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孩儿是好孩儿,就是命苦——汉和帝刘肇
原创作者:韩达尔

【人物档案】
人物档案
姓名:刘肇
姓别:男
民族:汉
职业:东汉王朝第四任皇帝
生卒:公元79年~公元105年,享年27岁
工龄:18(公元88年~公元105年)
父亲:刘炟
母亲:梁贵人
王位继承人:刘隆
最大爱好:未发现
最大特长:少年老成
最大缺点:体质太差
最大优点:肯于饶恕
最大成就:娶了个好老婆
最大错误:重用宦官
最大快乐:夺回政权
最大痛苦:孝敬了多年的“母亲”,竟然是假的!
最大敌人:疾病
当前住址:河南省洛阳市西北邙山,慎陵
个性签名:没有好的身体,一切都靠不住。
〖年号〗
  永元(17)89—105
  元兴(1)105
〖家庭成员〗
皇后:
  阴皇后
  和熹皇后 邓绥
妃嫔:
  周贵人
  冯贵人
儿子:
  长子刘胜 平原王
  次子刘隆 汉殇帝
女儿:
  长女刘保,延平元年封脩武长公主。
  次女刘成,元年封共邑公主。
  三女刘利,元年封临颍公主,适即墨侯侍中贾建。
四女刘兴,元年封闻喜公主

【经典记载】
〖古文〗孝和皇帝讳肇,肃宗第四子也。母梁贵人,为窦皇后所谮,忧卒,窦后养帝以为己子。建初七年,立为皇太子。(《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
〖今译〗汉孝和帝名叫刘肇,是汉肃宗(汉章帝)的第四个儿子。刘肇的母亲梁贵人被窦皇后陷害而死,窦皇后把刘肇当作自己的儿子一样抚养。建初七年,刘肇被立为皇太子。
〖古文〗夏六月,车骑将军窦宪出鸡鹿塞,度辽将军邓鸿出稒阳塞,南单于出满夷谷,与北匈奴战于稽落山,大破之,追至私渠比鞮海。窦宪遂登燕然山,刻石勒功而还。北单于遣弟右温禺鞮王奉奏贡献。(《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
〖今译〗六月的时候,车骑将军窦出鸡鹿塞,度辽将军邓鸿出稒阳塞,南匈奴单于出满夷谷,共同进攻北匈奴,双方交战于稽落山,大破北匈奴,追击直到私渠比鞮海。窦宪于是登燕然山,刻石记下这一战绩然而返还。北匈奴单于派自己的弟弟右温禺鞮王向汉朝请降。
〖古文〗二月,大将军窦宪遣左校尉耿夔出居延塞,围北单于于金微山,大破之,获其母阏氏。(《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
〖今译〗二月,大将军窦宪派左校尉耿夔兵出居延塞,将北匈奴单于包围在金微山,大破北单于,俘虏了北匈奴单于的母亲。
〖古文〗……窦宪潜图弑逆。庚申,幸北宫。诏收捕宪党射声校尉郭璜,璜子侍中举,卫尉邓叠,叠弟步兵校尉磊。皆下狱死。使谒者仆射收宪大将军印绶,遣宪及弟笃、景就国,到皆自杀。(《后汉书·孝和孝殇帝纪第四》)
〖今译〗……窦宪私下图谋杀害和帝。和帝于是亲临北宫,下诏拘捕窦宪的党羽,射声校尉郭璜、郭璜的儿子(窦宪的女婿)侍中郭举、卫尉邓叠、邓叠的弟弟步兵校尉邓磊。全部都杀死在狱里。然后派近没收了窦宪的大将军印,并命令窦宪与其弟弟窦笃、窦景立即回到各自的封地,窦氏兄弟一到封地,立即被勒令自杀。

【人物故事】
〖生下来就被利用〗
  汉和帝的生母是梁贵人,梁贵人还有个姐姐被选进宫中,被称为梁大贵人。当时的窦皇后虽然得宠,但是无子。梁家指望着多送两个女孩儿进宫,这样生下孩子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将来母凭子贵,没准能当上皇后、太后,梁氏家族当然也就能获得更大的权势了。梁贵人倒也争气,成功的生下了刘肇。
