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连傀儡都当不好的皇帝——汉后少帝刘辩
原创作者:韩达尔

【人物档案】

姓名:刘辩
姓别:男
民族:汉
职业:东汉王朝第十三任皇帝
生卒:公元175年~公元189年,享年15岁
工龄:5个月(公元189年4月~公元189年9月)
父亲:刘宏
母亲:何皇后
王位继承人:刘协
最大爱好:不详
最大特长:不详
最大缺点:轻挑
最大优点:不详
最大成就:赢得唐姬的忠贞
最大错误:写了首破诗,结果让董卓杀了。
最大快乐:当皇帝以前还是挺快乐的。
最大痛苦:国家、家庭、个人的生命,都被董卓毁灭了。
最大敌人:董卓
当前住址:河南省洛阳市附近弘农怀王墓
个性签名: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家庭成员〗
妻子:唐姬

【经典记载】
〖古文〗初,帝数失皇子,何皇后生子辩,养于道人史子眇家,号曰“史侯”。王美人生子协,董太后自养之,号曰“董侯”。群臣请立太子。帝以辩轻佻无威仪,欲立协,犹豫未决。会疾笃,属协于蹇硕。丙辰,帝崩于嘉德殿。硕时在内,欲先诛何进而立协,使人迎进,欲与计事;进即驾往。硕司马潘隐与进早旧,迎而目之。进惊,驰从儳道归营,引兵入屯百郡邸,因称疾不入。戊午,皇子辩即皇帝位,年十四。尊皇后曰皇太后。太后临朝。赦天下,改元为光熹。封皇弟协为渤海王。协年九岁。以后将军袁隗为太傅,与大将军何进参录尚书事。(《资治通鉴·汉纪五十一》)
〖今译〗最初,汉灵帝的几个皇子都没有活下来,等到何皇后生了皇子刘辩,就养在道士史子眇家中,称为“史侯”。王美人生皇子刘协,董太后亲自抚养,称为“董侯”。群臣请求确立太子。灵帝因为刘辩轻佻没有威仪,打算立刘协,为此犹豫不决。到了灵帝病重的时候,就把立刘协的事情托付给蹇硕。丙辰日,灵帝在嘉德殿去世。蹇硕当时在大内,就准备先诛杀何皇后的哥哥何进然后拥立刘协,派人去请何进说要与他商量大事;何进立即前往。蹇硕手下的司马潘隐跟何进很早就是老朋友,递眼色给何进。何进大惊,抄小路回到军营,带上部队进驻百郡邸(天下各郡驻京办事处,在当时洛阳的“东城下,步广里”),自称有病,不出来。戊午日,皇子刘辩即皇帝位,刘辩这时十四岁。刘辩尊何皇后为皇太后。太后临朝称制掌握朝政。大赦天下,改元为光熹。封皇弟刘协为渤河王。刘协这年九岁。以后将军袁隗为太傅,与大将军何进共同管理中央政务。
〖古文〗甲戌,卓复会群僚于崇德前殿,遂胁太后策废少帝,曰:“皇帝在丧,无人子之心,威仪不类人君,今废为弘农王,立陈留王协为帝。”袁隗解帝玺绶,以奉陈留王,扶弘农王下殿,北面称臣。太后鲠涕,群臣含悲,莫敢言者。(《资治通鉴·汉纪五十一》)
〖今译〗甲戌日,董卓再次召集众大臣于崇德前殿,威胁太后废少帝,董卓说:“皇帝在服丧期间,没有为人之子的心态,举止威仪也不像个人君的样子,现在废为弘农王,改立陈留王为刘协为帝.”袁隗上前取下少帝的玉玺印绶,奉给刘协,又扶着刘辩下殿,向刘协称臣。何太后哽咽着哭涕,群臣也都含悲伤,只是没有敢出来说句话的。

【人物故事】

〖何进专权〗
  黄巾大起义破废了灵帝不少钱财,外带着还牵走他很多好马,灵帝经济上大出血,心疼至极。偏偏战事一开,迟迟不停,铜钱大把大把的花个不停,灵帝实在受不了这种痛苦,终于在黄巾起义的第六年,也就是中平六年(189年)汉灵帝死了。

  灵帝一死,继承人成了大问题。灵帝生有二子,长子刘辩是何皇后所生,从小在寄养在侯姓道士家,人称董侯。次子刘协是王美人所生,王美人被何皇后毒死,灵帝就将刘协交给母亲董太后抚养,人称董侯。

