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最具文才的开国皇帝——魏文帝曹丕
原创作者:韩达尔
【帝王档案】
姓名:曹丕
姓别:男
民族:汉
职业:大魏帝国开国皇帝
生卒:中平四年(公元187年)~黄初七年(公元226年)
工龄:7年
父亲:曹操
母亲:卞氏
王位继承人:曹叡
最大爱好:舞文弄墨
最大特长:诗词
最大缺点:残忍阴险
最大优点:务实稳重
最大成就: 受禅称帝建立魏朝
最大错误:听信谗言,杀死甄皇后
最大快乐:受禅得到皇帝之位
最大痛苦:手足相残
最大仇人:孙权、刘备、诸葛亮
最大理想:号令天下
最大文治:文学上著有《典论·论文》、《魏文帝集》,政治上取得与吴、蜀“经济战争”的胜利
当前住址:洛阳市首阳山

【经典记载】
〖古文〗盖以论人才优劣,非谓世族高卑。(《宋书·恩幸传》)
〖今译〗完全讨论的人的才能优劣,而不在意家庭出身的高低。
〖古文〗置中正欲检虚实。(《曹羲集·九品议》)
〖今译〗设立中正官,用以检验(人才的)是否有真才实学。
  
〖古文〗文帝天资文藻,下笔成章,博闻强识,才艺兼该……(《三国志·魏书·文帝本纪》)
〖今译〗魏文帝天生具有文才,下笔就能写出文章,见识广博,才华和能力都很强……
  
【人物故事】

〖和平演变〗
  东汉末年,洛阳失去了作为全国首都的地位,先是董卓迁都至长安,再是曹操迁至许,一直到东汉灭亡,曹魏建立,洛阳才又恢复了首都的地位。

  曹操趁东汉王朝“将亡”之即,发东“勤王”而后“扶天子以令不臣”,成为东汉王朝实质上的“大股东”,实现“借壳上市”。

  如果我们把曹操统治下的东汉王朝比喻成一只鸡蛋的话,那么东汉朝廷就好比是蛋壳,是用来保障曹魏集团尽可能减少"上市阻力"的一种工具;而曹魏则是蛋清蛋黄,是要发育成小鸡的,是真正的主体。而曹操则好像一只老母鸡,努力的保护着自己下的蛋,终极目的当然是要孵出小鸡。到曹操晚年的时候,小鸡--曹魏集团的势力,已经发育完成了,随时准备破壳而出。

  曹操当然可以亲自结束汉朝,做一朝开国皇帝,但出于诸多原因,他没有这么做。他把这个伟大的使命,留给了自己的儿子--曹丕。

  曹丕字子桓,是曹操的第二个儿子,因为曹操的长子曹昂早死,曹丕得以上位,于建安二十二年(217年)被曹操立为王太子。建安二十五年(220年)的正月,曹操病死,曹丕继承曹操的官职和爵位,当年的十月,东汉王朝的末代皇帝,同时也是曹操的女婿、曹丕的妹夫,"以众望在魏,乃召群公卿士,告祠高庙","硬"把皇帝之位让给曹丕。曹丕于是即皇帝位,建立魏朝,史称曹魏。

  可能有些读者会觉得上面这段话有点别扭,因为一般中国历代的史家及小说家,大多指责曹魏得位不正,说曹丕是篡位(有人甚至说曹操是篡位),或者说曹丕废汉自立,而我们却说是汉献帝把皇位让给曹丕的。

  其实,曹丕的得位还是相当正的,不能简单的认为是"篡",至少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曹魏代汉,比后世的历次朝代更替都更合法。只可惜中国人法制观念太淡,封建道德感又太强,结果让曹丕背了几千年的大黑锅。

  人家曹丕可是是通过“禅让”--这一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古老、最传统的王朝更替形式,替代汉朝的。

所谓禅让,见于先秦诸子百家的经典,是指君主根据“天命”将自己的位子让给其他“贤能”之辈。被历代史家推为上古时代“精神文明”最伟大的成就。其实说白了,就是改朝换代的和平版,用一句当代的话说,就是“和平演变”。

  虽然是和平转移,但是毕竟政治斗争还是很残酷的,禅让也不同于同一个政权内部的自然更替,本质上还是“改朝换代”。只不过这种和平改朝换代,相对来说,血腥味要淡许多。因此,对于社会、国家、人民群众来说,是伤害最小的一种形式。但是对于封建权贵来说,这却是最“屈辱”的一种形式了,因为旧势力没有经过“反抗”就走下了历史舞台,显得“很不爷们儿”。

  可是我们应当考虑到,汉献帝对于国家的全部投资,就是一个"企业名称";资金、技术、人员、设备,全是人家老曹家的。正如汉献帝本人所述:“当斯之时(指董卓乱政之时),尺土非汉有,一夫岂复朕民?"就是说那时连一尺土地,一个百姓,都不是汉室的了,全靠了曹操奋扬神武……保葽皇家。” 既然如此,现在人家老曹家要创自己的品牌了,不用你“汉”字招牌了,又有什么可“屈辱”的呢?

