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以宦官为父母的皇帝——汉灵帝刘宏
原创作者:韩达尔
【人物档案】

姓名:刘宏
姓别:男
民族:汉
职业:东汉王朝第十二任皇帝
生卒:公元156年~公元189年,享年34岁
工龄:22年(公元168年~公元189年)
父亲:刘苌
母亲:董贵人
王位继承人:刘辩
最大爱好:猎奇
最大特长:赚钱
最大缺点:贪财
最大优点:想象力还算丰富
最大成就:将享乐的创造力发挥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最大错误:卖官鬻爵
最大快乐:赚钱的时候
最大痛苦:王美人被杀害
最大敌人:自己
当前住址:河南省洛阳市西北冢头村附近,文陵
个性签名:朕死的时候,帝国还有口活气儿。

〖年号〗
建宁(5)168—172熹平(7)172—178光和(7)178—184中平(6)184—189

〖家庭成员〗
皇后:宋皇后何皇后
妃嫔:王美人
子:刘辩 汉少帝刘协 汉献帝  女:灵帝生有一女,名字不详,光和三年封万年公主


【经典记载】
〖古文〗孝灵皇帝讳宏,肃宗玄孙也。曾祖河间孝王开,祖淑,父苌。世封解渎亭侯,帝袭侯爵。母董夫人。桓帝崩,无子,皇太后与父城门校尉窦武定策禁中,使守光禄大夫刘阚持节,将左右羽林至河间奉迎。
建宁元年春正月壬午,城门校尉窦武为大将军。己亥,帝到夏门亭,使窦武持节,以王青盖车迎入殿中。庚子,即皇帝位,年十二。改元建宁。(《后汉书·孝灵帝纪》)
〖今译〗汉孝灵帝名叫刘宏,是肃宗章皇帝的玄孙。刘宏的曾祖父是河间孝王刘开,祖父刘淑、父亲刘苌。刘宏的父祖是世袭的解渎亭侯,刘宏也继承了这一爵位,刘宏的母亲是董夫人。桓帝去世时没有儿子,窦太后就与其父城门校尉窦武在宫中商定由刘宏继承帝位,于是派出光禄大夫刘阚持节,率左右羽林军前往河南迎接刘宏。
建宁元年春正月壬午日,城门校尉窦武被封为大将军。己亥日,刘宏来到夏门亭,窦武持节出迎,用青盖车迎刘宏进入皇宫。庚子日,刘宏即皇帝位,这一年刘宏十二岁。改元建宁。
〖古文〗宦官讽司隶校尉段颎捕系太学诸生千余人。(《后汉书·孝灵帝纪》)
〖今译〗宦官指使司隶校尉段颎系逮捕几千名太学生。
〖古文〗冬十月,渤海王悝被诬谋反,丁亥,悝及妻子皆自杀。(《后汉书·孝灵帝纪》)
〖今译〗冬季十月份,渤海王刘悝被诬告谋反,丁亥日,刘悝和其妻子都自杀了。
〖古文〗是岁,帝作列肆于后宫,使诸采女贩卖,更相盗窃争斗。帝著商估服,饮宴为乐。又于西园弄狗,著进贤冠,带绶。(《后汉书·孝灵帝纪》)
〖今译〗这年,灵帝在后宫设立市场,派宫女在市场里做生意,甚至互相盗窃争斗。灵帝本人则穿着商人的服饰,饮酒作乐。灵帝又在西园养狗,让狗带着士大夫戴的进贤冠,并配带绶带。
〖古文〗初开西邸卖官,自关内侯、虎贲、羽林,入钱各有差。私令左右卖公卿,公千万,卿五百万。(《后汉书·孝灵帝纪》)
〖今译〗开始在西园卖官,从关内侯、虎贲、羽林,开始售价各有差别。私下让身边的人卖公卿,公卖一千万,卿卖五百万。
〖古文〗中平元年春二月,巨鹿人张角自称“黄天”,其部帅有三十六方,皆著黄巾,同日反叛。安平、甘陵人各执其王以应之。(《后汉书·孝灵帝纪》)
〖今译〗中平元年二月,巨鹿人张角,自称“黄天”,他的军队被分成三十六方,都带着黄巾,在同一天起来造反。安平、甘陵地方的人都分别捉拿了自己地方的诸侯王以响应黄巾军。

