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集英雄与恶魔于一身的皇帝——隋炀帝杨广
原创作者:韩达尔

【帝王档案】
姓名:杨广
姓别:男
民族:汉
职业:大隋王朝第二代皇帝
生卒:(公元569年)~武德元年(公元618年)
工龄:14年
父亲:杨坚
母亲:文献独孤皇后
王位继承人:杨侑、杨侗、杨浩
最大爱好:政治上搞形像工程、军事上对外扩张、生活上放纵淫乱
最大特长:装老实人
最大缺点:好大喜功
最大优点:文武全才
最大成就:灭陈,修大运河
最大错误:三征高句丽
最大快乐:当上皇帝
最大痛苦:成为全民公敌
最大仇人:全国人民
最大理想:征服天下,尽情享乐
最大妥协:承诺不再征高句丽(后反悔)
最大武功:灭陈
最大文治:创建科举制度、营建东都、开通大运河、收藏历代图书三十七万卷
当前住址:江苏省扬州市西北七公理邗江县槐泗乡隋炀帝东路雷塘杨广墓

【经典记载】
〖古文〗炀皇帝,讳广,一名英,小字阿摐,高祖第二子也。(《隋书·炀帝本纪》)
〖今译〗隋炀帝,名叫广,又名英,小名阿摐,隋高祖(隋文帝)杨坚的第二个儿子。
〖古文〗上美姿仪,少敏慧,高祖及后于诸子中特所钟爱。(《隋书·炀帝本纪》)
〖今译〗杨广长得很漂亮,从小就聪明,杨坚和独狐皇后在所有的儿子当中特别喜欢他。
〖古文〗高祖幸上所居第,见乐器弦多断绝,又有尘埃,若不用者,以为不好声妓,善之。上尤自矫饰,当时称为仁孝。尝观猎遇雨,左右进油衣,上曰:“士卒皆沾湿,我独衣此乎!”(《隋书·炀帝本纪》)
〖今译〗隋高祖(隋文帝)去杨广的宫中,看见乐器的弦大多是断的,又落了很多灰尘,好像不怎么用的样子,认为杨广不好声色,非常喜欢。杨广还很善于伪装,在当时被人称为仁孝。有一次外出打猎遭遇下雨,手下人给他献上油衣,杨广说“士兵们都湿透了,我怎么可独自穿这件衣服呢?”
〖古文〗八年冬,大举伐陈,以上为行军元帅。及陈平,执陈湘州刺史施文庆、散骑常侍沈客卿、市令阳慧朗、刑法监徐析、尚书都令史暨慧,以其邪佞,有害于民,斩之右阙下,以谢三吴。于是封府库,资财无所取,天下称贤。(《隋书·炀帝本纪》)
〖今译〗八年冬,大举进攻陈朝,以杨广为行军元帅。等到把陈朝平定,捉住了陈朝的湘州刺史施文庆、散骑常侍沈客卿、市令阳慧朗、刑法监徐析、尚书都令史暨慧,等人,因为他们非常邪恶,有害于人民,所以将他们杀死在宫殿的右门之下,以谢江南百姓。然后封闭了府库,各种财物都没有动,天下都说杨广贤良。
〖古文〗总一百一十三万三千八百,号二百万,其餽运者倍之。……近古出师之盛,未之有也。(《隋书·炀帝本纪》)
〖今译〗总计一百一十三万三千八百人,号称二百万人,为军队提供后勤服务的又有一倍。……古往今来出动军队的规模,没有超过如此程度的。
〖古文〗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武贲郎将司马德戡、元礼,监门直阁裴虔通,将作少监宇文智及,武勇郎将赵行枢,鹰扬郎将孟景,内史舍人元敏,符玺郎李覆、牛方裕,千牛左右李孝本、弟孝质,直长许弘仁、薛世良,城门郎唐奉义,医正张恺等,以骁果作乱,入犯宫闱。上崩于温室,时年五十。萧后令宫人撤床箦为棺以埋之。(《隋书·炀帝本纪》)
〖今译〗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武贲郎将司马德戡、元礼,监门直阁裴虔通,将作少监宇文智及,武勇郎将赵行枢,鹰扬郎将孟景,内史舍人元敏,符玺郎李覆、牛方裕,千牛左右李孝本、弟孝质,直长许弘仁、薛世良,城门郎唐奉义,医正张恺等,率领禁军作乱,攻入后宫。杨广被杀于温室之中,时年五十岁。萧皇后命令宫女拆了床,做成棺材,将他埋葬了。