  所以历史上也把汉献帝描述成一个受气窝囊,下场凄惨的形象,其实是不妥的。虽然也不能说汉献帝不惨,毕竟四百年汉室江山到他手里没了,惨是肯定惨的。然而作为末代皇帝,无论与之前还是之后的"同行"相比,汉献帝的结局应该算是比较好的了。

  所以,当曹操一死,曹丕的位子一坐稳,汉献帝立即"以众望在魏,乃召群公卿士,告祠高庙"--带了一批大臣,跑到祖宗高庙去禀告列祖列宗,哭着眼着要向历史上著名的禅让先进者唐尧学习,非得要把皇位禅让给曹丕。曹丕象征性的推让了一番,最后终于接受下来。于是,由汉至魏的改朝换代,到此完成。

  整个过程,社会上没有大变动,舆论上一片祥瑞之声,曹丕即位,天下大赦。汉献帝则以前任皇帝兼本朝附马爷的身份,守着汉朝祖宗的太庙,搂着曹丕的几个妹妹,安安稳稳的当他的公爵去了。而且献帝死后,这个爵位还是代代相传,一直到曹魏也完蛋了。

  这样看来,和平演变并没有什么不好。不管是从百姓的角度看,还是从上层统治者的实际利益来看,和平演变起码比战乱要好一些。

  或许正因为如此,当曹丕正式完成了受禅仪式由魏王摇身一变成为魏文帝的时候,不禁得意的转身来对群臣说道:"尧舜禅让的事情,我今天总算是明白了。"在他的心中,以禅让得天下,应该还是很荣耀的一件事情。

〖手足仇深〗(一)

魏文帝曹丕对待前朝皇帝汉献帝刘协,应该说还算仁义,至少跟他对待自己的手足兄弟相比,那实在是“仁至义尽”。曹丕与自己的兄弟之间的矛盾甚至是仇恨,可以说是由来已久,而究其原因,主要还是皇权时代的必然顽疾——争权夺势。

曹操生前共有二十五位儿子,他们分别是:曹昂、曹丕、曹彰、曹植、曹熊、曹铄、曹冲、曹据、曹宇、曹林、曹衮、曹玹、曹峻、曹矩、曹干、曹上、曹彪、曹勤、曹乘、曹整、曹京、曹均、曹棘、曹徽、曹茂。其中除了包括长子曹昂等八个儿子死在曹操前面,活下来的一共有十六个。

因为长子曹昂,早年在随曹操征张绣时为张绣所杀,所以曹操的这十六个儿子为了继承曹操的权位,就有了一场激烈的竞争。在这场竞争当中,曹丕最大的优势就是他是所有活着的儿子中最年长的。但曹操为人一向不是很注重礼法,比如他选拔人材,就是“唯才是举”,而不是重看德行和门第,曹丕要获得继承权,就必须跟证明自己确实很优秀。

好在曹丕也确实很有才华,而且是文武双全。史书上说曹丕八岁的时候就显示出超过常人的文学才能,通读了诸子百家的各种古籍经典,而且还精通剑术,并且喜爱骑马射箭。

这样一来,一般的兄弟,就无法跟他竞争了。可以跟他一争高下的,首先是环夫人所生的聪明小孩儿——曹冲。

曹操很有二十一世纪的用人理念——注重人材,在选择继承人的问题上也是如此。曹操最先看好的接班人是诸子中最具才华的第七子,曹冲,就是动画片《曹冲称象》里的男主角。《曹冲称象》的故事我们大家都很熟悉了。就是东吴的孙权向曹操进贡了一头大象,曹操想知道大象有多重,可是谁也想不出怎么在不伤害大象的前提下,称出这个大家伙的体重。最后还是个孩子的曹冲想出一个办法:在河里停着一只大船,把大象牵到船上,等船身稳定了,在船舷上齐水面的地方,刻下记号。再把大象牵到岸上来,把大大小小的石头,装上船,直到等船身沉到与刚才装大象的时候一样的吃水深度。然后再把石头称一称,石头的总重量,就等于大象的体重了。

小小年轻就有如此智慧,自然深得曹操喜爱,于是有了将曹冲立为自己继承人之意。

可是这么又聪明小孩儿,却在十三岁的时候,突然去世了。后世有人怀疑他的死是跟曹丕有关的,但也没有什么证据。就在曹操为曹冲去世而极度悲痛的时候,曹丕跑来劝慰,结果曹操冷冰冰的扔出这么一句“这是我的大不幸,却是你的大幸啊!”吓得曹丕再不敢说什么,曹操也不再多说,只管继续哭。

