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营建东都的周天子——周成王姬诵
原创作者:韩达尔

【帝王档案】
姓名:姬诵
姓别:男
民族:华夏
职业:西周王朝第二任天子
生卒:不详
工龄:37年
父亲:姬发
母亲:不详
王位继承人:姬钊
最大爱好:学习礼乐
最大特长:守成
最大成就:守住大周天下
最大错误:一度听信谣言,以为周公旦有篡位之心
最大快乐:少年即位
最大痛苦:三个叔叔造自己的反
最大仇人:武庚
最大理想:大周江山万万年
最大武功:平定三监之乱
最大文治:正式施行《周礼》
当前住址:毕原
  
【经典记载】

〖古文〗“成王少,周初定天下,周公恐诸侯畔周,公乃摄行政当国。管叔、蔡叔群弟疑周公,与武庚作乱,畔周。周公奉成王命,伐诛武庚、管叔,放蔡叔。以微子开代殷后,国於宋。颇收殷馀民,以封武王少弟封为卫康叔。晋唐叔得嘉穀,献之成王,成王以归周公于兵所。周公受禾东土,鲁天子之命。初,管、蔡畔周,周公讨之,三年而毕定,故初作大诰,次作微子之命,次归禾,次嘉禾,次康诰、酒诰、梓材,其事在周公之篇。周公行政七年,成王长,周公反政成王,北面就群臣之位。”(《史记·周本纪》)
〖今译〗成王年纪小,周又刚刚平定天下,周公担心诸侯背叛周朝,就代理成王管理政务,主持国事。管叔、蔡叔等弟兄怀疑周公篡位,联合武庚发动叛乱,背叛周朝。周公奉成王的命令,平复叛乱,诛杀了武庚、管叔,流放了蔡叔。让微子开继承殷朝的后嗣,在宋地建国。又收集了殷朝的全部遗民,封给武王的小弟弟封,让他做了卫康叔。晋唐叔得到一种二苗同穗的禾谷,献给成王。成王又把它赠给远在军营中的周公。周公在东方接受了米谷,颂扬了天子赐禾谷的圣命。起初,管叔、蔡叔背叛了周朝,周公前去讨伐,经过三年时间才彻底平定,所以先写下了《大诰》,向天下陈述东征讨伐叛逆的大道理;接着又写下了《微子之命》,封命微子继续殷后;写下了《归禾》、《嘉禾》,记述和颂扬天子赠送嘉禾;写下《康诰》、《酒诰》、《梓材》,下令封康叔于殷,训诫他戒除嗜酒,教给他为政之道。那些事件的经过记载在《鲁周公世家》中。周公代行国政七年,成王长大成人,周公把政权交还给成王,自己又回到群臣的行列中去。
〖古文〗“成王在丰,使召公复营洛邑,如武王之意。周公复卜申视,卒营筑,居九鼎焉。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贡道里均。”作召诰、洛诰。成王既迁殷遗民,周公以王命告,作多士、无佚。召公为保,周公为师,东伐淮夷,残奄,迁其君薄姑。成王自奄归,在宗周,作多方。既绌殷命,袭淮夷,归在丰,作周官。兴正礼乐,度制於是改,而民和睦,颂声兴。成王既伐东夷,息慎来贺,王赐荣伯作贿息慎之命。”(《史记·周本纪》)
〖今译〗成王住在丰邑,派召公再去洛邑测量,目的是为了遵循武王的遗旨。周公又进行占卜,反复察看地形,最后营建成功,把九鼎安放在那里。说:“这里是天下的中心,四方进贡的路程都一样。”在测量和营建洛邑的过程中,写下了《诏诰》、《洛诰》。成王把殷朝遗民迁徙到那里,周公向他们宣布了成王的命令,写下了训诫殷民的《多士》、《无佚》。召公担任太保,周公担任太师,往东征伐淮夷,灭了奄国,把奄国国君迁徙到薄姑。成王从奄国回来,在宗周写下了《多方》,告诫天下诸侯。成王消灭了殷朝的残余势力,袭击了淮夷,回到丰邑,写下了《周官》,说明周朝设官分职用人之法,重新规定了礼仪,谱制了音乐,法令、制度这时也都进行了修改,百姓和睦、太平,颂歌四处兴起。成王讨伐了东夷之后,息慎前来恭贺,成王命令荣伯写下了《贿息慎之命》。