  但是梁家人只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窦皇后虽然没有生育能力,但她可是个狠女人,绝不肯坐视自己的权力地位被自然规律推翻。
  可是之前已经有个宋贵人生了个儿子刘庆,已经被立为太子,窦皇后的地位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威胁,现梁贵人又生出来个刘肇,窦皇后以后还有好日子过吗?可是窦皇后数学不错,知道负负相得为正的道理,决定把两个不利因素结合起来,变成有利因素。
  窦皇后于是开始跟梁贵人套近乎,然后以利害打动梁贵人,所谓利害打动,无非是用“太子”的位置,做诱饵。窦皇后就说,自己是皇后,可是无所出,你有所出,但不是皇后,刘肇也不是长子,前面还有刘庆呢。所以刘肇作你的儿子,只能屈居人下,如果做了我的儿子,那就成了嫡长子,就能当上太子,将来能当皇帝。母亲为了儿子的前途往往会不惜一切的,结果窦皇后真就把梁贵人给说动了,刘肇于是成了窦皇后的儿子。也就是说,刘肇从一个非嫡非长的普通皇子,一下子成了嫡长子。
  可是孩子一到手,窦皇后立马翻脸,大搞“匿名信”战术,罗列一大堆罪名诬告梁贵人,连带梁大贵人一块告。结果这招还真灵,章帝还真信,最终二梁自尽而亡。梁家派出两个美女,结果不仅战利品归了别人,还落得个全军覆没。可是前面还有个太子刘庆呢,有他在,刘肇还是当不上太子啊。这个好办,窦皇后买通了宫中侍女,指证宋贵人搞蛊毒诅咒皇帝早死。章帝连匿名信都能信以为真,现在有人作证他更信了,(章帝要是有明帝一半的察察,何至于怨死自己的媳妇儿啊)于是,宋贵人也被迫自尽。
  宋贵人一死,小刘庆成了没娘的孩儿,终快被废,窦皇后终于使太子接力棒传到了“自己的儿子”手中。

〖窦氏家族的功与过〗
  虽然我们经常说外戚专权的不好,但不得不承认的是,窦氏一族堪称是为东汉王朝立下最大战功的外戚集团。正是窦氏家族的领军人物窦宪,拔掉了北匈奴这个折磨东汉王朝多年的刺。
  要说北匈奴这根东汉王朝背的根刺,由来已久。祸根是当年王莽对热心于改名,派人把汉宣帝颁给呼韩邪单于的“匈奴单于玺”索回,另发给“新“奴单于章”激起了匈奴的不满,从此连年侵扰北方边塞。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以后,极力维护与周边各民族的关系,总算怀柔了南匈奴。北匈奴却是头喂不熟的狼,跟个偏执狂似的,坚持与汉朝及北方其他民族为敌。历经光武、明、章,三代,东汉与北匈奴的战事不断,虽然汉朝始终处于绝对优势,但是终究也没有办法彻底消灭北匈奴。
  然而到了和帝即位的永元元年,汉军联合南匈奴在窦宪的指挥下向大举出击北匈奴,大获全胜。窦宪此役,共斩杀匈奴名王以下一万三千多人,俘获马、牛、羊、驼百余万头,招降八十一部,二十余多万人。北匈奴曾经提出归降汉朝,但是北单于本人不肯到洛阳。窦宪认为他们是缓兵之计,主张继续穷追猛打,不给敌人留任何喘息的机会。这样汉军穷追北匈奴直至永元三年,终于在金微山(就是今天的阿尔泰山,蒙古高原与新疆的交界处)再次大破北单于,斩首五千余级。此役之后,北匈奴率残部所剩无几,被迫离开蒙古高原,西逃至乌孙与康居。从此以后,北匈奴虽然偶而对汉朝控制的西域地区仍有侵犯,但再无力量返回蒙古高原,更无力量攻击汉朝本土了。窦宪一举消除了困扰东汉多年的北匈奴,为东汉王朝立下了不世丰功。