【人物故事】
  
〖营建东都〗

  自西魏孝静帝迁都邺之后,洛阳再一次中断了作为首都的历史。于是,我们我们的讲述越过了热热闹闹的中原东西对决和北周一统北方的历史,也忽略掉轻轻松松的隋朝建国历史,直接从隋朝第二代皇帝隋炀帝杨广说起。
隋炀帝杨广即位的当年即决定迁都洛阳。在迁都之前,当然要对洛阳进行重新营建的工作。于是,炀帝诏命大臣杨素负责全局,以大建筑家宇文恺担任总工程师,调动民工二百万人,修建洛阳新城。工程于大业元年(605年)三月开工,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在大业二年正月即竣工完成。堪称古代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
  新的洛阳城在各个方面都远远超过旧都大兴城。洛阳城内有外郭城、皇城、宫城、街坊区、仓储区和市场区。外郭城周围七十华里是整个城市的最外围,皇城是文武衙门办公的地方。最里面是皇帝居住的宫城,宫周围有三十华里长,皇城和宫城都在洛阳城的西北方。东南方则是平民居住的街坊区。东城之北有含嘉仓,面积达46万平方米,积贮全国粮食。城内又有南、北、西三个市场区,市场区内漕渠纵横,店肆林立,货物堆积如山。
  为了满足炀帝的享乐需要,在洛阳的西郊外,又建有一座西苑,占地二百余亩,苑内有海,海中有三个仙岛,岛上有亭台楼阁。海的北面有龙鳞渠,渠水引水入海中,沿渠共建有十六个别院,每个别院中均有美女二十名。
  炀帝迁都洛阳可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享受,更多的是考虑到国家统治的战略需要。文帝时以大兴城(即长安)为都,地理位置偏重西北,往东的交通不畅,影响了国家政令的畅达。洛阳则处在国家的中心地带,可以有效地治理江南和控制北方。  
  为了充实洛阳,炀帝又吸引全国各地的有钱人、艺术家、以及外国人迁居洛阳,这些人的迁入,使洛阳的经济、文化,都迅速得到了提升。
  大业五年,炀帝升洛阳为东都。从此以后,洛阳不仅再度成为全国政治、经济中心,同时也成为东南通江都、太湖、浙江,东北通山东、涿郡,西通关中长安的大运河交通中心。
   
〖武功文治〗
不管是演义小说还是正史野史,都将杨广描述成一个残暴荒淫的昏君。杨广是昏君,这确属事实,但是杨广不仅仅是昏君。
历史上有两种昏君:一种是没有治理好国家的能力或条件的昏君,比如像太康只会打猎不会治国,像汉献帝大势所趋无力回天;还有一种是有能力有条件治理好国家的昏君,像舛、纣,就属于有能力的昏君,杨广,也属于这一类昏君中的典型。
杨广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无论武功还是文治,都有着骄人的成绩。
隋杨出身陇右军事贵族集团,这个贵族集团继承了鲜卑民族注重军事素质的传统,人人以武力高强为荣耀。因此,杨家虽然几代传下来,在军事上的优秀基因,却一占不曾失却。
杨广还是皇子的时候,就先后担任过武卫大将军、淮南道行台尚书令等重要军政要职,开皇八年(公元589年)年仅20岁的杨广,被其父隋文帝杨坚任命为元帅,率领51万大军南下攻打陈朝。当时陈朝的末代皇帝陈后主接到战报,却认为,自东晋以后,数百年来,北朝数次南下攻打南朝,却都止步于长江。有长江天险,不必担心什么。结果没想到,杨广轻松的渡过了长江,灭亡了陈朝,将陈后主陈叔宝活捉,解回长安,献给隋文帝杨坚。第二年,江南发生叛乱,杨广又奉命到江南任扬州总管,一举平定江南高智慧的叛乱,避免了南北再次分裂的可能;
所以说,最终结束南北朝近二百年(南朝一百七十年,北朝一百九十五年)大分裂时代的,正是杨广。其武功赫赫,岂容轻视?
