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将外戚偏袒到底——汉章帝刘炟
原创作者:韩达尔

【人物档案】
姓名:刘炟
姓别:男
民族:汉
职业:东汉王朝第三任皇帝
生卒:公元57年~公元88年,享年32岁
工龄:14年(公元75年~公元88年)
父亲:刘庄
母亲:生母:贾贵人;养母马皇后(对养母比对生母亲)
继承人:刘肇
最大爱好:编写经典(著有《白虎通义》)
最大特长:书法(开创了“章草”)
最大缺点:太重亲情
最大优点:宽厚仁慈
最大成就:编写《白虎通义》,重开丝绸之路
最大错误:放纵外戚
最大快乐:得到乌孙的支持
最大痛苦:情与法难以决择
最大敌人:自身的性格
当前住址:河南省洛阳市西北邙山,敬陵
个性签名:男人总要维护老婆及老婆的一切三亲六故的权益!

〖家庭成员〗
皇后:
  章德窦皇后 无子(抱养汉和帝)
  恭怀梁皇后(追封)梁贵人 生汉和帝
  窦 贵 人 窦皇后妹
  宋 贵 人 生刘庆
  梁 大 贵人 梁皇后姐
  申 贵 人
儿子:
  刘伉 千乘贞王 (其曾孙为汉质帝)
  刘全 平春悼王 无后
  刘庆 清河孝王 (其子为汉安帝)
  刘肇 汉和帝
  刘寿 济北惠王 (其子为汉少帝)
  刘开 河间孝王 (其孙为汉桓帝、曾孙为汉灵帝)
  刘淑 城阳怀王 无后
  刘万岁 广宗殇王 无后
女儿
  刘男 建初四年封武德长公主。
  刘王 四年封平邑公主,适黄门侍郎冯由。
  刘吉 永元五年封阴安公主。

【经典记载】
〖古文〗肃宗孝章皇帝讳炟,显宗第五子也。母贾贵人。永平三年,立为皇太子。少宽容,好儒术,显宗器重之。
〖今译〗肃宗孝章皇帝,名叫刘炟,是显宗明皇帝的第五个儿子。生母是贾贵人。永平三年被立为太子。肃宗从小就很宽容,喜欢儒术,因而被明帝所器重。
〖古文〗鲜卑击破北单于,斩之。(《后汉书·肃宗孝章帝纪》)
〖今译〗鲜卑击破北匈奴,将其单于斩杀。
〖古文〗是岁,西域长史班超击莎车,大破之。月氏国遣使献扶拔、师子。(《后汉书·肃宗孝章帝纪》)
〖今译〗这一年,西域长史班超进攻莎车,大破莎车。月氏国派遣使者献上扶拔和狮子。
〖古文〗“明帝察察,章帝长者”——三国·魏·曹丕
〖今译〗汉明帝喜欢苛察,汉章帝却是位宽厚长者。

【人物故事】

〖经营西域〗
  早在汉明帝的时候,基于明帝联合各民族共同对抗北匈奴的战略部属。东汉王朝曾经派班超出使西域,使西域诸部归服,并在该地建立都护府。
  但是到了章帝即位的时候,汉朝对西域的影响力减弱,而北匈奴势力强大又近在眼前,因此一些西域国家又转而联合北匈奴,打汉朝驻西域力量,一时驻西域汉军陷入危急状态。虽然由于朝廷很快派出大军西进解决了此次边关危机,但由于路途遥远,汉朝要想对西域实现完全控制,确实有很大的现实困难。章帝因此最终决定放弃西域,诏令驻留西域的汉朝人员全部回国。
  此令一下,追随汉朝的西域各国陷入一片恐慌,疏勒国都尉认为“汉朝使节弃我而去,我国必为匈奴所灭。”信心崩溃,竟然当场自杀。而班超当然也在归国人员之列,可是当他骑着马要离开的时候,于阗国的百姓突然冲上来,死死的抱住班超的马腿,说什么也不让他离开。班超大受感动,就给章帝上书,请求允许他留在西域。
  章帝读了班超的上书,多方考虑后,终于同意了班超的请求,允许他长驻西域。
  班超从此长西域,而且成为汉朝在西域的最高决策人,由于班超民族工作作得好,使汉朝的仁爱与强大同北匈奴的残暴与虚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西域各国从此大都臣服于汉,汉朝由此获得了很好的外交环境和实际利益。章帝对班超的工作非常满意,于是提升班超为将兵长史,授予他代表东汉政府在西域行事的权力。
  正是由于章帝对班超的一再支持,使得汉朝同西域的关系日益紧密,贸易往来,互通有无,经济进一步繁荣,中原汉族和西域各民族也团结得更紧密了。
  汉朝在西域的性质就发生了变化,以前是汉朝为了自身的战略需要而“联合”西域各国。现在则是汉朝需要西域,同时西域也非常强烈和迫切的需要汉朝。双方的合作基础不仅仅是“利益”,而更多的是感情和责任。就是说如果说以前明帝时对西域的关系是“盟友”,现在已经是兄弟了。这样,汉朝在西域的管理也就不再是“基于自身利益而联合盟友”,而是“基于道义和责任,保护自己的兄弟”。中原王朝与西域各国的“一体化”开始形成。