不管曹冲的死跟曹丕有没有关系,曹丕毕竟是减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这却是事实。而曹操也不得修改自己的未来计划,其中一个环节,就是杀死当时与曹冲齐名的“神童”周不疑。周不疑似乎是刘备的外甥,自幼就有超人的智慧,十七岁时就著有“文论四首”,且对军事也非常精通。有一次曹操攻打柳城,久攻不下,周不疑献十计于阵前,曹操用之,柳城随即攻克。这么优秀的天才儿童,却又跟刘备是亲戚,这令曹操很不放心,曹冲一死,立即派人去刺杀周不疑。曹丕知道后傻了巴叽的还去劝曹操不必如此,结果曹操白了他一眼,说“要是曹冲还活着,当然不必如此。可是周不疑这样的人,岂是你能玩得转的吗?”终于还是把周不疑给杀了。

可见,在曹操看来,曹冲虽然年幼,却能驾驭得了周不疑这样的臣子,但是换成曹丕,绝对没戏。曹冲已死,自己将来死后将也就无人能控制得了周不疑,趁早把他杀了,以绝后患。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得出,曹丕虽然年龄较长,但是在与曹冲的竞争中,其实是处于绝对劣势的。

后来曹丕当上皇帝以后,还曾感慨道:“要是我弟弟曹冲在,我很难说是否能像今天这样支配整个天下。”看得出,曹冲的死,还真是曹丕的“幸运”。

〖手足仇深〗(二)

曹冲既死,曹丕的主要竞争的对手,就是同母弟弟曹植了。

曹冲去世后的两年,曹操几乎征服了整个北中国,也渐渐的从失去爱子的悲痛中重新恢复了了过来。此时,正值著名的铜雀台建成,曹操的文人兴趣大发,召集了一批文士“登台为赋”,以文助兴。当年仅十九岁的曹植当时也在其中,而且是不加思索,一挥而就,第一个完成。曹操看后赞赏不止,从此对曹植特别宠爱。和当初欲立曹冲时一样,曹操又数次向身边的人表示“吾欲立为嗣”。正是因为曹操的“泄密”,一心要成为继承人的曹丕终于决定对曹植进行陷害。

不管曹丕之前是否与曹冲的死有关,此时他与曹植的斗争和对曹植的陷害,却是实实在在的。为了打败曹植,曹丕极力的讨曹操欢心,每当曹操出征时,曹丕都会跪在地上大哭,表现出自己担心父亲的安危的样子。曹操崇尚节俭,曹丕就专门穿带补丁的衣服,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些作法,都让曹操感到非常满意。

但是毕竟曹丕的才能,尤其是文学才能,是远不如曹植的,而曹操又偏偏是看重文才的,这就使曹丕处于劣势。不过曹丕很聪明的发现,曹植也有劣势,而且还是很严重的问题。比如,曹植行事为人很不严谨,常常不拘小节。曹丕看清楚曹植的这一劣势之后,就留心在这方面找机会,好打击曹植。

有一次,曹操派曹植出征,这其实也是一次对曹植能力的考验。出征之前,曹操亲手把兵符印信都交到了曹植手上,嘱咐再三,并且公开宣布了次日一早出征的命令。就在当天晚上,曹丕跑到大营中找曹植喝酒,曹植不肯去。曹丕就说:“兄弟刚刚当了三军主帅就瞧不起哥哥了,以后兄弟要是接了父亲的班当了魏王,恐怕连哥哥站脚的地方也没有了,还能顾什么同胞手足的情意呀。”说完竟站在那里抽抽哒哒地哭了起来。曹植一见只好跟着他去喝酒,结果被曹丕灌得醺醺大醉。

第二天,全军都列队整装待发,唯有主帅曹植酒醉不醒没有到场。监军等不到曹植,就向曹操作了汇报。曹操一听勃然大怒。这时曹丕来了,曹操质问他说:“你明知曹植今天要出征,为什么昨晚要拉他喝那么多酒?你倒底安的什么心思?”曹丕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曹操问呢。连忙回应说:“父王冤枉了儿臣,昨天晚上他到我那里要酒喝,我不让他喝,他非喝不可。我让他少喝,他却说,今天我要喝你一点儿酒,你却这样小气舍不得,我这次当了出征的主帅,等我得胜还朝,父王一定让我当太子。将来我当了魏王,看那时我怎么治你。”曹操一听这话,气炸了,立时就要把曹植抓来杀头,多亏手下苦苦劝住。