  窦家本来已经完全掌握了朝政,窦宪又立下如此大功,当然要大加封赏,于是窦宪获官至大将军、爵封武阳侯。大将军本应是在三公以下的,可是窦宪的大将军特别加了一条,“太傅之下,三公之上”,可以说是荣耀之极。
  不仅窦宪因功获封,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其他没出什么力的窦氏成员也大获封赏,窦笃升为卫尉,窦景、窦环升为侍中。一时间“朝廷震慑,望风随旨,无敢违者”窦氏家族的权势达到了顶点。

〖小皇帝,锄外戚〗
  自永建初四年章帝驾崩,到和帝即位的第五年,即永元四年为止,五年时间里,东汉王朝的朝政一直把持在窦太后的手中,而窦太后所倚重的,就是窦氏家族。本来嘛,当年窦家家道中落,全是因为明帝的“察察”,以至于窦家“虎少平阳被犬欺”吃了不知多少苦楚。窦家之所以把女儿送进宫里,完全为就是为了争夺权力,从此扬眉吐气。
现在窦宪算是把窦家的面子挣足了,权力也达到了顶点。然而人的野心是没有止境的,窦宪的野心进一步膨胀,竟然打算除掉小皇帝刘肇,夺取大汉江山,自己当皇帝!
  可是窦宪所处的时代,汉朝还很得人心,天下忠于汉室的大臣还很多,反倒是窦氏一族很不得人心。窦太后临朝的五年里,就在窦氏家族的强大权势之下,大臣反对窦氏的公开上书就高达15次之多,可见窦氏不得人心的程度了。
所以窦宪的“阴”谋,很快变成了“阳”谋。小皇帝刘肇迅速从“线人”那里得到了窦宪将要谋害自己的消息。
  虽然得到了重要情报,但是和帝此时根本无法与大臣接触,于是和帝干脆就地取材,跟自己比较信任和大哥千乘王刘庆与宦官中常侍郑众共同商议如何除掉窦宪。
  郑众虽然是个宦官,却很有两把刷子,不仅出谋划策,而且积极联络司徒丁鸿、司空任隗、尚书韩棱等忠心于汉室的大臣,很快协助和帝编好了一张巨大的网罗,撒向正做着“篡位”美梦物窦宪。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就在一个深夜,十四岁的汉和帝刘肇临驾北宫,亲自指挥剿灭窦氏外戚集团的战役。刘肇首先命令司徒丁鸿率兵紧闭城门,不许任何人出城。而后,又令执金吾、五校尉,同时行动,捉捕拘捕窦宪的党羽,包括射声校尉郭璜、郭璜的儿子(窦宪的女婿)侍中郭举、卫尉邓叠、邓叠的弟弟步兵校尉邓磊等人。这些人事先一点防备也没有,乖乖束手被擒。外围已经被彻底粉碎,窦宪本人还蒙在鼓里,天刚一亮,窦宪全家就被和帝的首席特使——谒者仆射带着一众大兵叫起来。明晃晃的刀枪之下,窦宪自己自己反抗已经没有意义,乖乖的按照和帝圣旨上的要求,交出大将军印。
  对于郭璜等人,和帝毫不迟疑,当即下旨,全部处死于狱中。
  然而对于窦宪兄弟,和帝却没有对付像对党羽一样立即处死他们。因为不想让窦太后过份伤心,和帝在收回了窦宪的兵权之后,只是勒令其离开洛阳,回到自己的封国居住。等他们到封地,才又派人强迫他们自尽。于是,窦宪、窦固、窦景,都被迫自杀。
  和帝此举也开了个先河,以后朝廷对付那些失势的皇亲国戚和重臣,常用这种“先遣返回封国,再迫令其自杀”的手段。
  窦氏兄弟中的窦环没有参与谋反事宜,和帝就很宽容的免除了他的死罪,没有实施“连坐”。
  于是,不久之前还权倾朝野,威震中外,不可一视的窦氏家族,一夜之间,就都烟消云散了。这一切的发生和结束,是这样干净利落,让人实在难以相信是由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指挥的。