〖纵容外戚〗
  章帝在位期间虽然被称为盛世,但是他在位期间,却也种下了导致后来东汉衰落的“种子”。
  光武帝和明帝都对外戚限制颇多,章帝即位以后一改旧例。养母马太后的兄弟,马廖、马光、马防,全部破格提拔。章帝的儒家经典学得不错,儒家注重亲情,外甥照顾舅舅,理所当然嘛。所以虽然也有一些大臣起来反对,马氏外戚“火箭式高升”,但章帝还嫌不够,准备进一步加封马氏兄弟的官爵。结果引起了马太后的不满,出来反对此事。
  马太后说“从前高祖有约定,没有军功的不封侯。我的那些兄弟,你的那些舅舅,对国家没有一点功劳,怎么能与辅佐汉室中兴的阴、郭两家相比?而且凡是富家贵族、初位重叠的朝政,都很难持久。这事儿我已经考虑很久了,不要再提起。”她反而劝章帝还是先把工作的重点放在抵抗天灾、平抑物价、安顿百姓上来。章帝见太后态度坚决,虽然心里还是很不服气,但也只好听命服从。
  马太后凭自己的威望,成功的阻止了章帝第一次“重用外戚”的举动,但是她不可能永远监督自己的儿子。建初三年(78年)马太后去世,就在这一年,章帝册立已故大司徒窦融的曾孙女为皇后,同时开始大封窦氏外戚,面向窦氏家族滥发委任状,窦氏一族鸡犬升天。
  开始还有大臣像当初章帝加封马氏兄弟的时候一样出来反对,但是都没有成功,因为窦皇后不是马太后。
  马太后是伏波将军马援的女儿,亲身经历了马援生前因功高位重而遭奸人算计,死后几乎是家破人亡的惨状。所以马太后一直做人很低调,待人很亲和。窦皇后则不然,她本是前大司徒窦融的曾孙女,出身豪门。到了父亲窦勋一代,却因获罪而导致家道中落。所谓虎落平阳受犬欺,窦氏一族受尽了衰落所带来的种种不幸福,即而又把这种不幸的原因归结于失去权势。因此窦皇后及其一家因此都非常渴望家族可以实现复兴,因此不仅不加反对,反而极力促进章帝对其家族的加封。
  窦家凭外戚的身份崛起,大臣们反对又遭否决,重新获得权势的窦家开始不把任何人放在他们眼里,甚至连刘姓诸王、公主都受到他们的欺侮,这样章帝就不能不管了。
  沁水公主刘致有一处园田,非常不错,结果被窦皇后的哥哥窦宪用极低的价格强买了去,章帝知道以后,起初不敢相信,找来窦宪一问,窦宪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上来。章帝大怒,说“我要抛弃你,就如抛弃一只雏鸡、一个臭老鼠那么简单,没有什么可惜的。”窦宪连忙跪地求饶,连连请罪。
  怒归怒,章帝还是不忍心对外戚施以铁腕,只要外戚不做得太过份,他总归还是偏坦他们。不久,窦皇后的弟弟窦笃因为搞特殊化,跟执法出山的洛阳令周纡下属的一个亭长发生了点冲突。窦笃不向这个亭长发威,也不直接找周纡的麻烦,而是在第二天找到章帝和窦皇后告刁状,说自己被周纡给欺负了。章帝当即给足皇后面子,将周纡逮捕并免职。
  虽然后来周纡被重新录用为御史中丞,但是毕竟其在洛阳令任上与外戚的交锋是失败了,而且打败他的还不是外戚,而是皇帝本人。这样皇帝究竟是站在谁一边,就不言自明了。
  外戚的势力,从此成为东汉王朝的一大毒瘤,这恐怕是章帝始料不及的。