  刘辩虽为嫡长子,但为人轻佻,缺少威严,不似人君之相。灵帝于是有心废长立幼,让刘协做继承人,可是顾及何皇后的哥哥大将军何进手握兵权,只好做罢。这样一来,灵帝到死也没有确立太子。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灵帝也花了不少心思。中平五年,就是灵帝去世的前一年,灵帝将宦官蹇硕升为上军校尉,并以元帅之职督统其他诸校尉,从而使大将军何进在名义上也受蹇硕节制。临终的时候,灵帝就交待宦官蹇硕,让他拥立次子刘协做皇帝。蹇硕领了遗命,当然要尽执行,考虑到大将军何进的因素,决定先除掉何进,再拥立刘协。于是在宫中设下伏兵,又派人去请何进进宫议事。何进没有提防,接到通知就来了。可是偏偏何进平时人脉挺广,救了他一命。蹇硕手下有个宦官叫潘隐,官居司马一职,跟何进是老朋友了,看见何进大摇大摆奔着宫门来了,就迎上去打招呼,同时以极夸张的表示给何进使眼色。何进反应还挺快,知道有问题,二话不说,掉头就跑,抄小道跑回军营里。潘隐装模做样的还在后成追着喊“大将军,怎么跑啦?快回来呀!”

  何进回到部队,立即把大军开进天下各郡各国驻京办事处的广场(位于洛阳东城),对外自称有病,躲在军营里不出来了。

  何进能把军队开进了天下各郡各国驻京办事处的广场,意味着他与地方势力也建立起了一定的默契。换言之,天下郡国支持,或至少不反对何进掌权。这与同宦官有累世仇恨的“党人”重新进入权力阶层有直接关系,党人在灵帝初年与外戚一同被宦官消灭,算是难兄难弟,所以支持或至少不反对外戚,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何进本身手握重兵,而且得到了地方上的支持,蹇硕知道不是对手,只好妥协,于是刘辩继皇帝位,尊何皇后为皇太后,封刘协为渤海王,后又改封陈留王。何进作为何皇后的哥哥,完全掌握了朝中大权。何进一掌握局势,就诛杀了蹇硕,不久又将灵帝的母亲董太后除掉,从而巩固了自己的权力。

〖鱼死网破〗

  到此为止,何进的种种举措应当说算是圆满成功。当时很多英雄豪杰都投于何进门下,后来在历史上留下重重笔墨,书写了三国英雄时代的:曹操、袁绍、袁术、刘表等英雄霸主,以及荀彧、荀攸、陈琳等谋臣,此时都是聚集在何进手下的。

  当时乃至后世的普遍观点是:乱东汉天下的就是宦官,所以大家认为要想天下太平,就必须消灭宦官集团。何进掌权以后,立即对宦官进行严厉打击。可是何进本人及其家族应该说与宦官势力并无太大的私怨,尤其是何太后,当年何太后可以入宫,并在入宫后得宠,完全是靠了宦官的支持。因此,虽然何进力主打击宦官,但何氏家族尤其是何太后,从私人情感出发,却非常同情宦官。宦官们深知其中微妙,私底找到何太后的母亲舞阳君及弟弟何苗,先送上无数珍宝,跟着就一把鼻涕一把泪请他们替自己求情。舞阳君与何苗被宦官们哭得心软,开始替宦官们讲人情。他们也知道在何进面前讲没什么用,就进宫找何太后讲。何太后本来就对宦官没有什么恶意,听母亲和弟弟这么一说,就对宦官再次委以重任。

  宦官集团的势力重新强大起来。何进一看不干了,这么一来,自己不是要走当年窦武的老路吗?士大夫们也不干了,这不是等着再来一次“党锢之祸”吗?可是何进作为外戚,其权力基础就是太后,既然何太后摆明了要重用宦官,他这个当哥哥的,还真就想不出什么应对的办法。袁绍见何进没招了,就来出馊主意,说太后再强,不就一女人吗?干脆,咱动用手中的兵权,调动地方部队进京,以武力迫使太后屈服。