相关链接
〖最大遗产·邓皇后〗
  汉和帝为东汉王朝的臣民们留下的最大的一笔遗产就是他的皇后邓绶。
  虽然汉和帝年少有为,但非常可惜的是,他的身体一向不好。清除窦氏外戚以后,和帝自然开始亲政,因此也就过早开始了劳心用力的生活,更加速了他的衰老。
  天兴元(105年),年仅27岁的汉和帝终因积劳成疾,病死在洛阳章德殿中。
  皇帝过早去世,在封建皇权时代,应当说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件,因为这样一来继位的通常会是个娃娃皇帝,然后就是太后临朝,再接下来必然又是外戚专权。就像和帝初年的窦氏专权一样。
  事实上,东汉多娃娃皇帝,太后临朝也因此比较常见。然而绝大多数临朝的太后都是像窦太后一样,放纵外戚,专权弄势,不仅对国家并无建树,反而会为害一时。唯有邓绶,不仅有功于汉室,而且极大的影响了后世。
  邓绶的父亲邓训是东汉开国元勋邓禹的儿子,母亲阴氏则是汉武帝刘秀的妻子——光烈皇后阴丽华的侄女;邓训本人官居护羌校尉,在当时也是一位举足轻重的重臣,所以邓绶是真正的豪门望族出身。然而,虽有如此显赫的家族背景,邓绶却全无骄娇二气,反而从小就养成了遵循法度、克己奉礼的性格。
  邓绥年迈的祖母对邓绥很是宠爱,邓绶五岁的时候,老祖母不顾自己年纪已经很大了,非要亲自给邓绥理发。邓奶奶老眼昏花,结果手里的剪刀误伤了邓绥的额头。一般的孩子这时肯定要哇哇哭了,可小邓绥硬是发扬了“邱少云精神”,一声不吭,坚持让奶奶剪完。事后家里人问她疼不疼,为什么不哭不叫,邓绥说:“我不是不疼,只是奶奶那么疼爱我,她那么大年纪了,还为我梳理头发,我怎么忍心伤她老人家的心呢?所以强忍着不叫。”
邓绥从小就是这样一个懂得体贴别人牺牲自己的人,后来她进宫当了皇后、太后,这种优秀的品质就使得整个国家受益了。
  本来,对于出身豪门的邓绥来说,入宫嫁给皇帝并无玄念,一切都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还是出了点意外。汉和帝永元四年(92年),十三岁的邓绥被宫廷选美机构选中,准备入宫。就在此时,邓训突然去世。邓绥毅然决定,放弃入宫的机会,在家为亡父守孝三年。三年后,守孝期满的邓绥再次报名参加选美,再次入选并成功进宫。次年,邓绥被封为贵人,成为仅次于皇后的嫔妃,并且因其容貌和品德都很优秀,深得和帝的宠爱。
  邓绥的受宠招来了当时的皇后阴氏的妒嫉,于是阴皇后极力的诋毁迫害邓绥,而邓绥则一方面对皇后一味的忍让,一方面恪守妇道,“恭肃小心,动有法度”。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女人,尤其是宫中的女人。可是邓绥却坚持从不浓妆艳抹,衣服也保持补素,哪怕只是服色与阴皇后的服色相似,也立即换掉。总之,邓绥努力降卑自己,不与任何人争风,不让阴皇后抓到任何小辫子。
  可是和帝依然宠爱邓绥,而阴皇后也依然嫉恨邓绥,但又想不出什么有力的办法,最后就用巫术咒诅邓绥。没想到,巫术没能咒倒邓绥,却害了阴皇后自己,和帝后来查出阴皇后私下搞巫术,很生气,就将阴皇后废掉,改立邓绥为皇后了。
  和帝死后,继位的小儿子刘隆出生仅百天,邓绥便以太后的身份临朝称制,由于邓绥的品行和智慧,使得这一时期的东汉王朝不仅没有出现衰落,反而继续向上发展。

〖发明·造纸术〗