杨广不仅在军事上很有成就,在文化上也独树一帜。
杨广自幼好学,文学水平很高,他在代表名篇《饮马长城窟行》中写道:“肃肃秋风起,悠悠行万里。万里何所行,横漠筑长城。”被后世赞为“有魏武之风。”
  除了雄武阳刚的诗词,杨广又写有柔情浪漫的精句,如他在《春江花月夜》中写道:“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被后世赞为“绝是唐律”。
  他一生写了很多诗词,后人将这些诗词集中起了,形成了一部文集,叫做《隋炀帝集》有五十五卷之多。
  杨广还喜爱书法,曾经召引陈朝旧官、才学之士柳、虞世南等百余人,一起交流书法心德,并在观文殿后筑二座高台,专门收藏魏晋以来的书法名画。
  杨广又非常重视文化事业。迁都洛阳后,他立即恢复了被隋文帝废除了的国子监、太学以及州县学。他又广求遗散各地的图书,加以保护。
  杨广一生收藏图书共计三十七万卷,分为七万七千多个类别,使隋朝成为中国历朝历代中藏书最多的王朝。他又命人将禁中秘阁之书,抄录副本,收藏于洛阳观文殿的东西厢书库中。
  除了藏书,杨广还组织编写图书,他组织编写了《长洲玉镜》四百卷,和《区域图志》一千二百卷。都为中国古代的文化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而杨广最大的文治,莫过于开创了科举制度。
  中国的选官制度,起初为贵世袭制,而后发展为举荐制,并由此发展出较成熟的察举制度,两汉基本上都是察举制度。东汉末年,察举制度走到尽头,魏文帝曹丕创立了“九品官人法”又称为“九品中正制”,从此成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主要选官制度。
  九品官人法的一个必然衍生物——士族门阀,就是一些士家大族垄断了高级官员的入选资格,高官只能在士家子弟中选择,普通平民再优秀也注定与高官无缘。
  南北朝末期,随着士族门阀的日益腐败堕落和庶族的不断崛起,九品官人法已经不再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最高统治迫切的需要把最优秀的人才都笼络到自己的旗下。隋文帝篡夺北周政权以后,为了削弱北周士族的势力,培植自己的支持者,便用分科考试的方式面向社会选拔了一批官员,这可以算是科举制的最初尝试。
  杨广即位后,也面临着需要培养忠于自己而非某个家族的势力,于是下旨正式设立进士科,将科举考试列为正式的国家选官制度,从此科举制度正式诞生,并一直沿用到清末。
  杨广在即位后的第二年,即大业二年(公元606年),开设进士科,以政论文章为主要考试内容。对于考试成绩优秀,“文才秀美”的人才,授予官职。大业三年,杨广在注重才的同时也注重德行,他在诏令中规定了选官标准首先是:“以孝悌有闻,德行敦厚,节义可称,操履清洁,强毅正直,执宪不挠”,而后才是“学业优敏,文才秀美,才堪将略,臀力骠壮……”
  可见,本身德行不佳的隋炀帝杨广反而更注重臣下的个人品质,这就使得虽然炀帝后来有诸多的错误政策,但是中国的统治阶层的主流道德意识未受损害。李唐代隋之后,依然重用炀帝所选拔的一大批强毅正直的人才,并因此达到了中国封建社会文明的顶峰。
  科举制的好处,相对于察举制和九品官人法,都是显而易见的。科举制使庶族知识分子获得了“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机会,又按各人才不能量才任事“大者登台阁,小者任郡县”体现了用人的公正性;科举制使选拔人才和任命官吏的权力,从世家豪强手里转移到了中央政府手里,加强了中央集权,维护了政局稳定。
  正因为这些好处,科举制度一经推出即为历朝沿用。
  总之,杨广固然在历史上留下过许多残暴、荒淫的痕迹,但这与他雄才大略、文武双全,并不矛盾。杨广缺的不是才,而是德。一个在品质上有问题的人,他的能量越大,能力越强,在有约束的情况下固然可以成就一番事业,可是一旦放任自由也会不可避免的会造成很大的破坏。
  那么,杨广有哪些“缺德”行为呢?