从此以后,曹操对曹植的态度就大不如从前了,渐渐把培养的重点确定在曹丕的身上了。

曹操死后,曹丕继承魏王爵位,不久受禅称帝,即皇帝位。可是诸弟对曹丕的竞争威胁却依旧存在。对此,曹丕不敢掉以轻心,随时准备动手除掉够威胁到自己地位的弟弟。

曹植也真给曹丕面子,很快向曹丕送上对付自己的“理由”。

“黄初二年,监国谒者灌均希指,奏植醉酒悖慢,劫胁使者。”司法部门主张对曹植问罪,曹丕于是派使者到曹植的封地临淄,召曹植入京接受审判。

令曹丕意想不到的是,使臣到了临淄,宣读曹丕的旨意,曹植还没有说话,他手下的两兄弟,一个叫丁仪,一个叫丁廙,破口大骂,说:“过去先王本来要立我主为世子的,结果被奸臣所阻,现在先王刚死,就来问罪于同生骨肉,这是为什么?”又说:“我主聪明冠世,理所当然应该继承王位,现在反而不得立为王,你们那些大臣不识人怎么到了这种程度?”然后曹植下令,把曹丕的使者乱棒打出!

打当今天子的使者,这跟谋反有什么区别呢?曹丕大怒,派大将许褚率军捉拿曹植。许褚来到临淄,曹植的手下还要拦阻,被许褚一刀宰了。随后许褚冲进曹植的内府,将曹植和丁氏兄弟捆了见曹丕。曹丕二话不说,先把丁氏兄弟的人头砍下来,曹植一下被吓住了。大臣们则纷纷主张把曹植的头也切下来,跟丁氏兄弟凑成三合一。

关键时刻,卞太后亲自出马,力阻曹丕杀曹植。曹丕不想激怒太后,就答应太后不杀曹植,只要杀杀他的傲气即可。于是,曹丕召见曹植,当场下令,让曹植走七步之内,做一首诗,做不出就处死。此时的曹植已经被丁氏兄弟两颗血淋淋的人头彻底吓醒,一生之外,别无他求。而要得活命,就得看曹丕的意思。当下大才子略加思索,在朝堂之上吟出了那首脍炙人口日的《七步诗》: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诗的大意是:煮豆子是用来把豆子的残渣过滤出去,留下豆汁做羹。豆茎在锅下燃烧,豆子在锅中哭泣。我们本来是同胞兄弟,为什么你那么急迫地加害于我呢?

曹丕不愧为中国历史上文学修养最高的皇帝,容易被诗词打动,想起手足之情,不禁自觉惭愧,于是当即宣布免除曹植的死罪,贬为安乡侯。

其实,与其说曹丕是因为顾念亲情和爱惜人才而免曹植一死,不如说是曹丕是因为觉得过于文才出众的曹植,事实上是不能威胁到自己的统治而免其一死。证据就是,另一个同母兄弟曹彰,没有诗才,却手握兵权,虽然同样得到太后的保护,最终却还是死于非命。“为尊者讳”的正统史书没有记载他的具体死因,只是含糊不清的说他前往洛阳面前曹丕,然后就死在那里。但传说和野史,却普遍认为,他是吃了有毒的枣子才死的,而这枣子的毒,是曹丕下的。

  著名三国主题小说《三国演义》里还说当时另有一个曹丕的同母兄弟曹熊也没有来奔丧,曹丕派人责问,结果曹熊吓得自尽而死。这一观点现在还在网络上很流行,但是我们在正史中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下面的记载“萧怀王熊,早薨。黄初二年追封谥萧怀公。太和三年,又追封爵为王。青龙二年,子哀王炳嗣,食邑二千五百户。六年薨,无子,国除。”(《三国志·魏书·萧怀王熊传》)就是说,曹熊是死在曹操前面的,所以,曹熊虽然不可能给曹操奔丧,但曹丕也不可能使曹熊从坟墓里爬出来再“自尽”一次。

〖货币战争〗

  曹丕即标志着魏蜀吴三国时代的正式开始。

  一般认为,三国的开国之君中,曹丕和刘备与孙权相比较,不仅在辈份上不行(刘备的晚辈,孙权的同辈),在治国的能力上也似乎最差。其实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知道,军事是政治的延伸,而政治又是经济的集中体现同,所以论到治国,经济才是一切的基础之基础。

  因而,在国人熟知的三国军事战争之外,另有一场鲜为人知的三国“货币战争”。

  三国时期货币的购买力的波动那是相当厉害的,经常把统治者搞得焦头烂额。曹操在处理这类事件时采取了求稳定的政策,颇见成效,曹操死后,曹丕也继承了这一政策。正因为继承了父亲的稳健货币政策,使得曹丕的治国成绩,不仅丝毫不比孙权和刘备"稚嫩",反而更显成熟得老道。