  何进正是无计可施的时候,又联想到当年窦武失败的教训,觉得还是把枪杆子抓到手里为上。就让主簿陈琳起草命令,调外地大军进京。陈琳是个读书人,不懂军事,可还是看出这事儿太玄了,当即表示反对。何进说你个书生懂什么呀?不听你的。曹操当时也在边上,就说“要杀宦官,一个狱卒就够了,调什么外军啊,万一控制不住怎么办?”曹操懂军事,按说何进该听了吧?结果何进急了,说“孟德,你也有私心么?”曹操是宦官曹腾的孙子,何进这话透着对曹操的不信任。曹操多聪明啊,一听话音不对,连忙闭嘴。

  退出府来,曹操不禁仰天长叹:“乱天下的,必定是何进。”

  曹操这里为国担忧,十常侍待宦官们也在为自己的身家担忧。何进调动大军在洛阳周边搞军演,而且火烧孟津,大火照得洛阳城夜里都跟白天一样。大兵们天天在城外喊“杀宦官!杀宦官!”

  到了这个份上何太后还是坚持保护宦官,何苗也找到何进提出跟宦官讲和。何进被何苗说得有些动摇,就跟袁绍商议。袁绍一听,说“开弓能有回头箭吗?您要再这么犹豫不决,窦武的下场就要在您身上得演。”何进觉得还是袁绍看问题比较准确,何苗哪里懂得国家大事?就对袁绍大放权,把一切事交给他处理。袁绍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命令天下各郡各国,捕杀宦官的家属。同时命董卓给太后打报告,说请求太后诛杀宦官,并且要求带兵进驻平乐观待命。这样一来,何进就等于是向何太后摊牌了,要么你同意清除宦官,要么我放大军进城,亲自动手。反正宦官我是灭定了。这下终于把何太后吓着了,传旨,将除了像潘隐那样跟何进关系特好的之外,将大部分宦官都驱逐出宫,尤其是所谓的十常侍,被勒令回到封国养老。

  何进对这个处理结果还是挺满意的,认为就此可以罢手了,但是宦官和士大夫,却都不满意。士大夫们不满意,是恐怕有一天这些宦官再来个咸鱼翻身,那么自己就要受更大的报复。而宦官不满意是以往宗亲权臣因罪被遂回封国后,大多难逃被逼自杀的下场。何况宦官们深知自己的人缘有多坏,当时甚至后世就没有不恨他们的。一旦失去权势,就算何进不想要他们的命,他们也难逃天下人的索命。宦官行事一向狠毒,何进已经把他们逼得没有了活路(虽然何进自己不这么认为)那么他们就是死,也不惜跟何进拼个鱼死网破。

  十常侍等宦官集团的核心成员,一同跑到太后面前哭,请太后出面调停。何太后再次站在了宦官一边,真的下诏让何进进宫。她没想到这一下就要了何进的命,也给自己和大汉王朝带来了灭顶之灾。因为宦官们早在宫中埋伏下了刀斧手。宦官们这次的招术,其实和上次蹇硕要害何进的招术是一样的,都是下诏让何进进宫,然后埋伏下刀斧手,何进一来,乱刀砍死。上次潘隐在场救了何进的命,这次却没有这个好运气了,参与事件的全是何进的仇人。

  何进一进宫,就被张让等十常侍包围了,宦官们怒目圆睁,挥动着拳头,大骂何进忘恩负义。 何进一看架势不对,转身就跑,尚方监渠穆拔出宝剑刺去,将何进刺透。埋伏好的刀斧手也冲出来,把何进剁成了肉泥!

  何进被杀的消息很快传出宫来,朝臣,尤其是武将们全都炸了。何进的亲军吴匡、张璋首先率军攻击皇宫。武贲中郎将袁术听到消息也率军赶到,就跟吴匡、张璋合兵一处。袁术看宫城不容易打下,就下令火烧南宫。大家攻入宫中,发现何苗也在其中,吴匡大喊“何苗跟宦官是一伙的,谋害大将军,大家能为大将军报仇吗?”何进虽然没有什么才能,但是待将士一向仁厚,很能尊重将领体贴士卒,所以人缘非常好。听吴匡这么一说,在场的将士都哭着喊着冲上去,何苗转眼间被剁成肉泥!

  袁绍觉得这还不解气,命令关闭宫门,将所有的宦官,不分老幼,全杀死。皇宫里的人很多,有些人虽然不是宦官,但没有胡子或者胡子少。大兵杀得红眼,结果错杀了很多人。后来有反应快的,赶紧脱去衣裤,露男人的标志,这才得以活命。这样一路杀过来,约有两千余名宦官被杀,其中包括一些没来得及脱裤子的纯爷们。

  杀到这个份上,其中一些精明的将领开始意识到一个重大的问题:皇帝到哪儿去了?

