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执法必严的皇帝——汉明帝刘庄
原创作者:韩达尔

【人物档案】
姓名:刘庄
姓别:男
民族:汉
职业:东汉王朝第二任皇帝
生卒:公元28年~公元75年,享年48岁
工龄:18年(公元58年~公元75年)
父亲:刘秀
母亲:阴丽华
继承人:刘炟
最大爱好:讲论儒学
最大特长:刑律督察
最大缺点:苛察太甚,
最大优点:执法严明
最大成就:明章之治
最大错误:险些酿成大规模冤狱
最大快乐:付出没有白费,国家日益强盛
最大痛苦:不得不对一些不守法纪的亲戚痛下杀手
最大敌人:一班想造他反的兄弟
当前住址:河南省洛阳市邙山南,显节陵
个性签名:你做的每一件事,我都知道!

〖家庭成员〗
父亲:刘秀 汉光武皇帝
母亲:阴丽华 汉光烈皇后
妻子:
明德马皇后
贾贵人 生汉章帝
阴贵人 生梁节王刘畅
儿子:
刘建 千乘哀王
刘羡 陈敬王
刘恭 彭城靖王
刘党 乐成靖王
刘炟 孝章皇帝
刘衍 下邳惠王
刘畅 梁节王
刘昞 淮阳顷王
刘长 济阴悼王
女儿:
刘姬 母不详,永平二年封获嘉长公主,适杨邑侯将作大匠冯柱。
刘奴 母不详,三年封平阳公主,适大鸿胪冯顺。
刘迎 母不详,三年封隆虑公主,适牟平侯耿袭。
刘次 母不详,三年封平氏公主。
刘致 母不详,三年封沁水公主。适高密侯邓乾。
刘小姬 母不详,十二年封平皋公主,适昌安侯侍中邓蕃。
刘仲 母不详,十七年封浚仪公主,适軮侯黄门侍郎王度。
刘惠 母不详,十七年封武安公主,适征羌侯世子黄门侍郎来棱,汉安帝尊为长公主(武安长公主)。
刘臣 母不详,建初元年封鲁阳公主。
刘小迎 母不详,元年封乐平公主。
刘小民 母不详,元年封成安公主。

【经典记载】
〖古文〗显宗孝明皇帝讳庄,光武第四子也。母阴皇后。帝生而丰下,十岁能通《春秋》,光武奇之。建武十五年封东海公,十七年进爵为王,十九年立为皇太子。师事博士桓荣,学通《尚书》。(《后汉书·卷二·显宗孝明帝纪第二》)
〖今译〗显宗孝明帝刘庄,光武帝第四子。母亲是阴皇后。明帝自幼聪明,十岁时就通读《春秋》,光武帝为此感到很惊奇。明帝于建武十五年的时候被封为东海公,十七年时进爵为王,十九年时立为皇太子。明帝师从博士官桓荣,学习并通晓《尚书》。
〖古文〗十一月,楚王英谋反,废,国除,迁于泾县,所连及死徙者数千人。(《后汉书· 卷二· 显宗孝明帝纪第二》)
〖今译〗十一月,楚王刘英谋反,王爵被废,王国被消除,刘英被迁至泾县,因此案受到牵连而被处死或流放的有数千人。
〖古文〗帝遵奉建武制度,无敢违者。后宫之家,不得封侯与政。馆陶公主为子求郎,不许,而赐钱千万。(《后汉书·卷二·显宗孝明帝纪第二》)
〖今译〗明帝坚持光武帝的原有制度,不敢更改或违背。对于外戚之家,一律不封侯也不准其参政。馆陶公主曾求明帝封自己的儿子为“郎”,明帝不同意,但赐给他一千万钱。