相关链接
〖白虎通义〗
  说到汉章帝,不得不提《白虎通义》。
  建初四年(79年)章帝亲自在白虎观召开会议,进行了一次空前的儒家思想大讨论。参加这次御前大讨论的有当时朝廷的太常、大夫、博士、议郎、郎官及诸生(太学学生)、诸儒(著名学者)等。大家在会上陈述见解,激烈辩论。会后,章帝又命当时著名的史学家班固,将会议内容整理成书,就是《白虎通义》,又称《白虎通》或《白虎通德论》。
  之所以叫《白虎通义》,是因为讨论发生在白虎观,之所有这样一次儒家思想的大讨论,是因为当时的儒家思想迫切的需要一个“共同标准”,来解决儒家思想内部正日益严重很多矛盾和问题。
  当时的儒家思想面对的一个最大的矛盾,就是古文经学与今文经学之间的矛盾。古文经学,就是基于古文经的儒家学派;今文经学,就是基于今文经的儒家学派。古文经,是指用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前的儒家经书;今文经,则是指汉初由老儒背诵,口耳相传的经文与解释,由弟子用当时的隶书(今文)记录下来的经典。因为众所周之的秦始皇焚书坑儒,先秦的儒家经典都被烧掉了,所以汉初以来,儒家思想的主流一直是今文经学。
  但是焚书坑儒其实是很不彻底的,民间有些儒生将一些古文经书埋藏起来,后来陆绪被后世发现。一些儒者认为古文经典才是正宗,都去研究古文经典,这样就形成了古文经学。古文经学出现之后,在文字、思想、师说各方面都同今文经学派发生分歧,双方于是就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本来这只是个学术之争,但因自汉武帝以来汉朝就“独尊儒术”,而且自汉光武帝和汉明帝以来,东汉都奉行以儒治国的基本国策。所以汉朝的政治基础和法律基础,都是儒家思想,那么对儒家思想的“解释权”,基本上可以相当于今天全国人大的对宪法等一切法律的“最终释法权”了。因此,就很有必要以最高的权威来确定一个大家都能认同,尤其是被最高统治者所认同的“最权威的解释标准”。
  另外,自汉武帝以来,儒家就开始主张“天人感应”,试图用神学来解释经学,从而之后者更加具有神圣化和权威性。而这一点,也正迎合了日益强大的皇权统治的发展需要。而且,皇帝也好,朝臣们也好,学者们也好,都渴望能够把这个“解释标准”尽可能延伸到一切可能的领域,从而使自己的影响力达到最大化。
  因此,《白虎通义》不仅承认了“天人感兴”的神学目的论,还在此基础上进行升级,融入了谶讳之说和五行之说,并将儒家伦理定义为“圣人”对“天道”的伟大发现和完美阐述。从而一举把自然规律和儒家理想统一了起来,提出了一套完整的神学世界观。《白虎通义》不仅在当时平息了“古文经学”与“今文经学”之间的矛盾,还将儒家经典“神圣化”,起到了“思想宪法”的作用。
  由于《白虎通义》是由皇帝亲自钦定的,参与讨论者又包括了当时几乎所有的主要学者,因此,具有极高的权威性,对后世历代封建社会的法律、道德、宗教、文化,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有趣的是,就是这么一部官方的极为“正统”的书,却对性问题予以很大重视,提出了“授之道当极说明阴阳夫妻变化之事,不可父子相教也。”的观点。 就是说,要在学校教学生们正确的性知识,而不可以在家里由父亲教导。
  《白虎通义》涉及范围之广之细,由此也可见一斑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