  东吴长期割据江东,凭着长江天险,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战乱;而西蜀在靠着蜀道天险,也基本上与外界隔绝,经济大环境也相对平稳。而曹魏地处中原,以河洛地区为统治中心。其统治区域是汉末天大乱的起点,也是天下诸侯必争的焦点所在。因此在建立之初就被兵灾破坏的很严重。曹魏的经济货基础,并不好于吴、蜀,曹操刚当上大汉丞相的时候,中原地区的经济已经衰退到用谷子和帛布等实物进行贸易了地步了。

  曹操认为“秦人以急农兼天下,孝武以屯田定西域”,主张农业是一切经济活动的根本,所以极力提倡屯田。破黄巾之后,曹操推行屯田令和积谷法,当年就得谷百万斛。随着曹操的一系列经济改革,中原经济得到了恢复。赤壁大战,曹操虽然大败,后方却没有出现经济波动。而早在赤壁大战之前,曹操就开始恢复发行五铢钱。

  五铢钱是中国古代经济的一个重大发明,在中国的经济史上起过重要作用。总的说,就是五铢钱将货币的用铜量,固定在五铢这个重量上,而其面值也是五铢。老百姓得到这样的钱,即使发行货币的政权势力倒台了,面值价值不再有保障,至少还存有等价值的铜金属,把钱融化成铜仍能达到保值的目的。当时的铜开采量是比较稳定的,因此这种货币也就相对很稳定。

  但蜀汉和东吴的货币政策却并非如此,尤其是蜀汉,货币成为政府盘剥百姓民脂民膏的吸血工具。

  刘备一入川就感到财政上的困难。甚至据说刘备还在荆州时,就出现了“粟与金同价。”的恐怖现象。所以刘备打刘璋,还真的是“迫于无奈”,再不打,他就要饿死了。刘备在攻打刘璋的时候,已经连军饷也发不出来了,但是老刘信誉还是不错的,于是跟士兵约定:“城破之时,城中官府钱 库里的钱财大家随便抢”。攻入成都后,大兵立即把武器扔到一边,哄抢库中钱财。

  钱都让当兵的抢去了,刘备的财政困难还是没有得到解决。所以刘巴就向刘备提了个建议,“铸直百钱”,就是发行新货币,钱的含铜量为原来五铢钱的三倍,就是十五铢铜,面值却是一百个五铢钱,也就是五百铢铜的价值。然后这一个钱就当一百个钱花。这就意味着:刘备以同样多的铜去换取民间三四十倍的物资和劳务,于是“数月之间,府库充实”。

  刘备的府库是充实了,老百姓可惨了,连那些抢到旧币的荆州兵也跟着惨了。他们抢到的三十个钱,只能相当于刘皇叔的一个钱,他们的收入瞬间贬值。

  曹魏币制却不是这样,非常稳定。而且无论经济如何变化,始终坚持“真实体现经济情况”这货币原则。政府再缺钱,也不铸“大钱”。

  但是刘备单方面的铸大钱,却引发了整个天下铜金属价值的波动。因为在曹魏只值一钱的一个五铢钱,到了蜀汉化成新铜,再铸成新币,就能值三十三个钱了。按照货币流通的规律,曹魏的五铢钱必然大量的流向蜀汉。

  曹丕称帝之后,刘备随既也称帝,同时发动大规模的东征,战争是要花钱的,于是刘备将原来相当于三个五铢钱的“直百钱”减轻重量,大约只相当于原来的一个五铢钱,这样曹魏的一个钱,到了蜀汉,就可以值一百个钱了。

  当时肯定也是有地下外币黑市的,也少不了传说中神秘的“国际金融炒家”,上百倍的利润,就是本来没有也会吸引出来。更何况,蜀汉政权本身就是最大的“金融炒家”,蜀汉在本身经济实力最弱的情况下,通过发行“大钱”,不断的榨取内部人民财富的同时,也在疯狂的吸纳魏、吴两国的财富。“货币战争”与军事战争相随而动,互相配合。

  于是乎,曹魏政府出现了“钱荒”,出现了通货膨胀,出现了粮价暴涨,穷人的肚皮开始出现半透明状了。

  蜀汉发起的“货币战争”似乎将要取得成功了。

  眼看国民经济要在自己手里崩溃,曹丕面前只有两个选择:经济崩溃,或者向蜀汉一样铸大钱。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吴国时,吴主孙权的选择是“铸大钱”。

  在蜀汉实行币制改革之后,孙吴乃于嘉禾五年(公元二三六年)铸造大泉五百,于是超过了蜀汉的大钱,阻止了钱币外流,代价是物价上涨三倍。此后又由于对魏战争开支巨大,又铸造了当千钱的钱币,并对钱币含铜量减持。

  谁知,蜀汉见状,干脆把直百钱的含铜量减少,进一步贬值,吴国货币又开始向蜀汉流出。于是吴国开始铸更大的钱,最终铸成超级大钱——大泉五千。就是一个钱顶五千钱花!!!