【人物故事】

〖子以母贵·少年神童〗

  东汉政权刚刚建立的时候,天下不太平,光武帝仍旧时常要亲自出征。有一次,光武帝率军征讨彭宠,当时还是贵人的阴丽华也随军远征,行军途中阴丽华怀孕了。建武四年,阴丽华生下一个男孩,光武帝给这个孩子取名叫刘阳,这是光武帝和阴丽华所生的第一个儿子。
  我们都很清楚刘秀和阴丽华之间的感情,那是一段让今人都自叹不服的经典爱情神话。而刘阳作为刘秀与阴丽华的长子,自然得到了刘秀更多的宠爱,也得以时常在刘秀身边学习政务。
  刘阳本人也确实很争气。
  在他12岁那年,有一次刘秀下令检查天下的垦田和户口,并命令刺史、太守们逐一汇报。到汇报这一天,刘阳站在刘秀身后,观察上报官吏的神色。刘秀仔细检查着文书,翻着翻着,在陈留县的吏牍中发现了这样一句话:“颍川、弘农可问,河南、南阳不可问。”刘秀莫明其妙,问下面的官吏们,大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站在刘秀身后的刘阳得到父亲的准允,站出来说:“河南是首都所在,中央高级官吏都住在这里;南阳是陛下的故乡,陛下的亲戚多居住于此。因此对这两个地方的田亩数字,负责检查的官员们当然不敢多问。”刘秀恍然大悟,惊叹12岁的孩子有如此锐利的眼光,认为刘阳简直是个神童。
  从此,刘秀就有了改立刘阳为继承人的想法。
  建武十七年,刘秀废郭皇后为中山王太后,改立阴丽华为皇后。
  郭后被废以后,原来郭后所生的太子刘疆感到不安,不停上疏请求废掉自己太子的身份。建武十九年刘秀同意刘疆所请,将原属刘阳的东海王的爵位转赐给刘疆,改立刘阳立为太子,同时改名刘庄。这一年,刘庄刚满十六岁。
  建武十九年,妖人(邪教份子)单臣、傅镇等聚众造反。叛乱份子声势浩大,竟然占据了原武城,还劫持了城中的大小官吏作为人质。(古代版的恐怖份子嘛)。
  当时光武帝招集大臣商议对策,大多数人都主张强攻,唯有太子刘庄站提出反对,刘庄认为不必强攻,反而可以留一些漏洞给叛乱份子,让他们有突围的“机会”。刘庄说“当他们突围的时候,只要一个小小的亭长,就可以制服他们。”
  刘秀大胆的采纳了刘庄的建议,事情的结果,也果然如刘庄所预料。
  此时的刘庄,已经不仅仅是“小聪明”,而是开始显示其治国安邦的大智慧了。