  且看……

〖形象工程〗

  西方社会有一种观点,认为人类所有的罪恶之中,最坏的一种就是“假冒伪善”,所以“宁作真小人,不当伪君子”,伪君子是上不了天堂的。按此观点,杨广恐怕就只能下地狱了,这个人“假冒伪善”达到了一个极致的程度。
杨广是杨坚的二儿子,按照嫡长子继承法他是当不上皇帝的,那是老大杨勇的任务。可是杨广还是很想当皇帝的,那么怎么办呢?杨广的办法就是,拼命的装。
杨广不仅文治武功有一套,演戏也很有一套,他真是太会做秀了,太会演戏了,太会装了。
杨广知道老爸杨坚和老妈独孤伽罗不仅都崇尚节俭而且严格恪守“一夫一妻”的爱情操守(杨坚虽然身为皇帝,却在有生之年的绝大多数时间里,只爱独孤氏一个人。直到独孤氏去世以后,杨坚才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小段时间里,接触了其他一些异性),特别讨厌那些吃喝玩乐的花花公子。夫妻俩不仅自己当清教徒,而且还决心把这一伟大精神推广到普天之下,一旦发现某个大臣包二奶养小蜜了,对不起,管你地位多权,功劳多大,早晚罢了你的官夺了你的权。
  对外臣尚且如此,对自己的儿子当然要求就更严格了,在杨坚夫妇看来,俭朴与忠贞本来就是最好的品质,理应让儿子继承。
  可是杨勇在这方面就比较逊,跟老爹老妈对着干,不仅吃喝宴乐,而且还乱搞男女关系,杨勇的长子就是是跟二奶生的。
杨广在后来的岁月里充分证明了他的操守其实比他大哥还逊,但是能伪装啊,他在自己还是皇子的时候,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道貌岸然的君子。
  首先杨广极力表现得俭朴,不穿华丽的服饰,不吃豪华的酒席,甚至不用漂亮的侍女。有一次隋文帝突然跑到杨广家视察,结果发现杨广家的琴连弦都乱了,上面还落满了灰,一看就是从来也不用的样子,结果杨坚对杨广大为赞赏。其实后来杨广做了皇帝,表现出对音乐的极大兴趣,曾经多次花费巨资举办大型综艺晚会,招待外宾。
  杨广另一个作秀表现就是伪装成爱情专一的样子。只要有父母在的场合,一定只与妻子萧氏在一起,表现得那叫一个恩爱。其实杨广暗中也养了许多二奶、小三,甚至生过不少孩子。可是这些可怜的小孩子,都刚一出生就被杨广下令在后院活埋了(真残忍啊),至于孩子的妈妈们,更是终生不得见天日。要说杨广的老婆萧氏也是个很不得了的女人,说不好她是太软弱呢还是太有城府了。总之她就这么配合着丈夫,纵容着丈夫,跟婆婆严格管束丈夫完全不同。(看来真正的好男人还必须有一个厉害点的女人来管束,越是能力强的男人越需要能管住他的女人,否则就会堕落成杨广。)
  道德操守达标了,但杨广认为还不够,又极力的伪装仁爱的一面。有一次杨广出城打猎。天降大雨,仆人要给杨广穿上雨衣,他却不接受。大义凛然的说:“士兵们都被雨淋湿了,我一个人,怎么可以穿雨衣呢?”杨坚知道了,那叫一个感动啊,这孩子,真随我呀。
  既然觉得杨广随自己,顺理成章的,杨坚也就准备把大隋朝也交给他了。公元600年,杨坚终于下旨,废太子杨勇为庶人,改立杨广为太子。杨广终于靠着伪装将继承权夺到了手中。五年后,杨坚驾崩(据说是被杨广害死的),杨广依法继承皇位,是为隋炀帝。
  尝到了“甜头”的炀帝认为自己既然能靠伪装获得帝位,当然也能靠伪装获坐稳帝位。于是,炀帝更进一步的搞形象工程,不仅自己搞,还让全国人民陪着他一起搞。
  炀帝的时候,中国离所谓的“闭关锁国”很遥远,当时的中国人打死也想不到国家可以关起门来搞建设,也不能理解所谓的“华夷大防”。那个时候的中国人,和今天一样热心于搞商业,尤其是搞国际贸易,所以炀帝非常希望洋人能来华投资,更希望洋人能来华消费。
  当年炀帝装清贫,把文帝忽悠了,现在苦尽甘来当上了皇帝,就想再忽悠一把洋鬼子。于是炀帝传旨,凡是外国人来华经常走的路线,沿途郡县都要负责迎送和招待,不需要洋人自己花钱。不仅国家政府假大方,老百姓也得跟着装,外国人来如果路过饭店,店主必须免费请他们白吃白喝,不许要钱。吃完了以后还得摆出一幅不在乎的架式,“我大隋天朝国强民富,钱多得花不完,酒水饭菜,一律免费,欢迎经常光临”。(可以想像一下,店主说这话的时候,是个什么心情。)
