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开创周朝的大周天子——周武王姬发
原创作者:韩达尔

【帝王档案】
姓名:发
姓别:男
民族:华夏
职业:西周王朝第一代帝王
生卒:不详
工龄:3年
父亲:姬昌
母亲:不详
王位继承人:姬钊
最大成就:兴周灭纣,建立周朝
最大快乐:成为第一代周天子
最大痛苦:在位仅三年即病死
最大仇人:商纣王
最大理想:成为天子

最大妥协:分封诸侯
最大武功:牧野之战灭纣
当前住址:毕原

【经典记载】
〖古文〗周武王伐纣,回师息戎,因名偃师。(《读史方舆纪要》)
〖今译〗周武王讨伐商纣王,得胜后班师并停止军事行动,因此得名偃师。
〖古文〗武王即位,太公望为师,周公旦为辅,召公﹑毕公之徒左右王,师修文王绪业。(《史记·周本纪》)
〖今译〗周武王即位后,用太公吕望(就是姜尚、尚子牙、姜太公)作师,以周公毁旦为辅,派召公、毕公等人做左右助手,继承和发扬文王留下来的事业。

【人物故事】
  
〖兴周灭纣〗
  商朝自磐庚以后,又经历了十代帝王,到了帝辛(即纣王)的时候,走到了末路。
  如果您够细心的话,会发现,在之前我说到的夏、商两代的帝王,称号都不是“帝”,而在此后我们要讲的大周天子们,也不称“帝”。在秦始皇之前,正式称帝的帝王,只有两位,一位是这位子受辛先生,另一位就是他的老爸,帝乙。
商朝天子称帝,在当时不是一件小事,绝不能将其与日后的秦始皇称帝相提并论,因为这关系到了整个中华民族信仰的变化。
  在商朝初期,天子生前称“后”死后称王,帝,乃是当时中国人所信仰的至高神——上天(天帝)的独有称谓。这一传统一直到了武乙的时候,王权与神权发生了极大的冲突。武乙为了提高人间帝王的威严,将自己的祖先都纷纷捧为“下帝”。武乙编故事说:这些先王死后,灵坛到了天堂,做了上帝的副官。从而开了商天子生前称“王”,死后称“帝”的先河。
  这样发展到最后,“上、下”帝合二为一,商王活着就干脆争起帝来。
  不过武乙本人据史料记载却是被雷给击死的,不知是不是太急于离开尘世到天界当“天帝”的缘故。
  我们说这个事情,并不是无缘无故,而是要表明:经历了几百年的发展,商朝末年的时候,商族人的信仰和思想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点就和以色列人不同了,他们的信仰保持了几千年不变。)中国人与西方文化的巨大分别,也大约是在这一时期开始的,这是一个社会格局大变革的时代。
  大凡社会变化,总会引发一些“震痛”,商朝末年的“称帝”运动,也是伴随着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的。
  当时最大的问题,莫过于“西部边疆小国”——周国。
  周国立国久远,其祖先后稷是尧同时代的人,发明了中国最早的农业。
  因为祖先是农业的创始人,所以周族人显然是一个以农为本的族群,这一点与商族人以商为本大不相同。而且周国立国于西部,商国则源于东部,东西文化差异以及矛盾都是相当大的。
  在商朝初期周国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邦,但是发展到帝辛(纣王)的时候,周国已经强大起来了,而商朝却因为忙于与东方东夷人争战,而无力西顾。于是,周国在首领姬昌的带领下东征商朝。姬昌原本从商朝得到的封号是西伯侯,就说姬昌其实是商朝天子在西部地区的“帝国主义买办”,现在既然跟商朝翻脸了,当然不能再用“西伯侯”的称号,于是干脆称王,史称周文王。
  所以姬昌是大周第一个称王的人,但是正如成吉思汗与努尔哈赤不曾入主中原一样,姬昌也未能成功的坐在天下共主的宝座之上。