【人物故事】

〖刘宏的狗屎运〗
  历史上总会有一些人撞上狗屎运,以至于连腌透了的咸鱼也能玩翻身。而刘宏,也就是汉灵帝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汉桓帝浩浩荡荡的妃嫔军团竟然没有给他留下一个儿子,这就使得他的妻子窦皇后不得另外从其他的皇族宗室里寻找继承人。本着“立幼不立长”的外戚立君原则,窦皇后选择了当时年仅十二岁刘宏作为皇位继承人。就是东汉王朝最后一个真正拥有皇权的皇帝,汉灵帝。

  刘宏跟汉桓帝刘志的血缘关系应该说还不算太远,刘宏是河间王刘开的曾孙,而刘志是刘开的孙子。刘宏的祖父刘淑,跟刘志的父亲刘翼是亲兄弟,刘宏的父亲和刘志,是堂兄弟。也就是说,刘宏是刘志的堂侄。但是凭着这样的关系,刘宏显然是不可能正常的继承皇位的。事实上,刘宏本来的爵位,甚至连个县侯(一等侯爵)都不是,只是一个勉强入流的小贵族——解渎亭侯(三等侯爵),如果再往下降,那就不算贵族了,就跟刘秀的老爸一样了。

  如果不是因为桓帝死后没有继承人,如果桓帝虽然没有继承人,但是刘宏此时的年龄已经长大,那么皇位无论如何也是轮不到刘宏的身上的。然而历史是没有“如果”的,事实就是事实。刘宏以一个亭侯的身份,一跃成为了皇帝,你能说他的运气不够好?

  当然,如果说仅仅是当上皇帝,恐怕还不算是运气太好,因为像质帝、冲帝,也都当上了皇帝,但是都早早的死掉了。桓帝本身也是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以蕃王的身份继承皇位,可是等到他真正掌握自己和国家的命运的时候(当然他掌握的实在不怎么样),已经是二十八岁的“高”龄了。为什么?外戚专权啊,质、冲、桓三代皇帝,都是长期生活在梁氏外戚集团的阴影下的。

  可是刘宏的运气确实要比他们好许多,刘宏虽然也是被外戚拥立的,可是就在他继位八个月后,宫中发生了巨变,外戚窦氏家族像一颗流星一样干净彻底的退出了历史舞台。窦太后虽然因为拥立刘宏做皇帝而被特赦免死,但是却再也没有力量控制刘宏以及这个国家的一切了。随后,刘宏的生母董太后,在与刘宏分别了八个月之后被接至洛阳,亲自充当刘宏的监护人。

  别的不说,就说这能天天在亲妈的羽翼之下健康成长的福份,这刘宏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只可惜,刘宏个人的运气虽然好,却没有把好运分给东汉王朝,反倒制造了很多闹剧和悲剧。

〖扎手的刺儿头〗

  在位仅八个月就“收回”政权,扫除外戚,这事儿虽然不是灵帝本人的能力所及,但是灵帝本身却也实在是个扎手的刺儿头。灵帝超出寻常孩子的狡黠,一度令窦太后和窦武苦不堪言。窦武本来不把汉灵帝太当一回事儿,觉得就一小破孩儿,该说说,该骂骂。虽然皇帝是打不得的,但有时汉灵帝太淘气了,窦武就会揪皇帝的头发。灵帝总被揪头发,自尊心会受到伤害不说,头也肯定疼,于是灵帝就决定要报复窦武。
灵帝就让宫女在给自己梳头的时候,把一些绣花针插在头发里,尖朝外,只露一点点,外面看不出来。

  然后灵帝就当着窦武的面故意犯错误,窦武急了,上来就抓灵帝的头发,结果可想而知,窦武的巴掌再硬,也不是铁板,那疼的叫一个爽啊,连忙把手收回来,一看,满手都是血。窦太后一看奇怪了,想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儿,窦武被扎怕了,连忙拦住,说“闺女别动,这孩子刺儿头,太扎手了。”就这么着,窦武以后真的不敢再揪灵帝的头发了。

  从揪头发的事件上看,窦武至少犯有两个错误:第一,尽管他的目的和理由看来是正义的,但是他所采用的手段是非正义的,至少是有些极端的。第二,他过低的估计了对手,而过高的估计了自己。