〖董卓进京〗

  汉少帝刘辩与陈刘王刘协在大乱之时,被十常侍之首,宦官张让胁持了逃跑,本来他们还胁持了何太后,但是何太后被卢植救走了。张让带上小皇帝和小王爷继续跑,跑到黄河边上的时候,被河南中部椽闵贡的军队追上,张让等人知道这回没活路了,就向皇上和王爷施一大礼,说“臣等这回是彻底完蛋了,天下已经大乱,希望皇上能自我保重。”说完扭头跳了黄河。闵贡找到少帝,公卿们也跟着找来,大家给少帝套了辆马车,其余人或骑马或步行,打道回宫。

  可是出来找皇上的不只闵贡一路,谁不知道找到皇上首功一件啊。比何进调来的外军之一,并州牧董卓,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是主要兵力之一。那么,何进要调的外军都有哪些呢?主要有八路,分别是:

  原前将军、正在赴任途中的并州牧:董卓。
  原并州刺史、现任武猛都尉:丁原。
  东郡东郡太守:桥瑁。
  大将军掾:王匡。
  西园军假司马:张杨。
  并州从事:张辽。
  骑都尉:鲍信。
  都尉:毌丘毅。

  在这八路大军中,王匡、鲍信、张扬、毋丘毅,其实都是京官,临时奉命去外地征招军队,张辽也是临时征诏部队,所以他们手上其实根本没有现实意义上的“兵”,就一“概念股”。真正现实中的“外军”,只有三股,董卓、丁原、桥瑁。

  三支部队的首长接到命令都在第一时间开向洛阳,何进一死,各路军队就开进城里屠杀宦官。董卓的心眼比较多,接到情报说皇帝被带出宫了,立马率军搜索,准备抢个头功。

  结果皇上被闵贡先找着了,往回走的时候,跟董卓的大军正撞上。董卓一看这么多人,就大声问“皇帝在哪儿呢?”离休老干部前任太尉崔烈当时也在场,见着董卓这么吆五喝六的,就出来让董卓回避。结果董卓怒了,大声吼道:“老子不分白天黑夜连跑三百里,避什么避?信不信我砍掉你这个公卿的头?”在场的众人,尤其是少帝刘辩,见着董卓相貌凶恶,而且手下军队众多,都吓得不敢说话。

  偏偏陈留王刘协不怕董卓,问道:“你是来护驾的还是来劫驾的?”董卓说:“我是来护驾的”,陈留王说:“天子在此,还不下马。”
陈留王这一番回话非常有力度,你懂卓再横敢说你是来劫驾的吗?你要是护驾的,你就得服管。结果董卓竟然真的跳下马来,向少帝施礼。施完礼,董卓又跟询问少帝的情况,结果少帝说了半天也没说明白怎么回事儿。董卓觉得这少年天子太废物,就转回过头来又问陈留王整个事件的经过,结果陈留王从头到尾说得清清楚楚,一样不差。董卓大惊,觉得陈留王了不起,又听说陈留王是由董太后抚养成人的,就说“我是董卓,跟董太后是本家,让我抱着你回去吧”陈留王同意了。于是董卓抱着陈留王回到皇宫。

  或许就是在这一刻,董卓已经起了废掉少帝,另立陈留王为帝的心思。但董卓作为一个外蕃的边将,要想搞废立这种以往都是太后、外戚、宦官掌握了“印把子”的人才能搞的事情,当然只能通过他自己特有优势——“枪杆子”。但是董卓的枪杆子并不够硬,也就几千人,只能算是奉调入京的三大主力之一,丁原、乔瑁,实力并不比他弱,袁绍、袁术、曹操,也都掌握着一定的实力。

  为了压服群臣诸将,董卓就想了瞒天过海的办法,他让自己的部队晚上悄悄的出城,第二天再大张旗鼓的进城,每隔四五天就这么搞一次,造成一种军队源原不断的假像。一下子大家都唬住了。