  中国传统的文房四宝,是指“笔、墨、纸、砚”,虽然有一些观点认为,纸最早在西汉时期,就已经出现,但这并不代表纸张在当时已经成为普及性的信息载体,大多数人仍旧是用竹简和木椟书写,直到和帝时期蔡侯纸出现,一切才有了改观。
  在蔡侯纸出现之前的“纸”,主要有两种,而且都不适合用于书写文字,成为信息的载体。
  一种是丝绢纸,就是利用漂丝过程中产生的丝纤维制成的一种极薄的丝绢,达官显贵用它来写字,也会用来包一些如药粉之类的物品,朝廷有时也会用这种“纸”奖励学习成绩比较好的太学生。
  由于是丝绢的副产品,所以这种纸的价格极其昂贵,大多数人根本使用不起。
  而另一种纸是麻纸,是用纺织物的下脚料制成,价格相对便宜,但是其纤维束粗糙,书写效果也就很差。偶而用来画个地图,写几个大字儿还行,要作为普遍性的书写工具,还真难为那些斯斯文文的读书人。
竹简和木椟太沉重,丝绢纸价格太贵,麻纸则太粗糙,缺少良好的信息载体,成为阻碍中华文化进一步发展的一大瓶颈。解决这个瓶项的人,叫做蔡伦。
  蔡伦是一名宦官。宦官在和帝的时候地位是很崇高的,因为和帝消灭窦氏外戚,夺回政权,宦官郑众出了很大的力。而宦官也很努力的迎和帝王和后妃们的需要,想尽办法孝敬他们,以维护自己“来之不易”的富贵。蔡伦也是如此。蔡伦早在章帝的时候就进宫做了“小黄门”因为聪明伶俐,深得章帝及窦太后的宠信,到了和帝即位窦太后临朝的时候,蔡伦已经官居侍中要职了。
  邓绥被册封为皇后以后,蔡伦拼了命的想讨邓绥,可是邓绥虽出身豪门,却主张俭朴,对于各地郡国所进贡上来的珍奇之物一律不收,令所有想向她送礼的人都犯了大难。
  就在别人都犯难的时候,蔡伦却发现了一个秘密,这个发现使他改变了历史。
  蔡伦发现,邓绥特别喜欢书法,练书法用竹简和木椟当然是不合适的,可是那种很贵的丝绢纸,又不符合邓绥的俭朴主义,而麻纸又写不出好字儿。这倒是让邓绥很犯难的。
  哪里有问题,哪里就有机会,蔡伦觉得这就是个机会。为了抓住机会,蔡伦不惜以侍中的高位去兼任主管宫内御用器物和宫廷御用手工作坊的小官——尚方令,天天跟工匠们摸爬混打。经过一番辛苦,别说,还真让他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蔡伦总结了前人的造纸经验后,觉得应当从原料的选择上入手,他放弃了昂贵的丝和粗糙的麻,而选则树皮做造纸的原料。因为树皮的数量比丝和麻都要多很多,而且容易找到,因此就可以大大的降低成本,提高产量。
  由于树皮中所含的木素、果胶、蛋白质远比麻类高,因此树皮的脱胶、制浆要比麻类难度大。蔡伦于是进一步的搞科技攻关,最终找到了用草木灰水制浆取代石灰制浆的好办法,大大提高了纸浆的质量。终于制造出了又廉价、又细致,非常适合用于书写的纸张。
  元兴元年(105年)蔡伦把他制造出来的一批优质纸张献给汉和帝,汉和帝大乐,大大称赞蔡伦的同时,英明的和帝也看到了这种纸张对于整个社会文明的巨大潜在价值。于是,和帝下令向全国推广这种造纸之法,将蔡伦的造纸术很快传遍各地。
  可惜和帝还没有看见新纸张发挥更大的作用,就在当年病故了,邓绥临朝以后,加封蔡伦为龙亭侯,于是这种用新技术制造出来的纸张,就被称为“蔡侯纸”了。此后,蔡侯纸被不断的推广和普及,纸张在承载信息,传播文化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大,终于取代了传统的竹简和木椟,成为了“文房四宝”之一。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