【人物故事】

〖周公辅政〗
  武王兴周灭纣之后仅在位三年,就因病去世了,留下一个危机四伏的大周朝给年仅十三岁儿子姬诵。姬诵,就是周成王。
  即使古人很早熟,但十三岁的小孩儿要想统治好诺大的国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武王在临终之前替成王安排了周公旦摄政,代行天子之事。
  周公旦当然不是姓周,作为周武王的弟弟,他也姓姬名旦(确实是读作“鸡蛋”,但那个时候的“鸡蛋”还不叫做鸡蛋,鸡也不叫做鸡,而叫作靠雉)。周公是他的封号,因为他获得了原来周朝“龙兴之地”岐山作为封地,而爵位又是公爵,所以称为周公。
  可以成为摄政的周公旦可不是一般战士,据说他的手可以“反握”,就是说两手如绵,可以向手背方向握成拳头。
当然仅仅可以“反握”是不足以成为摄政的,早在武王时代就被任命为“辅”的周公旦在忠诚和谋略方面,更是常人不能相比的。
  灭商之初,面对数量庞大的商朝遗民,太公望(就是吕望、姜尚、姜子牙、姜太公,又称为师尚父)主张进行种族灭绝式的大屠杀,周公旦则主张用“礼”进行同化。他向武王提出用“天”信仰来潜替换商人“上帝”的传统信仰。周公认为“天命”不是无原则无条件的,上帝不是“保姆”,他老人家只会保佑那些遵守他的“律法”的人,这些律法,就是“礼”,商朝的君主们不遵守礼,没有作到“敬德保民”,所以上帝不帮助纣王,抛弃了商族,另外拣选了周族。(周公旦在这里作了与以色列的先知摩西相类似的工作,摩西就是把以色列先民起初主张的上帝无原则袒护以色列人的观点,升华为“上帝保护遵行他律法的人,任何遵守上帝律法的人,不管是哪一民哪一族,都是上帝的选民;反之,无论哪一族哪一民,不遵守上帝的律法,上帝就不会保佑他。”后来的基督教和整个西方文明也正是在这个理论基础上出现的。)
  周公旦的办法显然要比太公望的办法高明得多,对于周族这样的“小邦”来说,如果整个商族开战,必然要陷入“人海战争”,最终被拖垮甚至拖死;而采取文化融合的办法,尤其是打出“天命”的旗号,则可以让商族人主动放弃反抗。
武王于是采取了周公旦的办法,于是获得了统治的成功,从此也打开了中国人“以文化融化异族”而非“以武力杀灭异族”的先河。为中华文化成为“海纳百川”的普世文化,打下了基础。
  武王灭周之后不久,就得了一场大病,周公旦恐怕武王病死,就向上天祈祷,说情愿替代武王死去。结果武王的病真的好了起来,于是对周公旦更加信任了。(有人说周公旦这可能是在“作秀”,其实这是“以今人之心度古人之腹”。周族在当时还属于比较原始和族群,刚刚走出岐山,民性质朴,对于上天的崇拜是真诚的,绝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做秀”。)
  正是基于周公旦这样集智慧与忠诚于一身的特点,所以武王才将周公旦确定为辅佐成王的摄政。
  周公旦辅佐成王,主要都做了哪些工作呢?
  首先,他制定了了一系列的日常政令,规定要优待战俘、禁止酗酒;其次,他安抚或镇压那些跟仍旧忠于商王朝的势力,将“反周复商”消灭在第一时间。
  而最重要的,莫过于完善和确立分封制度,就是“分封诸侯,以蕃屏周”。
  周武王在会盟镇大会诸侯的时候,到会的有八百路诸侯,起初武王还不敢凭此用兵,说明当时开下不参与会盟的诸侯的势力更大,至少不小于参加会盟的势力。
  武王灭纣以后,天下都成了大周的了,因此就要对天下诸侯进行进行数量统计,统计的结果是天下约有一千八百路诸侯(不参加会盟的约有一千路,远远超过了参加会盟的,看来武王不急于出兵,还是很明智的)。这一千八百路诸侯对大周的态度是接受还是排斥,对于周朝的存亡是个至关重要的决定因素。所以周公不断的跟这些诸侯或诸侯的使者进行沟通谈话,每天忙着接见这帮人的访问。
  周公忙着接见诸侯或诸侯使节忙到什么程度呢?史书说,他正在内室洗澡,有人来访,他就握着湿头发出来接见,接见完了再进去洗,正洗着,又来人了,又握着湿头发来接见,如此一日三次。
  又说,他常常刚吃进一口小米饭(当时的主要食物是小米,大米和白面还只是“蛮夷”的食物)因为有紧急公务要处理,就不等嚼完便吐出来。据说周公经常是“一饭三吐哺”,就是吃一顿饭要吐三次。
  周公就是这样尽心尽力的撑着这个初建的大周朝,用自己伟岸的身躯保护着幼小的侄儿皇帝——周成王姬钊。