  等到吴国统治者发现上当了的时候,吴国国内人民的经济已经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吴国赶忙停铸大钱,将已铸的钱改为器物,已发行的责令上缴,政府给值收回。

  东吴走了一大段弯路,损失惨重,曹丕却没有犯同样的错误。

  曹丕在“货币战争”打响的一开始,就认定,不能学蜀汉铸大钱。面对蜀币的猛烈攻势,曹丕最终抛出一招狠招——停用五铢钱,退回到以谷帛等实物进行交易的模式去。

  实物交易是最大限度的减少贸易量的货币模式,是一种最落后的经济制度,但是在当时的三足鼎立的状态下,却成了制胜奇招。曹魏的经济危机迅速得到解决,反过来是蜀汉的经济陷入了灾难之中,从此不能自拔,直至灭亡。

  之所以曹丕可以采用“退回原始社会”的“野蛮打法”是依赖于曹魏强大的农业业经济基础的。曹魏以农业为经济之本,而只把货币视为反映农业经济的一种工具,坚持不通过货币政策来榨取人民财富。这种实打实的态度,导致曹魏和其继承者西晋所代表的中原势力,虽然多次在对蜀、吴的军事斗争中时常败北,却始终不伤元气,并最终赢得了整个斗争的胜利。

  中原势力能在整个三国斗争中成为赢家,得益于曹魏赢得了经济斗争的胜利,而曹魏能赢得胜利,直接原因,就在于曹丕在关键时刻,采取了正确的货币政策,打赢了对蜀汉的“货币战争”。

  曹丕开了个好头,但是他却不能看见战争胜利的结果,曹丕死后,对吴、蜀的斗争,无论军事上的还是经济上的,都由他的子孙们继续进行着。

〖九品官人法〗

曹丕在位时,做的最大的政治改革,就是“九品官人法”,又称被“九品中正法”。这一制度,对后世的影响很大,并且得到了后世褒贬不一的评价。成为曹丕一生最重要的政治作为。

所谓“九品官人法”或者说“九品中正法”,主要的内容是指:在各州郡选择“贤有识见”的官员任“中正”,中正必须是二品现任中央官,中正以簿世(谱牒家世)、行状(才干、道德)、乡品(中正鉴定)为标准查访评定州郡人士,将他们分成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九等,先由小中正(郡)列入记录,再报大中正(州),最后转呈司徒,作为吏部授官的依据。

  中正在评点人材的时候,要按照以下六条作举荐标准:
忠恪匪躬——就是对忠于国家
孝敬尽礼——就是孝顺父母
友于兄弟——就是要亲爱兄弟姐妹
洁身劳谦——就是勤奋谦虚
信义可复——就是诚实可信
学以为己——就是热爱学习

  中正制度规定,每隔三年就将在册的人材清理调整一次,对于德才有所提高的,就升高其等级,对于德才有亏损的就降低其等级。

  通常我们一提到古代中国的公务员选拔制度,首先就会想到“科举”,就是读书人十年寒,然后到省里、京城进行考试,考上就能做官,考不上回家继续学习。人们对科举太熟悉了,所以就总是用科举制度来比较其他人材选拔制度。

  在评价“九品官人法”的时候,持否定态度的人们,常常是将其与科举制度相比较,并因此认为这是一种不好的制度。称其:“只重家世,不问贤愚”,导致出现了“上品无寒门,下品无世族”的畸形社会。

  但是,我们要知道,科举制度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科举制度确立为正式的国家选材制度是在隋唐时期,继而完善于两宋,并大成于明清时期。科举制度的发展,是一个相当漫长的历史过程。而在科举制度形成之前,古代中国长期使用的,是察举制度。

  如果我们将九品官人法与其之前的历代察举制度相比较,就会发现,九品官人法虽然确有很多问题,但也不失为集历代察举制度于大成的“察举制度终极版”。

  先秦时期的中国社会还带有奴隶制度的残余,国家完全是贵族们的私产,几乎全部官位的重职、要职都有贵族成员担任,虽然这一时期也有所谓乡兴贤能制的选举,但也只是选拔伍长、乡吏等小官。

  西汉时,察举制度开始出现并得以完善。汉高祖开国之初即下诏征召贤能;汉文帝时又下诏要求地方官员察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汉武帝时更规定了郡国必须选举的人数。到了东汉时期,为了纠正举荐之滥,防止没有真才实学的人混入官吏队伍的现象,察举制度中开始引入考试程序,但仍以推荐为主,考试为辅。在推荐基础上加强考试,荐举为主,考试为辅,是两汉察举制的基本特点。

