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怒斥诸侯“数典忘祖”的周天子——周景王姬贵
原创作者:韩达尔

【帝王档案】
姓名:姬贵
姓别:男
民族:华夏
职业:东周王朝第十二任天子
生卒:公元前?~公元前520年
工龄:25年
父亲:姬泄心
母亲:不详
王位继承人:姬猛
最大错误:生前没有确定好继承人
最大快乐:被立为天子
最大痛苦:变法尚未取得成功就死去
当前住址:洛阳市旧城(天子驾六)
【经典记载】
〖古文〗二十七年,灵王崩,子景王贵立。景王十八年,后太子圣而蚤卒。二十年,景王爱子朝,欲立之,会崩,子匄之党与争立,国人立长子猛为王,子朝攻杀猛。猛为悼王。(《史记·周本纪》)
〖今译〗周灵王二十七年的时候,周灵王驾崩,其子周景王姬贵被立为天子。景王十八年,他的太子夭折了。景王二十年,景王喜爱庶子姬朝,打算立为太子,还没有确定下来,就突然去世了,王子姬匄的追随者与姬朝一伙争斗,而国人却立了年龄最长的嫡子姬猛为王,子朝攻杀姬猛。姬猛被谥号周悼王。

【人物故事】

〖数典忘祖〗
  周灵王在长子太子晋去世后,很快也死去了。其次子姬贵,于是被立为天子,就是周景王。周景王即位之时,周王室已经衰落得极其严重了,不仅诸侯不拿天子当回事儿,甚至连王室的财政也很窘困,天子祭祀时使用的器皿都要向诸侯国乞借才行。即使这样,有些诸侯还不给天子面子,不肯献上礼器,北方的霸主晋国,就是其中之一。
  周景王眼看晋国这样的超级大国,却一毛不拔,非常生气,总想找机会损贬晋国一下,出一出气。有一次,正巧晋国的大臣荀跞参加周景王的宴会,周景王就指着鲁国送来的酒壶对旬跞说:“你看,这是人家鲁国送来的礼器,天下各国都有器物送给王室,为啥只有你们晋国啥也没有呢?”荀跞没想到天子会有此发问,一时间张口结舌,不知说什么才好。荀跞无言以对,也就罢了,周天子还能治你个罪吗?偏偏荀跞手下有个随员叫籍谈,祖先是晋国司典,想在领导面前抖抖机灵。就接过话题说:“当初晋国受封时,王室就没有赐以礼器,现在我们哪有什么器物来贡献?”
  周景王一看是籍谈,一声冷笑,说“恭喜你籍先生,你答错了!”然后掰开手指数算当年晋国开国之时,周朝赐给晋国多少多少器物,以后历代国君,又从王室接受了多少赏赐,一笔一笔,数算得清清楚楚,把个籍谈也给说没电了。
  景王又看了看籍谈,突然阴损的甩出一句“籍父难道没有后裔了吗?怎么数着典籍却忘记了祖先呢?”因为籍谈的祖先就是晋国的司典,籍谈理应最清楚祖先的事迹,怎么今天竟然忘记了呢?

〖废立失败〗
  周景王和他早夭的兄长太子晋一样,都是聪明小孩儿。这点,仅从他斥责晋国使臣的情况,就可以看得出来。
  作为一个聪明的君主,周景王当然不甘心周朝就这样衰落下去,他深知,周朝虽然依靠周礼得以稳定的存在,但也正是很多过时的礼制,使得大周朝裹足不前。要想真正振兴大周,必须进行彻底的改革。景王于是发动了历史上第一次由天子发起的变法,史称“景王变法”。如果这次改革可以成功,那么或许大周真的可以中兴。但是,大周的保守势力太强大了,有很多阻力。不仅大臣中有很多反对者,景王的几个儿子,也对改革态度很不一致。
  景王的太子很早就夭亡了,活下来的,有三个儿子,分别是姬猛、姬匄、姬朝。其中姬朝最小,受保守思想毒害最轻,对变法也最支持。景王很这个小儿子,心中暗暗打算把王位传给姬朝,好使变法可以继续下去。
  可是当时的保守派以刘献公挚、单穆公旗为首,反对把王位传给姬朝。这些保守都非常有实力,对王室的影响力很大。景王见他们反对立姬朝为太子,就打算先除掉他们,好为姬朝即位打处基础。
  周景王二十五年四月,周景王到北山打猎,打算趁打猎之机杀掉单穆公和刘献公,结果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就突然去世了,临终之时,把姬朝托付给大夫孟宾,希望他将来扶立姬朝为王。

【相关链接】
〖天子驾六〗
  “来洛阳旅游可一定要去看看天子驾六博物馆。”在今天,如果有人问及洛阳必须去看的旅游景点,洛阳市民总不会忘记介绍天子驾六博物馆。“天子驾六”已经是洛阳旅游的一个重要标志项目了。
  2002年7月,洛阳市修建东周王城广场的时候,发现了“天子驾六”。考古工作者在遗址处发现了十八座车马坑,并对其中的十七座车马坑进行了发掘,在规模最大的车马坑中发现了“驾六马”的“天子之乘”——一辆马车前面,对称摆放着6匹马的骨骸,车辕、车身构件以及马的骨骼都清晰可见,从而印证了古文献当中关于“天子驾六”的记述。而“天子驾六”保存之完好、规模之宏大,在世界上独一无二。
  经证实,东周王城遗址北依邙山,南临洛河,位于王城公园一带。公元前770年,周平王迁都至此,东周先后有25个王在此执政,前后历经500余年。在近3个世纪里,这里一直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的中心。
  东周王城遗址的发现,是中国城市考古的重大收获,为研究周代政治、经济、文化和整个历史发展史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在随之而来的大规模考古发掘中,这里还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其中残留有墨书“天子”字迹的石圭以及刻有“王作宝彝”铭文的青铜器等都备受瞩目。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