〖你在做,我在看〗
  公元57年2月,刘秀病逝,刘庄于同日继位,改次年为永平元年。这一年,刘庄整30岁,正处于人生最顶峰的年龄,刘庄一继位,就显出了他与父亲的不同。
  光武帝宽仁柔和,奉行“以柔治国”,因此在对待宗室、外戚、功臣,等方面,虽然也力求公允,但是刘秀往往不求细察,处罚只是特殊现象,很多时候就是“装糊涂,和稀泥”。“刘黄护奴”、“刘良说情”一类的事情。法律对权贵来说已无威慑力可言,之所以没有出现什么大的乱子,只不过是因为权贵们同时也对刘秀“讲情面”。
  光武帝一死,年轻的明帝即位。在一班皇亲国戚眼中,明帝当然没有乃父那么大的“面子”,再不通过法律对其严加约束,已经不行了。
  明帝12岁的时候,就已经能能够明察秋毫,如今已经30岁了,在监察方面的能力自然更强。明帝仔细的检察身边每一个官员,一旦发现有人出了什么过错,无论是谁,无论是什么级别,他都会立即当成训斥。手下官员知道凡事都瞒不过明帝,再就不敢再疏忽大意,吏治渐渐严肃起来。
  对于政务,明帝无论大小,总是亲自认真监督核察,避免任何一个微小漏洞,而且一旦发现问题,常常亲自抡起棒子痛打出错的官吏。有一天,明帝赐给西域使者10匹丝绸,负责登记的书郎误为百匹,并将记录转交给大司农入账。明帝索要记簿查看发现错处后大怒,急召尚书郎重新进殿,要当场施以重罚,命令左右将其按下,自己手持大棒,狠狠打去。尚书台的长官钟离意在宫外听说,急急进殿,叩首求情说:“过误乃小失,不足以施重刑。郎官是我的属下,陛下要处罚就处罚我好了,亦足惩戒百官。”虽然钟离意“小失”的观点不能令明帝接受,本来就是嘛,10写成100,总量扩大了10倍,增加了9倍,怎么还能算是“小失”呢?但是考虑到钟离意能够主动承认责任的态度,明帝的怒气多少平息了一些。
  在明帝这种严格督责之下,大汉朝廷纲纪整肃、吏制谨严,国力日益增强。
  大臣们还是容易搞定的,因为大臣面对皇帝,本来就只有服从的份儿。但那些宗室和贵戚们就难对付多了,毕竟他们在光武帝时期已经养成了一身毛病,而明帝的威信远不如光武帝。如果像对付小小郎官那样抡起大棒,搞不好是要惹出大乱子的。所以,明帝对待他们,采取了另一种手段。
  山阳王刘荆比较无聊,总想着要造反当皇帝。刘荆先是冒充大鸿胪郭况,写信给东海王刘疆,劝其举兵以取天下。刘疆收到信后二话不说,立马连信带送信人都押送到京城洛阳,交给明帝查办。明帝搞调查最有一套了,很快就把真相查清。但是明帝并没有立即拿刘荆是问,而是加强了对刘荆的监控,从此刘荆的一举一动,都在明帝的眼中。
  可是刘荆本人并不知情,他看明帝没动他,还以为可以干得更大一点呢。后来羌人造反,刘荆就想跟也同时发难,结果还没动手呢,明帝就把他改封为广陵王,而且立即就蕃(离开京城,到封地去居住)。
  可是刘荆还是不思悔改,到了封地以后,又私下里问相士,说“我长得象先帝,先帝30岁当皇帝,我今年也30,可以起兵吗?”相士一听,心说:“您要造反啊?对不起,我可不想陪着送死。”结果回去就向郡国的官员打了小报告。刘荆知道后害怕明帝会问罪,就把自己投进监狱。
  明帝于是减裁减刘荆的卫队、随从,仍未过分追究此事。
  不久刘荆又安排巫师运用巫术咒诅明帝,结果明帝马上又知道了,刘荆这次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的一切行动,都掌握在皇帝手中,想造反,是不可能的”,于是罪恶的理想完全破灭,在绝望中自杀了。
  许美人所生的楚王刘英,本来跟明帝的关系一直很好,可是现在也想当皇帝。刘英一就蕃楚地,就张罗着结交宾客,又跟一些朝中官员勾结;还在封国私造金龟、玉鹤,刻上文字当作符瑞,私下里又大封将相,结果被一个叫燕广的人告发。刘英的事情比刘荆明显得多,证据确凿,司法部门按律奏情诛杀刘英。明帝念及手足之情,只把他罢免流放,后来刘英自杀。
  刘英曾经结交很多士人官吏,刘英事败后,一度株连了很多人。朝中御使为此提出意见,认为牵扯太广,累及无辜。明帝于是亲临洛阳监狱查核案情,一举释放无辜千余人,天下人于是都知道了明帝执法之严明。
  最终,在明帝的“严察严打”之下,其十一个兄弟中除长兄刘疆和临淮王刘衡之外,其他八个都因为各种罪史名被加以不同程度的处置。
  总的来说,明帝对付这些皇亲国戚们的主要的策略,并不是“用手阻止”,更不是“用棒责打”而是“用眼监督”。你在做,我在看,你干什么我都知道,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当人们都对犯罪的成功可能性感到绝望的时候,自然也就没有人选择犯罪了。明帝做到了这点,大汉崛起了!

〖民族合作·复通丝路〗
  对于古中华文明而言,丝绸之路,一点不夸张的说,就是最重要的“经济命脉”,中原在实现粮食自绘的基础上,所生产的一切高附加值的产品(主要代表是丝绸,还包括瓷器等其他商品),都是通过丝绸之路,销往世界各地。
传统的丝绸之路,东起洛阳,西至罗马,是最长、最早,也是最久的连接东西方文明的商业、文化、政治、技术的通道。可以说,古代东西方碰撞出的每一个文明的火花,都离不开丝绸之路。
  由于王莽曾经采取对周边少数民族的歧视和虐待政策,导致中原王朝与周边少数民族关系一度非常紧张。一个最直接的恶果就是——丝绸之路因此被迫中断。经过光武帝多年的宽仁政策,到明帝的时候,汉朝与边疆少数民族政权的关系已经得到了改善。恢复丝绸之路的机会终于来了。
  明帝的时候,匈奴已经彻底分裂,南匈奴坚持与汉朝和亲结盟的政策,北匈奴则仍采取与汉朝敌对的政策,即成为汉朝的心腹之患,也成为西域的“主要不稳定因素”和丝绸之路复通的“最后障碍”。
  经过权衡利弊,明帝决定采取积极进攻的战略,一举消灭北匈奴。
  与从前西汉时期,尤其是汉武帝时代以汉军为主力讨伐匈奴不同,明帝英明的采取了联合北方各少数民族共同讨伐北匈奴的策略。
  由于南匈奴以及很多北方少数民族此时都已经是东汉王朝的同盟,所以明帝命令诸将率同南匈奴及乌桓、鲜卑等少数民族组成的骑兵部队,出塞北征。由游牧民族组成的骑兵部队,其在军事成本和军事技能方面,都远胜由农业民族经特殊强化训练而成的骑兵部队。而且农、牧民族共同合作,其战斗力,也远远胜过了单纯的游牧民族的骑兵部队。这样,明帝通过民族合作的方式,使自己在处于一种绝对优势的状态。
  不久,窦固在天山击败北匈奴呼衍王部,并一路追杀,一直追至蒲类海,占据了伊吾卢城。从此北匈奴远循,不再成为汉朝的威胁了。
  由此,自王莽时期被中断的中原与西域的贸易通道——丝绸之路,也实现了完全恢复,东起洛阳,西至罗马再次成为流淌着黄金白银的财富之路和东西文化交融的文明之路。
  汉明帝以各民族团结合作、优势互补去打击匈奴人的“民族孤立,四面树敌”,取得了伟大的成功,向世界和历史证明了中华各民族团结的伟大力量。