  汉末,天下大乱,人才流散。然而早在大乱之前,社会上已经形成了“四世三公”的士族大家,这些家族得以形成并长期存在的制度保障,就是察举制度。各级官员擅用职权,结党营私,贻误贤才。当时社会上流行着“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的说法。可见察举制度在当时已经完全败坏不堪了。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立足中原的曹魏统治者,开始谋求新的选官、选材制度。

  察举制度的基础是“考察”,突出的问题则是“选举不实”,归根结底是“负责考察的人”和“考察的标准”的问题。曹操在位之时,便注意到这一点,因而提出了“惟才是举”的用人标准。此举使大量在“德”上有亏缺的人才得以被使用,因此曹魏的人才数量是三国当中最多的。

  同时,曹操又推行了“权立九品”的考察标准,和亲自选择正直士人“条品州人优劣”的考察方法,在当时的条件来看,曹操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考察标准”和“负责考察的人”的问题。

  曹丕,也正是在曹操这些政策的基础上,加以总结和发展,才推出“九品官人法”的,其目的,仍旧是为了解决传统察举制度的种种弊端。

  “九品官人法”设立之初,“盖以论人才优劣,非谓世族高卑。”(《宋书·恩幸传》)且“置中正欲检虚实”(《曹羲集·九品议》)完全是针对察举制度的种种问题进行解决,通过“综核名实”,保障能够汰弱留强,选出真正的人才。

  九品官人法还在制度上改变了由地方推荐为主的模式,转而由朝廷主导人才的选拔。负责具体选拔的中正,都是朝廷的高官、重臣,吏部则主管对士人的评定,人才的分配权又掌握在司徒府的手中。整个过程的主导者都是朝廷,从而使人才的选举完全掌握在中央手中,有利于维护皇权。

  除了有利于加强皇权,九品官人法相对于察举制度至少在理论上扩大了被品评者的范围,并且创立了一系列配套的监督、淘汰和鼓励机制,这都是一种制度上的进步。九品官人法又将选士和选官分别开来,解决了察举制度“士有所举必有所官”的问题,被品评者无论获得多么高的品评,都必须经过吏部的考核才能被授官。

  所以说,九品官人法虽然相对于科举制度是落后的,但是相对于察举制度,还是有很大的进步的,我们不能因为他“不够完美”,就一味的指责其不足,将其完全否定。要知道,如果没有九品官人法,是不可能由察举制度直接发展出科举制度的。九品官人法中的种种不足,正是文明进步的过程所必须经历的。

【相关链接】

  〖高陵〗
  高陵本是曹操的陵墓,由曹丕所建,后又为曹丕出于“孝心”所毁。

  自古以来,关于高陵的具体的位置甚至是数量,都有许多说法,搞得人分不清真假。关于位置有许昌城外说,有漳河水底说,有铜雀台下说等;关于数量,则有著名的“七十二疑冢”之说。

  2009年12月27日,河南省文物局公布,高陵经考古发掘得到确认,其位于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南。虽然对此各方仍存争议,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已经在认可高陵在安阳的说法,这个千古之谜,似乎已经被解开了。

  高陵究竟建在哪里,曹丕是最清楚的,高陵扑溯迷离,一度成为千古之迷也是因为曹丕。

  曹丕在曹操死后就建好了高陵,将曹操安葬进去,最初,曾经修建了高大的祭殿,非常雄伟。后来在这祭殿之上,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充分暴露了曹丕险恶阴损的大事。再后来,曹丕就把高陵毁了。

  曹丕在这里做了什么事呢?原来羞死了大将于禁。

  话说于禁本来是曹操的心腹爱将,其人操守方正,严守律令,现向被曹操自己阵营的“道德典范”。可惜于禁到了晚年,或许是因为太老了失去了锐气的缘故,又或许是看多了世事风云的缘故,反正这个道德典范在被关羽打败擒获之后,不仅没有像其部下庞德一样以死尽忠,反而摇尾乞怜投降了关羽。后来又被东吴所获,就再次投降了东吴。最后因为在东吴混得不爽,于是潜逃回中原,重新投入曹魏阵营。

  于禁回国之时,曹操已死,曹丕已经即位。面对于禁归来,曹丕起初表面得非常宽容,不仅不算于禁有罪,反而安慰他,一面强调于禁兵败是因为水灾所致,不是人为因素;一面又援引历史上晋国的旬林父和秦国大将孟视明也曾经大败,却没有被治罪为例,赦免了于禁。不仅免其罪,还加封他为安远将军。又表示要重用于禁,让于禁代表新生的大魏朝出使东吴。表面上看,曹丕此举像是让于禁回到东吴“扬眉吐气”一番,出一出在东吴所受之气。于禁当时那是相当感动了“还是老领导亲啊。”当下老泪纵横,磕头谢恩不止。

  可是曹丕接下来“不经心”的又说“你去东吴之前,去祭一下先帝吧。”于禁被关羽俘虏的时候曹操还活着,现在于禁回来了曹操也死了,于禁没见着曹操最后一面,去祭祭曹操也很合情理。

  但是,问题出来了,于禁来到高陵祭殿的时候,被殿上的一幅画惊倒了,画显然是新布置上去的,内容竟然就是自己和庞德被关羽俘虏的时候,庞德立而不跪,自己磕头乞降的情景。

  于禁的心,那是彻底“拔凉拔凉了”,不久羞愤而死。曹丕就这样在父亲的陵前羞死了于禁,不知如果曹操有知,会是什么心情,他是会称赞曹丕聪明,还是会责备曹丕小气呢?

