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被小人包围的皇帝——汉安帝刘祜
原创作者:韩达尔

【人物档案】
人物档案
姓名:刘祜
姓别:男
民族:汉
职业:东汉王朝第六任皇帝
生卒:公元94~公元125年,享年32岁
工龄:20年(公元106~公元125年)
父亲:刘庆
母亲:左小娥
王位继承人:刘懿
最大爱好:未发现
最大特长:碌碌无为
最大缺点:严重依赖身边的小人
最大优点:听奶妈和老婆的话
最大成就:非皇子而成为皇帝
最大错误:诛杀邓氏一族
最大快乐:跟老婆在一起
最大痛苦:曾经长期生活在邓太后的阴影之下
最大敌人:邓太后(自以为)
当前住址:河南省洛阳市东北蟠龙村,恭陵
个性签名:人生不过一出戏,看看热闹就得了。

〖家庭成员〗
皇后
阎皇后 阎姬
李皇后(追封) 宫人李氏
儿子
刘保(汉顺帝)
〖年号〗
永初(7)107—113  元初(7)114—120  永宁(2)120—121  建光(2)121—122  延光(4)122—125

【经典记载】
〖古文〗恭宗孝安皇帝讳祜,肃宗孙也。父清河孝王庆,母左姬。帝自在邸第,数有神光照室,又有赤蛇盘于床第之间。年十岁,好学《史书》,和帝称之,数见禁中。
延平元年,庆始就国,邓太后特诏留帝清河邸。
八月,殇帝崩,太后与兄车骑将军邓骘定策禁中。其夜,使骘持节,以王青盖车迎帝,斋于殿中。……即皇帝位,年十三。太后犹临朝。(《后汉书·孝安帝纪》)
〖今译〗汉恭宗即汉安帝,名叫刘祜,是汉肃宗即汉章帝刘炟的孙子。刘祜的父亲是清河孝王刘庆,母亲是左姬。刘祜还在王府做王子的时候,经常有神奇的光照他的房子,又有红色的蛇盘绕于他的床第之间。刘祜十岁的时候,喜欢读《史书》,汉和帝很欣赏这个孩子,多次在宫中接见他。
延平元年的时候,刘庆才离开京城洛阳去自己的封国,邓太后特别下旨,让刘祜继续住在清河王洛阳的王府里。
八月,殇帝去世了,邓太后跟自己的哥哥车骑将军邓骘在宫中商量(立谁做皇帝)。当天晚上,邓骘手中持节,以青盖车迎刘祜,并在宫中戒斋……(刘祜)即皇帝位,年仅十三岁。太后继续临朝称制。
〖古文〗及太后崩,宫人先有受罚者,怀怨恚,因诬告悝、私、阊先从尚书邓访取废帝故事,谋立平原王得。帝闻,追怒,令有司奏悝等大逆无道,遂废西平侯广德、叶侯广宗、西华侯忠、阳安侯珍、都乡侯甫德皆为庶人。骘以不与谋,但免特进,遣就国。宗族皆免官归故郡,没入骘等资财田宅,徙邓访及家属于远郡。君县逼迫,广宗及忠皆自杀。又徙封骘为罗侯,骘与子凤并不食而死。骘从弟河南尹豹、度辽将军舞阳侯遵、将作大匠暢皆自杀,惟广德兄弟以母阎后戚属得留京师。
(《后汉书·邓骘传》)
〖今译〗邓太后一去世,宫中有些曾经受过处罚而心怀不满的人就站出来,诬告邓悝、邓私、邓闾以及尚书邓访曾经谋划要废掉安帝拥立平原王。安帝听说此事,大怒,命令司法部门定邓氏一族大逆之罪。于是,将西平侯邓广德、叶侯邓广宗、西华侯邓忠、阳安侯邓珍、都乡侯邓甫德一律废为庶人。邓骘因为没有牵涉到这个案件,就免除了“特进”尊号,令其离开洛阳,回封国居住。邓氏家族所有做官的,一律都罢官令其回归故里。又没收了邓骘等人的私人财产,流放邓访及其家属于边疆。地方的官吏又逼迫侮辱邓家人,于是邓广宗和邓忠都自杀了。又改邓骘的爵位为罗侯,邓骘不服,与其子邓凤绝食而死。邓骘从弟河南尹邓豹、度辽将军舞阳侯邓遵、将作大匠(掌管皇宫室装修基建的官)邓暢也都自杀,只有邓广德兄弟因为母亲和阎皇后是亲戚,得以留在京师苟活。