  其实窦武也不是真的要跟灵帝过意不去,毕竟他和梁冀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否则的话,汉灵帝这么折腾,他早翻脸了。窦武虽然是外戚权臣,但却属于士大夫集团,他信奉传统的儒家精神,注重自身德行操守,在当时被公认是一个正人君子。可是汉灵帝不仅不服窦武的那一套规矩,而且还时常会进行一些小破坏。灵帝略施小计就让窦武成了“血手”,在后面同宦官的交锋中,窦武和整个家族都成了“血人”。

〖反宦官同盟的覆灭〗

  因为窦武本质上是个士大夫,所以他在政治立场上,非常的同情党人,并且非常仇恨宦官。在窦武看来,国家现在的形势这么差,全是因为宦官才造成的。窦武掌握权力以后,就希望通过重用“党人”、打击宦官、恢复传统道德秩序,达到阻止国家的腐败衰落,复兴大汉王朝的的目的。因此,窦武一掌权,就把因为党锢之祸而被罢免的陈蕃等人都召回朝廷,委以重任。形成了外戚与士大夫联合对抗宦官的“反宦官联盟”。

  窦武、陈蕃与宦官斗争的精神可嘉,不过他们用的斗争手段其实够损的。窦武先是提拔了一个忠于自己的小宦官山冰当黄门令,然后让山冰做伪证,诬告大宦官郑飒。再以此为由,将郑飒关进监狱,严刑拷打。最后郑飒受刑不过,诏供曹节、王甫等人许多罪行。窦武拿着带血的口供做证据,上书窦太后,请求收捕曹节等人。可是郑飒是在严刑拷打之下招供的,所以供出来的人和事儿根本没什么准确性,怎么严重怎么说。于是将没有犯过什么大罪过的叫朱瑀的宦官也牵连进去了。

  而窦武不知怎么搞的,竟然把这么重要的奏章放在办公室的桌面上就出去办事了,结果不知怎么就那么巧,这天朱瑀来他办公室找他,“不小心”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朱瑀可不干了,破口大骂,说你窦武如果是为国除奸,打击那些为害国家的不法宦官,我倒佩服你是个忠良,也许还能帮你,可是我郑飒自问没干过对不起国家的事儿,怎么把我也给牵连进去了呢?难道说要把我也灭门吗?郑飒连夜招集了十七名亲信宦官,宣称窦武、陈蕃要谋反,大家歃血为盟,共讨窦武、陈蕃。

  曹节听到消息,行动更快,跑到内宫把灵帝和窦太后都控制起来了。然后关闭大内,以灵帝的名义下诏,杀山冰,救郑飒,调兵逮捕窦武、陈蕃。

  窦武忙跑回军营里,紧急集合部队进攻皇宫去。陈蕃也没有束手待毙,凭着他在读书人中威望很大,竟然发动了八十多个太学生,手里拿着兵器杀向皇宫。一边冲杀还一边喊“大将军忠君爱国,没有谋反,谋反的是宦官!”结果这八十多人被宦官率领的大军一下就全部俘虏了。陈老夫子还想指点江山,宦官们可不答应了,他们知道斗嘴斗不过陈蕃。就上去连踢带骂,折腾到半夜,把陈蕃给活活折腾死了。窦武那边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也不知他怎么那么倒霉,碰到的竟然是刚刚从西北边疆回来的大将张奂。张奂带的是西北虎狼之师,而窦武率领的禁军纯就一群京城少爷兵,两下打了一夜,窦武一方损失惨重。

  第二天一早,宦官们决定搞攻心战,就由大宦官王甫喊话。王甫对窦武的军队喊道:“禁军兄弟们,你们的家都在洛阳,你们的责任就是保卫皇宫,你们怎么可以起来攻击你们一直以来所保卫的皇宫呢?放下武器,投降吧,投降的有赏。”结果窦武方面的军队,全部跑光光,窦武无奈,拔剑自尽。

  一场士大夫与外戚联手发动的“反宦官行动”,就这样以失败告终,被激怒的宦官集团,开始进行报复,引发了一场比桓帝时期更为严厉的“党锢之祸”,不仅把李膺、杜密等一百多名党人骨干处死,又搜捕党人和太学生六七百余,并将所有党人及其门生故吏、父子兄弟、一律罢官禁锢。史称“第二次党锢之祸”