  光吃也不行啊还得有娱乐项目,炀帝于是在洛阳设置了盛大的百戏场,为外国友人表演所谓的百戏,百戏,其实就是现在的综艺节目,唱歌跳舞,杂技魔术,应有尽有。参加演出的演员多达一万八千人,音乐声从几十里外就能听见,晚上因为点的灯多,亮如白昼,而为了配合演出环境,炀帝还下令给树树穿上衣服——用丝绸把树干都包起来,又命令市场卖菜的都在地上用龙须席铺地。如此盛大的表演,足足进行了半个月,花费了多少钱财,已经无法统计了。
  可是洋人似乎比杨坚要狡猾,如此精彩的走秀,还是被他们看出了破绽——洋人曾经向洛阳市民发问说:“我们看见,贵国也有赤身露体的穷苦人,为什么你们不把丝绸给他们穿,却用来缠树呢?”洛阳市民事先没有接受过志愿者训练,被问得哑口无言。其实,事实摆在那儿,如果没有用这些丝绸缠大树,以当时洛阳的繁华,洋人恐怕还真看不到赤身露体之人了。
  炀坚努力摆秀,其实反而把自己统治的最大问题——人民贫苦,完全暴露出来了。

〖三驾辽东〗
  古人说话是比较文的,所谓三驾辽东看上去是东北旅游,其实不然,三驾辽东指的是隋炀帝对高句丽发动的三次扩张战争。
  自南北朝初期,随着匈奴、鲜卑等东北各民族的主体大量南下,中国东北地区出现了大片的真空地带。高句丽王国趁机迅速添补了这一空白,通过征服当地各民族,建立起了一个势力达到整个东北地区的强大帝国!高句丽民族民族顽强,西不服突厥、南不畏隋唐,以礼服之尚可,以力伐之万难。
  迫使突厥臣服之后,隋炀帝便将征服的箭簇对准了桀骜不驯的高句丽,但是高句丽很难打,以至于以隋朝之力,一而再、再而三的打,甚至最后隋朝的灭亡,也与这三次战征的拖累有关系。
  大业七年(公元612年),隋炀帝御驾亲征征辽东。
  天子远征,气派当然不同寻常,用《隋书》里的话说是:“近古出师之盛,未之有也。”
  征辽大军的人马总共多达一百一十三万之众,这一百一十三万大军被分成二十四军,每天出发一军,每军首尾相距达四十华里,二十四军如果连起来竟长达九百六十华里。这还只是战斗部队,用于服务于这支大军的后勤部队更有高达二百万之众。如果把这一百万作战部队,二百万后勤部队排成队,足有三千余里。
  直到今天,朝鲜半岛上的国家还自称是“三千里江山”,可见,隋炀帝这三百万大军只是排排队,都能把整个朝鲜半岛给排满了。
  炀帝之所以搞么大的声势,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去排队玩,而是为了吓唬人,让高句丽人看一看,天朝大国是什么气势——“我们的军队,比你们的国民还多,我们光排队就能把你们给挤到海里去。你不投降吗?”
  结果高句丽人有股倔劲儿,坚持不投降。
  隋炀帝既然是想排天朝的排场,当然就少不了讲究点“吊民伐罪,非为功名”一类的口号。其实就是当初他忽悠他老爸那一套,想以此瓦解高句丽人的斗志。可是炀帝演员当得太久,对演员要求也就很高,所以严令诸将不得擅自行动,必须凡事请示报告。
  几百万大军,凡事都要请示报告,这个,在现代战场尚且不可思议,何况当时连手摇电话都没有的冷兵时代呢?杨广这个南灭陈朝,北御突厥的战争英雄,这次可是有点玩过量了。
  开始一切都很顺利,几百万大隋将士像推土机一样开过去,一路之下或者投降,或者被消灭,大军顺顺利利的渡过了辽河,来到了高句丽重镇辽阳城下。这个时候,问题出来了。
  辽阳是高句丽的重镇,当然不会立即投降,于是隋军请示炀帝后开始攻坚。一真猛攻,隋军把辽阳城的城墙打开个大口子,正准备进城呢,城里突然提出要投降。这下麻烦了,炀帝起先的“剧本”里没有这个情节,隋朝主将只好停止攻城,去请示炀帝。等到请示下来,城中已经把被打破的城墙又修好了,又不投降了。
  如果就是这么一次也就罢了,看来炀帝没有修改剧本的习惯,竟然容忍同类事件连续出现三次之多。
  炀帝见辽东各城不好打,就打算绕城而行(这个办法被后来的蒙古铁骑屡次使用,均获成功),派大将宇文述率三十万大军直扑高句丽的本土——平壤,一旦拿下平壤,则辽东之地不战可下。为了让宇文述跑得快点,炀帝又不让士兵携带粮草。结果三十万人南渡鸭绿江,一天之内连胜七阵,渡过清川江,直到平壤城下。
  到这一刻为止,炀帝的计划一直被准确的执行着。
  但下面的事情就是炀帝始料不及的了,平壤城修得太结实在,久攻不下,而军队又没有带粮草,别说打仗了,再坚持下去非冷冻饿而死不可。宇文述一看不行,就下令撤军,结果高句丽大军开城追击,宇文述大败。
  有道是兵败如山倒,三十万大军被这么一路追杀,回到辽东时仅余二千七百人!