【人物故事】
〖皇帝轮流做〗
  汉安帝刘祜是章帝时被废的太子清河王刘庆的儿子,刘庆因为窦皇后从中做梗,不仅母亲被害死,本人也被废为清河王。好在刘肇很同情刘庆,对刘庆非常器重和信任,所以刘庆在和帝的时候日子过得还是很不错的。刘庆对自己的地位很满意,对刘肇的照顾也很感激,从未想过要把皇位从弟弟手里再夺回来的意思,可偏偏这皇位又转回到了刘庆一脉的手里。
  和帝年纪轻轻突然去世,继位的小刘隆更是在位不到一年就病故,东汉王朝的皇位一下子又空了起来。国不可一日无君,太后邓绥忙连夜召兄长邓骘进宫商议立新皇帝的事情,商议的结果是:拥立刘庆的儿子,十三岁的刘祜做皇帝。
  为什么要选择刘祜呢?
  首先,刘祜年仅十三岁,还不能亲政,拥立刘怙便于邓氏继续掌权。
  其次,刘祜的父亲清河王是和帝的哥哥,与和帝关系至近,拥立刘祜合乎礼法。
  最后,刘祜早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就深得和帝喜欢,经常被召进宫里进见和帝。和帝去世后,清河王离开洛阳去封国就蕃,邓太后却偏爱刘祜,特别下旨,让刘祜继续留在洛阳的清河王府居住。所以刘祜与邓太后的关系很亲密,这就更有利于保障邓氏家族的地位。
  于是,就在当天夜里,邓骘亲迎刘祜进宫,拥立刘祜为帝。
  刘庆当年意外失去的皇位,现在却意外的又传到了自己儿子的手中,不知刘庆当时是一种什么心情。或许是因为受不了这种命运多变的刺激,又或许是思念死去的弟弟,总之,就在刘祜即位四个月后,仅比和帝大一岁的清河王刘庆也去世了。
  安帝虽然即位,但国事仍由邓太后执掌,青年丧夫的邓太后将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她有着出奇旺盛的精力,坚决不肯放权给安帝,即使在安帝成年以后,也不将政权还给安帝。
  或许正是因为邓太后这种专权,使得安帝产生了两个恶果——即因自己的权力被太后霸占而对太后产生强烈的不满;又因为始终不能亲自处理朝政,而渐渐习惯于依赖他人。
  由于长期没有丈夫的关怀,邓太后的内分泌严重失调,再加上她不要命的工作,身体严重受损。终于,在公元121年,执政十六年,同时也是守寡十六年的邓太后,在四十一岁这一“女性关键年龄”突然病倒,而且吐血不止,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终于耐不住寂寞,到地下找和帝去了。
  邓太后一死,安帝彻底得到了解放,开始亲政。由于上面提到的两个恶果已经成熟,东汉王朝的一场灾难,也就不可避免了。