〖平定三监〗
  周公如此伟大,堪称古代第一好公仆,然而还有人恨恶他。是谁这么没良心儿呢?就是周公的几个兄弟,周武王的另外几个弟弟。
  武王在推翻商朝之后,将纣王的儿子武庚安置在河洛一带。为了防备武庚叛乱,武王派三个弟弟:管叔、蔡叔和霍叔,在武庚周围“夹辅”进行监视,被称为三监。
  周公旦辅政以后,三监尤其是武王的三弟管叔,对周公摄政代行天子之权感到不满,管叔认为自己排行第三,在周公旦的前面,按照兄终弟及的传统,应当自己继位。而不应当让小孩儿周成王继位,更不该让老四周公旦辅政。于是管叔和另外二监一商量,决定拉上武庚发动叛乱。武庚本来想“反周复商”,因为三监的压力所以才比较老实,现在三监都要叛乱,他当然是不错过良机,顺带来鼓动了山东地区的东夷族参加。叛军浩浩荡荡向西杀来,一时间声势浩大,新生的大周朝芨芨可危。
  面对如此重大的变故,一向宽仁的周公,终于决定发发武威,免得别人真把大周朝当成病猫了。关键时刻,受封于山东齐国的太公望帮了周公旦的大忙。太公望本来是东夷人,姜姓,吕氏,名望,字子牙,职务是“师”,被武王尊为“尚父”,是齐国的开国太公(所以他同时拥有太公望、吕望、姜尚、姜子牙、师尚父等多个称号),同时也是大周朝第一悍将。太公望在山东调兵遣将,把大量参与叛乱的东夷族同胞牵制在本土,不能进入中原一步,从而为周公旦镇压三监和武庚争取了时间和空间。
  周公旦统率天子直属部队——“六师”,并发动支持自己的诸侯,对三监和武庚进行围剿,最终诛杀管叔、武庚,流放蔡叔,废霍叔为庶民,从而平定了三监之乱。
  三监之乱虽然使周王朝蒙受了战乱之祸,但是却在另一方面使周天子赢得了威望,诸侯们看到,大周天子在周公旦的辅佐下,绝非软弱可欺的小孩儿,“反周复商”没有指望,“勤王讨‘旦’”也得不到支持。天下于是就此安定,国势也开始渐渐强盛起来。

〖营建洛邑〗
  在周公东征的过程中,俘虏了大批商朝贵族。对这些人的处理,很是麻烦,如果杀掉,会显得太残忍,甚至伤害到仍占人口主全的商族人的感情,留着,又恐怕他们再行叛乱。同时,周朝的首都镐京地处于西部边陲,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对东部的广大中原地区有鞭长莫及之难。
  周公旦是个极富智慧的人,他巧妙的把两个困难变成了一个方便。他决定,在镐京以东六百里外的商朝旧都遗址,营建一座新的都城。因此地位于洛水之侧,故而取名洛邑。洛邑建成之后,周公便将商朝遗贵们迁到这里,并派重兵监视。从此,大周朝有了两座都城:西都是镐京,又叫宗周;东都洛邑,又叫成周。
  成周,也就是洛邑,就是我们今天洛阳的先身。
  其实,早在武王时代,就已经有在洛阳建设新都的想法,只是武王过早去世,未能成为事实。周公营造洛邑,也是继承了武王的遗志。
  洛邑建成之后,周公旦又以“洛阳为天下之中,四方诸侯入贡时走的路程均等”为由,恳请成王迁都洛阳。成王当时接受了周公的建议,于是“定鼎于郏山”,把象征着国家统一的九鼎迁至洛阳。
  
【相关链接】
〖王城广场——《周公营造洛邑》大型群雕〗
  在洛阳市老区中心的王城广场,有一座总高约十三米、总重约五百吨、用九十余块花岗岩石组装而成的大型群雕《周公营造洛邑》。该群雕,是经过六个半月的建造完成的,使今天的我们可以近距离地接触周公旦这位中国文化史上的重要历史人物。
  雕像位于周王城广场正中心,地面铺装采用《王城图》图案。雕像基座宽五米、长十二米、高三点九米。左侧浮雕为《平叛》,右侧浮雕名《制礼作乐》。群雕塑造了周公及助手、技术人员、谋士、武将、琴童等共六个历史人物形象,截取的是周公下定决心在洛河之阳建设都城的画面。
  雕像中人物身材的比较比较特别,周公的头与身高比例为1:7.5,并不符合现实中的人体比例,而是突出了周公身躯的魁梧,并以此暗示他的伟大。
  如果我们有机会去洛阳王城广场,一定要去《周公营造洛邑》群雕前一睹周公的风采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