〖现世中的儒家·梦境中的佛法〗
  明帝继承了光武帝的崇儒的遗风,非常推崇儒学。他命令皇太子、诸侯王及大臣子弟、功臣子弟,都要读经。又为外戚樊氏、郭氏、阴氏、马氏诸子弟立学校于南宫,聘任高明的经师传道授业。明帝在“五经”之中,又独重孝经,倡导“以孝治天下”,甚至命令期门、羽林的守卫士兵都要背诵孝经。对礼仪制度,明帝也非常重视,他亲自与东平王刘苍讨论,制定了祭祀天地和祖先的仪式,按等级建立了一套天子、王侯、百官的车服制度。明帝为太子时,曾跟博士桓荣学过《尚书》,即位以后,仍尊桓荣以师礼。桓荣以少傅调任太常,明帝常常亲临太常府中,听桓荣讲课。
  如果说尚儒是对传统秩序稳定性的一种维护,那么明帝对佛法的引进,或许可以理解为明帝在维护传统秩序的同时,也在积极的寻求和吸纳异域文明。
  关于明帝时佛教进入中国,竟然是缘于明帝的一个梦。
  永平十年的一个晚上,明帝做了个梦,梦见一高大的金人,头顶上放射白光,降临在宫殿的中央。明帝正要开口诘问,那金人又呼的一声腾起凌空,一直向西方飞去。梦醒后,百思不得其解。第二天朝会时,他向群臣详述梦中所见,大多数人都不知其由。博士傅毅进言:“臣闻西方有神,传名为佛,佛有佛经,即有佛都。从前武帝元狩年间,骠骑将军霍去病出击匈奴,曾缴获休屠王供奉的金人12座,安置在甘泉宫中,焚香致礼。久经战乱,那12座金人早己不知去向。今天陛下所梦见的,也许就是佛的幻影呢!”傅毅的一番话引起了明帝的兴趣,于是派郎中蔡愔西往求佛,求取佛经。蔡愔一路风尘,尝尽千辛万苦,但并没有到达天竺,而是到了大月氏,找到两名与大月氏僧人摄摩腾、竺法兰一起,用白马驮着佛教经典佛像回到了洛阳。在洛阳,他们开始翻译了一部分佛经,相传《四十二章经》就是其中之一。为了方便让他们翻译佛经,明帝就命令在洛阳城中建造了中国第一座佛教寺院——白马寺。

相关链接
〖遗址·白马寺〗:
  白马寺号称中国佛教的“祖庭”,是汉明帝“感梦求法”的直接产物。汉明帝为了方便西域僧人翻译佛经,于永平十一年(68年)在洛阳创建了白马寺。一经建成,白马寺便成为东汉最主要的译经场所。先是大月氏僧人摄摩腾、竺法兰在此译出第一部汉文佛经《四十二章经》经;后有天竺僧人昙柯迦罗在此译出了第一部汉文佛律《僧祗戒心》。此后,又不断有汉文佛教经典在此译出。
  正是由于白马寺不断的译出佛教经典,佛教才得以在中国得到广泛的传播。所以尽管后来佛教派系繁多,刹庙林立,但白马寺一直被中国佛门弟子尊为“释源”,即中国历史上佛教的发源地。
  白马寺至今仍保留了许多东汉遗物,例如山门上嵌着的“白马寺”三个字的青石题刻,以及接引殿通往清凉台的桥洞拱形石上的字迹,都是实实在在的东汉遗物,是为白马寺,也是中国佛教的最早古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