〖尽诛邓氏〗
  安帝一亲政,原来在邓太后时期被严重压抑的心灵一下子得到了大释放,安帝决定做一切自己想做而过去不能做的事情。首先,安帝重重的加封自己的“亲信”,先是加封自己的奶娘王圣为野王君,并对野王君言听计众,接着又开始大力加封自己的皇后阎氏的亲族,把个阎氏一族迅速捧成新一代“外戚集团”。王圣和整个阎家现在都痛快了。可是邓氏一族还在朝中掌握着大权呢,这让他们感到很不爽。而且回过头来再一想,要是当年邓太后早就交权、还政,自己不是早就可以享受了吗?破邓太后,害我们晚享受了十几年,这十几年回想起来,真是“苦”哇。
  怀着这样心态,王圣和阎皇后开始设法对邓氏一族进行打击兼报复。很快,宫里有些从前曾经受过邓太后处罚的人出来,诬告邓悝、邓私、邓闾、邓访曾经谋划要废掉安帝另外拥立平原王。安帝本来就因为邓太后迟迟不肯归政于他而心存不满,现在听说此事,大怒,好,算总帐的时候终于到了。
  于是,西平侯邓广德、叶侯邓广宗、西华侯邓忠、阳安侯邓珍、都乡侯邓甫德都被废为庶人。邓家地位最高,在群臣中也最有威望的邓骘并没有牵涉到这个案件,也被免去官职和尊号,逐回封国,并且还被没收了家产。邓家族所有做官的,也都一律罢官,遣归故里。
  不久,在地方官吏的逼迫侮辱之下,邓氏一族先后自杀,只有邓广德兄弟因为母亲和阎皇后是亲戚,得以留京苟活。

〖亲政四年,坏事做完〗
  邓氏一族,不同于其他东汉外戚集团,由于邓太后始终坚持对其亲族采取严格约束的政策,加之邓氏家族自邓禹以来,一贯有着严格的家教“修整闺门,教养子孙,皆为后世法。”所以邓氏家族虽然掌握大权,却不仅没有为害朝野,相反,为国为民,立过不少功劳,在德行上,也堪为当时的楷模。
  结果安帝一亲政,就把将他扶上帝位的邓氏一族,害得家破人亡,而且用的是些“莫须有”的罪名,打击面又甚广,连邓骘这样公认的忠臣都没有放过,邓骘死后,安帝还不许他葬于祖坟!
  汉帝如此狠毒的作为,引起了群臣的不满。大臣们纷纷为邓骘鸣冤,搞得安帝非常被动,无奈之下,只好同意将邓骘葬于祖坟之内,略微平息了一下群臣的激愤。
  安帝“仇恨邓太后”的恶果此时算是熟透落地,搞得安帝威信扫地。可是他的另一个恶果——不善于处理政务,习惯于依赖他人,也已经发育成熟,准备开始散发毒气了。由于本身不善于处理政务,而养成了依赖他人的恶习,安帝将大事小事,都托付给了自己的妻子——阎皇后,并且将阎氏一族,尽数提拔,成为新的外戚集团。但是阎氏一族可不比邓氏家族,阎皇后本人就狠毒异常,阎家把持下的东汉王朝也是小人当道,国事一天不如一天。在边疆羌人、鲜卑人、等少数民族不断起来入侵,在内地,暴发了长达十年之久的杜琦起义。而且人怨天亦怒,全国很多地方发生地震,旱灾、涝灾、蝗灾,接连不断。而安帝,却每天只知道沉湎于酒色,根本不关心国家和百姓的命运。
  说到阎皇后狠毒,从他对付太子刘保的生毒李氏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来。当年宫人李氏曾经为安帝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刘保。阎皇后闻听此事大怒,直接送上一杯毒酒,将李氏毒死。好在当时邓太后还在世,刘保在邓太后的保护不仅没有被阎皇后害死,反而被立为太子。邓太后死后,阎皇后越来越看刘保不顺眼,就勾结了大长秋江京、中常侍樊慧、野王君王圣等诸人,编造罪名,伪造罪证,诬陷太子刘保谋反。
  阎皇后杀害李氏的时候,安帝不闻不问,现在刘保被诬陷,安帝更是不会维护刘保了,认定刘保要谋反,传旨废刘保为济阴王。
  本来阎皇后很可能进一步致刘保于死地的,但是偏偏安帝这功夫玩心又起来了,非要到南方去巡幸。于是安帝和阎皇后,以及很多皇亲国戚,浩浩荡荡的向南方进发。结果安帝在路上得了重病,赶紧的又往北返回,才走到叶县,安帝就死掉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