  可是光玩虚的早晚要露陷啊,董卓也玩实的。何进、何苗先后被剁成肉泥,他们的部曲失去依靠,董卓就把他们兼并过来。同样奉调入京城的丁原不服董卓,董卓就收买丁原手下大将吕布。董卓为了收服吕布之心是花了大心思的,他见吕布没有好的坐骑,除了送给吕布大量金银之外,更投其所好,将自己最爱的宝马“赤兔”送给吕布。吕布于是杀了丁原带着队伍投靠董卓,丁原的部队也归了董卓。董卓兼并了何氏兄弟与丁原的部队以后,军事实力在洛阳居于首位,说话开始真正有份量了。董卓于是就决定废掉少帝,另立陈留王为帝。

  董卓想再做一次试探,看看朝中大臣的态度,就找到袁绍,跟袁绍说“当今天子年幼愚昧,不应该做万乘之主”。袁绍其实是整个事件的实际策划者和执行人,何进就是替他挨刀的(当然他自己不这么认为)。结果忙了一大通,外戚宦官死光光,反而是董卓这家伙凭空坐大,袁绍对此十分不甘心。可是朝廷刚刚经过巨变,袁绍不想再生动乱,就一直忍耐没有动作。现在听董卓这么问,就回答说:“大汉王朝的恩德遍布海内,恩泽四夷,万民拥戴,国泰民安。当今皇上年纪虽小,但并没有什么恶行被传布天下。你要搞废立,恐怕天下人不会赞同吧?”董卓一听袁绍这话,当即拔出剑来,怒目喝叱袁绍说:“我有心重用于你,你却不识抬举,今天不杀了你,早晚是祸害!”结果袁绍倒不怕事大,也把宝剑拔出来,两人都持剑对视。

  因为袁家四世三公,而且袁绍本人也是极具威望,所以董卓终于没敢妄动,其他人赶紧出来打圈场,双方都收剑回家。当晚,袁绍逃离洛阳。

  不久,董卓正式提出要废掉少帝,另立陈留王为帝,理由很简单,少帝太笨了,当此乱世,应当立聪明小孩做皇帝。还一理由他没公开说——就是他抱陈留王时说的那句“我跟董太后是本家。”结果除了尚书卢植投了反对票之外,其他人都没吭声。就这样,汉少帝仅当了五个月的皇帝,就被废掉了,降为弘农王。

  汉少帝既然被废,何太后自然也要废掉。董卓废何太后的理由更加“光明正大”——“皇太后逼迫董太皇太后,使她忧愤而死,不合婆媳礼法。”一杯毒酒把何太后送到董太皇太后去那去了。随后将何太后的母亲舞阳君也一并处死,甚至已经被杀的何苗也被开棺弃尸。最后,董卓觉得汉少帝刘辩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怪没意思的,就送他一杯毒酒,让他到地底下跟奶奶、姥姥,爸爸、妈妈,一家团聚去了。

  刘辩死的时候,虚岁才十五岁。临终之即,他对自己的皇后唐姬唱了一首歌,读来令人伤感,抄录如下,算是作为这个可怜的孩子一生的总结。

  天道易兮我何艰/弃万乘兮退守藩/逆臣见迫兮命不延/逝将去汝兮适幽玄。

【相关链接】

〖家属·唐姬〗:

  少帝,也就是弘农王刘辩,临终之时曾经吟歌一首,是唱给自己的小皇后唐姬的。唐姬当即起舞,对唱道:“皇天崩兮后土颓,身为帝兮命夭摧。死生异路兮从此乖,奈何茕独兮心中哀。”

  刘辩当时正值青春期,唐姬也是个娃娃皇后,小两口可能还是初恋,现在生离死别,在场的无不悲伤落泪。可刘辩接下来的话就显得有点不让人看得起了。刘辩对唐姬说了句“你是帝王的后妃,不可以再做臣民的妻妾,希望你能结身自爱。”说完饮毒身亡。

  结果就因为刘辩临死前这句话,唐姬在少帝死后,不管其父唐瑁怎样开导,就是不肯再嫁。汉代虽然崇尚儒学,但还没有出现理学,贞洁烈妇也并不流行,唐姬这样的行为,反而显得另类了。

  后来董卓被杀,其旧部李傕发动叛乱,抢到了唐姬。李傕想要霸占唐姬,唐姬虽然宁死不从,但是终究没有办法摆脱。后来还是李傕手下的谋士贾诩将事情告诉了汉献帝刘协,刘协虽然是个傀儡,但还有保护自己的寡嫂的能力,就将唐姬接到宫中,拜为弘农王妃。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