  其他各路隋军也都先后遭到失败,炀帝不得已,只好下令班师,这一仗最终以隋军丢下三十余万具尸体而告终。
  但是炀帝被击怒了,杨广此人,从小凡事都是顺顺利利的过来的,只有他他别人,他忽悠别人,没有别人能动他分毫的。现在三百万人打一个小小的高句丽,竟然惨败,他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
  炀帝发誓要踏平高句丽,回国休整了仅一年,就再次御驾亲征。这次炀帝做了全面的安排,各种细节都考虑到了料定万地一失,就等着拿下平壤,活捉高句丽国王了。
  可是偏偏该着炀帝出丑,炀帝正在前面打得紧张,后面杨玄感竟然在黎阳造反了。当初杨玄感的父亲杨素,曾经帮助杨广夺取帝位,知道很多不该知道的东西,所以杨广即位后一直很提防杨素。杨素因病去世后,杨广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情绪,脱口而出“他要是不死,我会杀他全家。”这句话后来传到了杨玄感耳朵里,杨玄感觉得以杨广那么狠,谋害自己是早晚的事儿。趁着杨广在前面玩命,索性来个先发制人,就地造反。
  炀帝后院起火,再也顾不得辽东,只得回军迎战杨玄感,于是第二次征辽再次失败。
  连战不利炀帝的小宇宙终于被彻底激怒了,整个隋军也变成了一群愤怒的狮子,嗷嗷叫着冲向高句丽。
  高句丽此时也明白了——想要通过打败大隋而获得和平,是绝不可能的!即使你一万次打败隋军,他们也可以再来一万零一次,大隋的汗毛,永远比高句丽腰厚。要想获得和平,只有两个办法,一是彻底灭亡大隋,二是向大隋臣服。
  高句丽人最后无奈的喊了声“形势比人强啊!”出城到隋营向炀帝请求称臣求和。炀帝这回总算是找着了一个台阶,就同意了高句丽的请和。
  炀帝的面子算是找着了,可是三征高句丽,动用数百万人力,消耗的人力、物力,之巨大是难以统计的,战争机器一旦开动起来,烧的就是个钱。炀帝的一切开支都是由国库出的,国库没钱就要逼各级政府,各级政府就逼老百姓,最后终于将社会矛盾激化,爆发了大规模的反隋起义。
  
  〖淫乱至死〗
  隋炀帝杨广“竭中华之国力,逼高句丽之臣服”可以说是干了一票,“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的勾当。高句丽被打得跟个犊子似的,当然不可能是真心臣服,而国内也被这三次东征折腾得鸡飞狗跳,兵变、民变,连连不断。
  杨广是个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这一切恶果都是因为他自己任意所致,但是他不肯认错,更不肯改错(这一点,就是杨广和李世民最大的区别,李世民具有“闻过则喜,从谏如流”品质)所以干脆把自己关在后宫里,每天纵情淫乱,麻醉自己,逃避现实。
  杨广好淫乐,并不是在三征高句丽以后才有的毛病,而是早已有之,只是在征高句丽以后变得更加严重罢了。
  自大业元年(公元605年)起,杨广开始修建世界上最长的人工运河——大运河。从此以后,他便将这条用全国人民血汗和生命开成的运河,当成了满足自己欲望的工具。利用大运河,杨广三次游幸江都,每次都乘坐一条二百尺长、四十五尺高、上下四层的巨型龙舟。其他嫔妃、王公、大臣以及僧、尼、道、冠,也都分别各有各的大船,总计有上千艘之多。船船相连,延绵长达二百余里,杨的头船已经开出去五十天了,最后一艘船才刚刚离开洛阳!