  至此,东汉王朝的外戚集团和士大夫集团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宦官集团开始在灵帝一朝独大。

  然而宦官们对灵帝虽然也是利用和控制,但操作方法却比外戚和朝臣要高明许多。宦官从不抓灵帝的小辫子,也不给灵帝讲大道理。相反,灵帝喜欢什么,他们就给灵帝弄到什么,喜欢爱玩什么,他们就陪灵帝玩什么,灵帝爱听什么话,他们就跟灵帝说什么话。在这样的灌输之下,灵帝认为宦官实在是自己最可近可敬可以依靠的人。当时最有权势的宦官有十二个人,号称十常侍,分别是张让、赵忠、夏恽、郭胜、孙璋、毕岚、栗嵩、段珪、高望、张恭、韩悝、宋典。灵帝对他们非常依赖,一天都不能离开他们,尤其是张让和赵忠,有一次,灵帝竟然说出“张让就像是我的父亲,赵忠就像是我的母亲。”这样无耻的话来。

〖皇宫里的大市场〗

  没有了窦武这样的君子外戚的束缚,灵帝从此获得了空前的自由,他一切的想象力都得以最大限度的开发,尤其是在经商方面。

  皇宫一向是个很有秩序的地方,市场一向是一个比较杂乱的地方;皇宫里等级森严,市场里鱼龙混杂;皇宫象征着皇帝的权威,市场体现着财富的自由。本来这二者实在是很难联系到一起的,但是汉灵帝刘宏,硬是把这二者结合起来了。

  灵帝就像个经济开发区主任一样,在后宫建起了街市、市场、商店、地摊,然后让宫女嫔妃和宦官扮成商人和消费者以及出没于市场的算命的、艺人,甚至小偷。灵帝在这个大市场里,有时买进,有时卖出,玩得好不快活。

  灵帝这么有商业头脑,董太后这当妈的实在是打心眼里高兴。这位经历了灰姑娘一般的成功经历的皇太后,虽然已经母凭子贵富有四海,可是还是想把真金白银攥在自己的手里。就跟找到灵帝商量。董太后说:“儿子啊,你说你在宫里开大市场,虽然好玩,可归根结底是在赚自己的钱,最终就是个零和。如果再算上建市场买道具以及物品损失的钱,那咱们就赔了。”灵帝说:“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那妈你说怎么办呢?总不能真的把东西卖到宫外去吧?”

  最后娘俩一合计,有些东西还真是可以卖到宫外去的,那就是自由和权力。

  于是灵帝开始卖自由,准确的说就是卖赎罪权。灵帝规定,凡是犯了罪的人,只要花一定的钱,就可以免罪。本来花钱赎罪在汉代是常例,但是都有一定的限度,一般仅限于官员的失误性犯罪,可汉灵帝则是无限制的恶搞,什么杀人放火的刑案件,只要不是谋反,花钱一律可免。于是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就开始更加不拿国法当回事儿了,横行乡里,无所不为,反正犯了法也可以用钱赎嘛。

  但是犯法的人毕竟是少数,犯法而且有钱的就更是少数了,所以这个市场很小,赚不着大钱。真正有潜力的赢利项目应该是“权力”,任何有钱的人,都渴望权力,这个市场那是相当的大了。于是,继后宫大市场这个赔钱的预习和花钱赎罪的热身运动之后,灵帝开始做起了真正的赢利项目——“卖官鬻爵”。

  灵帝把官爵交易所建在西园,将上至三公、关内侯,下至虎贲、羽林,乃至郡守县令,一律开出价格,公开上市销售。灵帝还搞拍卖,一个官职,大家可以竟价投标,谁出的价最高,谁就获得这个官职。可以现金交易,也可以交个首付,剩余款打欠条,到任后再慢慢还。至于三公九卿一类的高官,公开价极高,像三公,可以卖到一亿钱,一般人买不起。但是有人通过跟灵帝有特殊关系的人就能用非常“合理”的内部价买到。大宦官曹腾的养子曹嵩,就是花了一亿钱,买了三公之一的太尉,因为是按公开价买的,没走“特殊关系”所以曹嵩觉得自己特别“理直气壮”。

