来也看见了,虽然城外问题很大,但是王城之内,井然有序,不像大伤元气的样子。于是又问:“敢问太子,万国四方,分布很广,该怎样统领他们呢?” 这回他是想试探一下周天子是否还有担当天下共主的自信,如果回答有一点含糊,就说明已经没有信心了,那就好对付了。
  没想到太子晋很明确的回答说:“一用精神力量感召他们,二用礼乐制度规范他们,三用具体行动治理他们,仅此三招,便可统天下也!”
  叔向一听了,感觉这话说得太牛了,到底凭什么呀?于是追问:“如有图谋不轨者出现,该怎样对待?”
  结果太子晋一脸严肃的说:“天诛之!莫非你们晋国有这样的图谋吗?”这个话说出了大周自信的根本——天命,天命人不可测,天命人不可抗,能不自信吗。
  太子晋抛出天命来,叔向被彻底干没电了。连连分辨说:“不是的,当然不是……”
  叔向一回晋国,就说“灵王虽平庸,太子很厉害。我们还是不要打大周的歪主意了。”
  晋国有个盲人乐官叫师旷,虽然双目失明,但是极有才华,平时从来不服别人。师旷认为不能这么轻易放弃,要求由自己再次出使王城,希望能探个究竟。
  按照当时的规矩,太子晋坐在殿上,师旷站在殿下。师旷作为使节放着政务不谈,却只是就音乐和射御等贵族才艺问题发问,而太子却显得不急不忙,有问必答,答对了师旷所有的问题。师旷不问了,太子晋反过来开始问师旷,结果才问了几个问题,师旷就回答不上来了,急得直跺脚。
  太子晋见了,就说,天气太冷了,所以晋国使臣才冷得跺脚。于是请师旷上座,在他脚边放了一个火盆,又命人取瑟一把,递给师旷。师旷鼓瑟一曲,名曰《无射》,太子晋也鼓瑟一曲,名曰《峤轿》。
  其实,师旷所问,所弹,皆是隐语,意在探问王室的虚实和态度,而太子晋也回答和音乐中回应了这种试探。师旷认为,太子晋小小年纪就能有如此高的修养实在是不可轻视,回国之后,也做出了和向叔一样的“调查报告”。
  太子晋当年才13岁,却连着打发走了两个晋国使者,一时名声大振,天下人都知道大周有个聪明的太子,人们隐约的觉得,或许等到太子晋即位之后,大周或许真能中兴。

〖子死父亡〗  
  太子晋绝顶聪明,可是却很早就死去了,
  周山上除埋着周灵王、周悼王和周定王外,还有一位重要人物——周敬王。说他是重要人物,并非他有什么丰功伟业,而是因为他与王子朝“打架”,制造了东周王室最惨烈的内讧。
  他俩究竟谁是正统,谁是篡逆?至今还是一个谜。正史认为是王子朝“叛乱”,因为他把王室典籍盗走了。
  
〖传说·太子晋成仙〗
  传说,注意是传说。
  传说周灵王因为抗洪的事儿对太子晋产生怀疑,最后竟然废太子晋为庶人。
  太子晋被废,于是更加用心于自己最喜欢的音乐,便离开王城,上了北邙,在自然的环境中陶冶自己,享受生活。
  有一天,太子晋发现一座炼丹炉,就饮了炉中之醯(醋),顿觉体内元阳涌暖,神清气爽。他站在翠云峰上向南眺望,见南边还有一座高山,仙气笼罩于是决定离开王城,南上嵩县,去做神仙了。
  话说灵王废掉太子也是一时生气,事后很快就后悔了,再想找太子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了,灵王每天自责愧疚,悲痛欲绝,于是在城中张榜,寻找太子晋。
  一日,太子晋的老朋友柏良,在山中遇到了太子晋,就告诉他,灵王现在如何思念他,希望他能回家,太子晋便让柏良回洛阳告诉灵王,七月七日,他将在嵩山之北的山岭上出现。
  柏良把消息告诉灵王,灵王知道太子还活着,大喜。到了指定的日子,亲自率众人跑到嵩山之北的山岭下等待。只见一阵清风过后,太子晋在山巅出现,羽冠鹤氅,玉貌丹唇。他取出玉箫,奏一曲,清风习习;奏二曲,彩云飘飘;奏三曲,白鹤成对,翔舞于空中,孔雀数双,栖息于林际。接着是百鸟和鸣,皇皇悦耳,正如仙界。
  太子晋奏罢,施礼拜谢,飘然飞天,渐渐远了。
  大家都看得呆了,突见他身上的缑件(拴在剑柄上的绳子)从空中掉下,挂在山岭之树上。当地百姓忙着捡那缑件,待再看时,太子晋早已飘入云际,成为神仙,只留下箫声鹤鸣。
  当地人原地建祠纪念太子晋,并把缑件跌落处的山称为缑山,此山现在偃师府店镇境内。当地有个传说:每当风和日丽之时,人们还能听到箫管之音从这山间飘出,似有若无,缥缈如仙乐。到了唐代,武则天坐镇洛阳,去嵩山封禅时路过缑山,亲书“太子升仙记”立碑于此。

【相关链接】

  〖灵王冢〗
  周灵王的墓在周山上,出了洛阳市区往西南方向行进一公里左右,就是周山森林公园。在山顶上,有四个大土堆,自东向西一字排开,最西那座,就是周灵王的坟墓,当地人称之为灵王冢。
  〖齐侯宝盂〗
  1957年,孟津县的邙山南坡上发现了一件大型青铜器,这件青铜器重达75公斤,是迄今在洛阳发现的体积最大的东周青铜器,属国家一级文物。
  这件青铜器敛口,侈沿,鼓腹,圈足,整体造型沉稳大方,腹部有两组均匀的环带纹作装饰,纹饰简洁流畅。器物四周有四个对称的衔环兽耳,它们的作用相当于四个把手,这四个小兽的造型,活泼生动,身体弯曲有度,宛若弓行,尾部则卷曲成环状,胸腹隆起,头部的造型最是生动,嘴巴大大地张着,眼睛圆圆地鼓着,耳朵直直地立着,好像发现了新奇的猎物一样。
  青铜器的内底铸有铭文五行二十六字:“齐侯作媵子中(仲)姜宝盂,其眉寿万年,永保其身,子子孙孙永保用之”。铭文排列整齐,字体为"玉著体",笔画均匀,纤细清秀,是春秋时期书法艺术的珍品。
  从铭文中我们知道,这件器物是是齐国国君给自己女儿的嫁妆,嫁妆上写着祝福吉祥的话语,希望女儿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子孙昌盛。 人们据此将它定名为“齐侯宝盂”。
  原来,周灵王即位后,打算继承当年周庄王联姻齐国的传统,曾向在齐侯求婚。齐侯很愉快的答应了周天子的求婚,送来了漂亮的齐国公主仲姜,同时,也带来了这件“齐侯宝盂”。那么,这么大的器物是的实际用途是什么呢?盂在古代是用作饭器的,就是饭碗。但是谁也不可能用这么大的饭碗吃饭,所以有些考古专家认为这个超级大饭碗是用来盛水的,盛满水后,贵族们可以用来当镜子饰面。
  不管是大饭碗也好,大镜子也好,作为一件嫁妆,宝盂大大的肚子里,承载的其实是齐侯满满的祝福和仲姜对自己婚姻的美好盼望。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