  这样豪华的大龙舟,正是杨广满足淫欲的最佳场所。龙舟里设有豪华寝宫,寝宫之中又环置铜镜,杨广可以一面与妃嫔宫女燃烧激情,一面亲自从各个角度现场观赏情色。杨广又命人画了许多床上之事的大幅挂图,到处悬挂,自己可以随时满足眼目的情欲。此外,杨广还规定为龙舟拉纤的全部都用年轻美女,而且,杨广要求这些为其拉纤的美女,必须全部赤身裸体!
  有人说金钱好比是海水,喝得越多,就会越渴,其实,不止金钱是这样,一切欲望比如色情,皆是如此。在强烈的色情诱因的刺激下,杨广不仅没有感到满足,反而越发的空虚。为了追求进一步的刺激,他把目光锁定在天真的孩子身上。
  杨广在洛阳西郊建了一座西苑,内设十六个别院,每院设二十个美女,杨广经常到这里享受淫乐。可是后来杨广渐渐对成年女性失去了兴趣,于就改改弦易张,在西苑藏了数千名十几岁的幼女,供杨广随时发泄兽欲。为了帮助杨广玩弄这些对床第之事茫然无知的幼女,大夫何稠更发明了如意车,车中只容二人,设有机会,开动机会后,车中男女不必花费任何气力,就可以实现愉悦。杨广有了这样的车子,更加尽情享受了。
  本来皇帝后宫那些事儿,老百姓管不着,也管不了,所以起初虽然杨广可劲的疯玩,也没什么问题。但是他一面大搞形象工程,一面又连连发动对外征战,老百姓被连累的纷纷破产败家,他还想开着“如意车”过日子,就有人不答应了。
  自大业六年(公元611年)起,隋朝就不断的爆发大大小小的起义,可是杨广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还是左一次右一次的出巡、游幸。
  大业十一年(公元616年),杨广最后一次游幸江都。出发之时,小官崔民象上表反对,杨广下令处死崔民象;行至汜水,小官王爱仁上表劝阻,杨广又将王爱仁处死;行至梁都,有百姓拦路上书,说“陛下如果定要去江都,天下将不再属于陛下。”此人也被杨广处死。
  于是,杨广走一路,杀一路,鲜血淋淋的杀至江都。到了江都之后,杨广立即下令建造了一百座宫殿,每殿置美女数人,杨广每天轮流各个宫殿。杨广到了哪一座宫殿,就由这一殿的美女做东提供酒菜,其他各殿的美女数千人也都聚集而来,大家群欢共乐。
  其实,杨广如此纵情享乐,不过是在麻醉自己。天下大乱,大隋江山已经摇摇欲坠,以杨广文武全才,岂有不知之理?他只是不敢面对,不愿面对罢了。因为把天下搞成这个样子的,就是他自己,他如果要面对,就必须先否定他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并且彻底的悔改。
  但是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曾经错过的,更无力放下各种淫乐享受,只能混一天算一天,至于结局是什么,其实他倒是很清楚的。有一次,他摸着自己的头的对自己的妻子萧皇后说“多好的头啊,只是不知以后会被谁砍下去呢?”萧皇后劝他别说这样不吉利的话,他却哈哈大笑。
  但是杨广终于还是不曾想到,结束他性命的人竟然会是……。
  大业十四年(公元618年)三月三日,杨广一向最宠信的大臣,右屯卫将军宇文化及,决定不再陪着杨广玩下去了。宇文化及与武贲郎将司马德戡、元礼,监门直阁裴虔通,将作少监宇文智及,武勇郎将赵行枢,鹰扬郎将孟景,内史舍人元敏,符玺郎李覆、牛方裕,千牛左右李孝本、弟孝质,直长许弘仁、薛世良,城门郎唐奉义,医正张恺等一干人等,突然发动政变,率领卫兵冲入后宫,要诛杀杨广。
  杨广闻变大惊,因为他万万想不通,这些为什么要来杀自己。但是此时时间不容他去多想,杨广连忙改换服装,逃入西阁,结果又被看见他去向的宫女出卖,宫女将他的行踪告诉叛将矿脉虔通、元礼、马文举。三人立即率军赶到西阁,只见杨广正抱着萧皇后哭泣。看见叛将来了,杨广终于又抖起皇帝最后的余威,怒斥三人说“我犯了什么罪?你们竟然要如此对待我?”三人一听,被雷倒了,心说天底下谁都有资格说这话,唯独您没有啊。就冷笑着回答说:“这些年来,您老人家穷兵黩武,穷奢极欲,荒淫无度,相信奸邪,拒绝忠言,使得青壮男子枉于沙场,妇女儿童饿死于野外,百姓流离失所,天下一片大乱,您怎么能问及有没有罪的话呢?您应当考虑的是自己应当在地狱第几百层才对呀?”