  像曹嵩这样买“三公九卿”之类的高官的,主要是为了装点门面,混个“三公之家”的荣誉,脸上有光彩。可是那些买郡守、县令一类的,十之八九纯是为了捞钱了。而这些郡守、县令,又是最直接接触百姓的朝廷命官,他们一到任就疯狂的搜刮民脂民膏。

  也许正是因为官位可以任意的卖,所以灵帝也就对官员全无尊重之心,甚至在玩狗的时候,给自己养的狗戴上文官平时戴进贤官,又把狗儿唤作“爱卿”用来取乐。

  灵帝只把卖官当成个乐子,却没有想过将导致怎样严重的后果。那些花钱买官的人上任之后,为了收回成本,拼命的盘剥百姓,从而加快了东汉王朝的社会经济的崩溃速度,达到了“寒不敢衣、饥不敢食”的地步。

〖黄巾起义〗

  东汉王朝的衰落却早在章帝末年,就已经开始了,到汉安帝的时候,各种起义、民变、边疆部族入侵,的事情,就开始层出不断,只不过这些战乱的影响规模都比较小,持续的时间也比较短。经过七十多年的“发展”,到了灵帝的时候,东汉王朝的腐败达到了历史顶峰,终于激起了全国规模的“黄巾大起义”。

  钜鹿人张角,自称“大贤良师”,组织“太平道”,以传道和治病为名,发展了十余万信众,遍布青、徐、幽、冀、荆、扬、兖、豫八州。张角眼看东汉朝廷摇摇欲坠,百姓苦不堪言,认为东汉王朝“气数已尽”,自己应当“取而代之”。于是将全部信众分为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人,每方设一渠帅,由自己统一指挥,准备侍机起义。

  汉灵帝中平元年(184年),三月,张角自称“天公将军”,其弟张宝、张梁分别称“地公将军”和“人公将军”,喊出“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命令分布在全国的十万余信徒,同时起义。旬日之间,天下响应,京师震动。

  起初黄巾军来势汹汹,而朝廷方面全无准备,一时间黄巾军占据主动,连获大胜。不仅夺取了很多地盘,还斩杀了许多汉朝的蕃王诸侯。消息传到洛阳,汉灵吓得连买卖都没心情做了,连忙全国征调军队,全力镇压起义。由于官军在战斗初期表现无能,灵帝又授权地方上的地主豪强,可自发组织武装,配合官军。黄甫嵩建议把西圆卖官获得的钱财以及宫的良马都拿出来用于军事开支,灵帝准奏,吕强又请求解除“党禁”,灵帝也其所奏。最后,刘焉奏请改各州刺史为牧,由宗室或重臣担任,掌握地方军、政大权,以利于节最大效率的配合军事行动,灵帝又准奏。

  灵帝突然变得开明变通,对于一系列有利于平乱的建议一律批准。正因为此,朝廷方面力量得以迅速加强,扭转了初期被动挨打的被动局面。而黄巾军各自为战,缺乏军事经验和军队纪律不严明的弱点渐渐暴露出来,从而不断被东汉王朝集中兵力各个击破。不久张角病死在军中,张宝、张梁也先后兵败身死,所率部众被杀或自杀的,将近二十万人。黄巾军开始处于劣势,逐渐被镇压下去。

  但是将黄巾起义镇压下去的主力,却并不是官军,而是各方地主武装。例如像后来分别开创了魏蜀吴三国的基础的曹操、刘备、孙坚,都是在这一时间靠镇压起义起家的。他们镇压起义军的方式也与官军大不相同,不是一味的“屠杀战俘”,而是整顿收编收为己用,从而使自身实力日益强大。

  如此一来,黄巾之乱虽然渐渐平定,但是各方地主军阀势力又借机兴起。而且很多军阀的主力其实就是原来的黄巾军,例如曹操在打败青州一带的黄巾军后汰弱留强收编了有五六十万人,号称“青州军”,成为日后曹操横扫中原的骨干班底。而与宦官集团有着累世刻骨之仇的“党人”,也借此机会重见天日,并且大多或投身于军阀或本身发展成为军阀。

  东汉王朝最终灭亡的导火索,已经点燃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