  姬昌东征商朝不力,被商军俘虏,此后很长时间,周国没有东征。至于姬昌的结果,有两个说法,一种说法是他被商朝杀了,另一种说法是他的臣子向商朝进贡了好多山货、宝马、美女,于是商帝辛(纣王)一时利令智昏,就把他给放了。但无论如何,姬昌没有能够推翻商朝,也没有能够统治“中国”(当时的中国指的就是今天河洛了带,周朝远在陕西的岐山,不属“中国”之内)所以不能算是第一位大周天子。
  真正的第一位大周天子,是姬昌的儿子姬发。
  姬昌死后(且不论是被俘杀还是自然死亡)因其长子伯宜考早死(据说也是被商朝方面杀死,按一个版本的说法,姬昌还在商朝的胁迫下吃了自己长子的肉),因此其次子发即位,是为周武王。
  周武王用来自东夷族的吕望为“师”(师是统率军队的官员)用其四弟姬旦(没错,就是读作“鸡蛋”)为辅,作为自己治国方面的助手,并重用召公、毕公等有才能的宗室亲族,整顿军政,提高国力,继承其父的遗志,准备灭商伐纣。并在即位后的第九年,在今天孟津召集天下诸侯(就是当时各部落的首领)举行誓师仪式,即“盟津之誓”。
  这次到会的诸侯有八百人之多,所以史称“八百诸侯会盟津”。周朝可以召集如此众多的诸侯,一方面说明周朝实力确实很强,另一方面,也说明商朝“国际影响力”的下降。通过会盟和誓师,周朝确定了自己在诸侯中的盟主地位。
然而周武王却清楚的看到,此时仍不是灭商的最佳时机,当时天下有数千诸侯,八百路诸侯,还不到其中的一半,主要就是周朝附近的一些部落而已。商朝虽然和东夷族有矛盾,但是毕竟是东夷族的内部矛盾,如果大敌当前未必整个东夷族不会团结起来。因此,周武王决定暂不发兵伐商。
  又过了两年,商朝与东夷族其他部族的关系越来越坏了,商朝终于投入了全部的力量东征,与东夷诸部大战。周武王感到灭商的时机已到,于是亲率戎车三百辆、虎贲之师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东进伐纣,并再次召集诸侯,重新会师于盟津。诸侯在盟津会师后立即东向伐商,一路上所向披靡,势如破竹,很快抵达牧野,与商朝精锐之师对垒。
  此时的商军,无法迅速将大部队从东夷战场上调回,只有将奴隶组织起来作战。奴隶的士气和战斗力当然都是很差的,但是商朝毕竟是“正统”,而且奴隶的数量自然比“正规军”要庞大许多。因此有些诸侯开始产生了畏敌心理。
  周武王见状,就对全军做了一次演讲。武王先历数纣王“自绝于天”的种种罪行,强调自己伐纣是执行上天的最高旨意,明确了战争的“正义性”。而后,申明:帝辛(纣王)人虽多,但心不齐,他自己和东夷已经打翻了;我们人虽少,但我们同心同德,齐心协力,所以我们一定能够取胜。
  周武王将敌我形势摆明后,诸侯士气大震,于是一鼓作气,大破商军,只杀得血流成河,把奴隶兵用的武器——杵,都漂了起来。伴随着漂起来的“杵”,大商王朝也走到了尽头,随然此时商朝的主力部队仍完好的保存在山东地区,但是失去了根据地的他们,从此只能钻山沟当游击队,不久就被大周彻底消灭了。
  推翻了商朝的周,从此不再称为周国,而正式升格为周朝,从此开创了八百余年的“礼乐春秋”。
  
【相关链接】

〖偃师和会盟镇〗
  按说周武王虽然是大周的开国天子,但是并未建都于洛阳,不能算是正式的都洛帝王,之所以把他的事儿讲述一下,是因为他为洛阳留下了两个地名——偃师和会盟。

  据《读史方舆纪要》记载,“周武王伐纣,回师息戎,因名偃师。”周武王在灭掉商朝之后,回师镐京,途经今天偃师时,突然发出了对和平的渴望和热爱,于是决定偃师息戎——从此停止争,放马于华阳,收战车于府库,表示不再打仗。这就是洛阳市偃师县的由来。
至于会盟,当然是指今天洛阳市孟津县所辖的会盟镇。当年周武王就是在这里两次会盟八百路诸侯,设坛盟誓,起兵伐商。
  直到今天,孟津县还有保存有观兵台,传说就是当年武王阅兵之地。虽然古时战场如今已经成为万亩荷塘、万亩稻男和万亩梨园,古战场的刀兵痕迹早已无存。然而“八百诸侯会孟津”誓师伐纣的团结精神与豪迈气势,却长存于洛阳这片土地之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