  而曹丕却此从此开始担心起父亲和自己将来在地下的安危了。

  黄初二年,曹丕开始为自己营建寿陵时就把这种担忧说了出来,他说:“《礼记》上说:国君即位就筹划寿陵,为的是心存死之将至。过去尧葬谷林,树木环绕;禹葬会稽,耕田不辍。是故葬在山林,就要遵循山林的法则。现在封冢植柏,并不合乎上古的法则,我不会这样去做。

  我的寿陵要因山为体,不封不树,不立寝殿、造园邑、开神道。葬,就是藏,为的就是他人不得相见。

  尸骨不知痛痒,墓冢不会栖神。礼不墓祭,盖因死者不能被污辱,棺椁足以朽骨,衣衾足以朽肉而已。所以,我营建寿陵在丘墟不耕之地,为的是改朝换代后他人不知其陵所在……汉文帝霸陵无人盗掘,盖因霸陵不葬金玉;光武帝原陵遭到盗掘,盖因原陵封冢植柏……自古及今,没有不亡之国,也无不盗之墓。丧乱以来,刘汉帝王诸陵无不发掘,以致烧取玉匣金缕,连骸骨都给燃成灰烬。死者再受火烧酷刑,令人痛心疾首。其祸根,不外乎厚葬金玉、封冢植柏……倘若有违今诏,枉自变改,致我戮尸黄泉,戮而重戮,死而重死,就是臣与子蔑视死去的君与父,不忠不孝。死者地下有知,不会福佑汝辈。”

  整篇文字,都表现出曹丕的一种担忧和恐惧,好像此时他已经预见到将要有人去挖他的坟把他的尸骨毁坏了,把陪葬物盗走的了一样。所以他坚决要葬解释为“藏”处处设计如何隐藏自己的尸体,不仅以山为体不封不树,而且不立寝殿、不造园吧、不开神道……

  既然对待自己的陵寝有如此强烈的危机感,曹丕当然有理由担心其老爸的高陵。

  不知经历了多少个不眠之夜,终于,在黄初三年的一天,曹丕下达了一道《毁高陵祭殿诏》,诏中说:

  “先帝(曹操)躬履节俭,遗诏省约。子以述父为孝,臣以继事为忠。古不墓祭,皆设于庙。高陵上殿屋皆毁坏,车马还厩,衣服藏府,以从先帝俭德之志。”

  曹丕在这里一会强调说当年曹操是很讲究节俭的,自己做儿子应当以继续父亲为孝。又会又上古时代也没有搞墓祭的传统,都是在庙里立个牌位进行祭祀。最后得出结论:高陵的地上建筑都应当毁掉,值钱的物品都要取出来,收藏在府库之中,以继承先帝节俭的美德。

  于是,在曹丕的危机感加孝心之下,曹操高陵的地面建筑被毁掉了,历经多年之后,高陵就成了一个千古之谜。


〖鄄城行宫〗

  作为一个务实主义者,曹丕拆自己老爸的陵寝尚且理由充分,拆前朝汉代宫殿,当然就更不在话下了。曹丕拆汉代宫殿时,那真是振振有词。

  他说:“当年夏朝灭亡,商汤就拆毁夏王的宫殿;商朝灭亡,姬发就拆毁商王的宫殿;周朝灭亡,诸侯就拆毁周天子的宫殿;六国灭亡,嬴政就拆毁除他自己之外所有君主的宫殿。现在汉道衰亡,我拆它几座行宫算得了什么!”于是把汉代的各处行宫,几乎拆了个干净。

  可是就在曹丕准备要拆掉鄄城汉武帝的行宫之时,却忽然犯了头风,这个病可能是从曹操那里继承来的。把曹丕痛得是满地打滚,宫中御医也都束手无策。

  曹丕挺迷信,也是痛得不行了,就找来神汉来解释,结果神汉说头痛是因为拆汉武帝的行宫,惹怒了汉所致。曹丕于是下旨停工,不再拆鄄城的汉武帝行宫。结果旨意一下,头痛还真的就好了,于是曹丕就命令地方对鄄城汉武帝行宫进行保护,这才使得这座汉代行宫保存至今。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