  杨广也觉得自己刚才的问题也太装单纯了,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就说“我确实是对不起天下百姓,这个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有对不起你人们的地方吗?你们这班人,跟着我享尽了荣华富贵,我吃肉,你们也没少喝汤啊。你们跟我说说,今天这个事儿,谁是挑头的?”三人一听,杨广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要“反攻倒算”哪,还问谁是挑头的,看来是想分化瓦解我们啊。就不跟他费话,一边大声喝道“天下人全都对你恨之入骨,岂会只有一人带头?”一面不由分说,将杨广拉下楼阁。
  这时,封德彝跑来传宇文化及的命令:“这种昏君,不需要带来见我,就地处决。”萧皇后一听急了,哭着求几个人说“皇上确实是不贤啊,可是他对你们也确实是不错啊。你们就看他从前的恩情,让他退位降为三公,留他一条活命吧。”大伙一听,你可拉倒吧,这种变态狂,你领他的恩情,我们可不领,没他我们还干不了那么多坏事儿呢。今天杀了他,也是替自己赎罪了。裴虔通轮刀就要砍,杨广大叫:“不劳你们动手,我自己喝毒酒行不?”裴虔通说毒酒不如刀省事儿,坚持要用刀砍。
  杨广哭了,说“我怎么说也是一天子,你们就行行好,给我留个全尸吧!”说着动手解下自己的腰带,马文举被他哭得心软,就接过腰带来,和士兵一起把他勒死了。

  
【相关链接】
〖隋炀帝陵〗
  杨广死后,萧皇后让宫女们把杨广平时的最爱——大床,拆了,做成棺材,葬于江都宫西面的吴公台下。
  唐朝建立以后,因为杨广是李唐的皇亲,就将他迁葬于雷塘旁边。
  杨广的陵墓,其实已经无法算是皇陵,不过就是一个大土堆而己,但是这却是曾经一代风云人物,立过大功、写过巨著、打过大仗、挖过大河,泡过群妞的杨广的最后一站。
  
〖大运河〗
  隋炀帝杨广一生集英雄与魔鬼于一身,而最好体现他这一两面性的物证,就是隋朝大运河。是隋炀帝非凡的政绩的见证,也是隋炀帝的暴政的罪证。
  为了修建大运河,隋炀帝曾三次大型地征用民力。
  第一次是在大业元年(公元605年)三月,炀帝征发河南诸郡男女一百余万人开凿通济渠,自洛阳西苑引谷、洛之水入黄河;又自板诸(河南荥阳东北)引黄河之水经过荥泽进入汴水;最后再在开封之东引汴水进入泗,通至淮水。
  还是在大业元年,炀帝又征发淮南民十余万人整修邗沟(山阳渎),自山阳(今江苏淮安)引淮水经江都(扬州)至扬子入江。
  第二次大规模的征用民力是在大业四年(公元608年)正月,炀帝征发河北诸郡男女一百余万人开凿永济渠,引沁水向南到达黄河,向北通往涿郡。
  最后,在大业六年(公元610年),炀帝又下令开江南河,将京口(江苏镇江)和余杭,连通起来。至此,隋代大运河,基本完成。
三次大征发,先后用民数百万,对人民来说是极大的伤害,但同时又创造了极好的交通水利环境,为今后社会文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隋炀帝为什么要动用这么大的力量,修建大运河呢?一般传说都说是为了炀帝个人享乐,尤其是为了看琼花;这种观点太过艺术化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别迷信艺术,艺术只是个传说。
  炀帝固然会利用国家资源进行享乐,但是国家资源并不仅仅是用于享乐,其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国家战略目标的实现。
  首先,隋朝以北朝继承者的身份,扫平江南,实现了南北统一。但是南北分裂已经长达近二百年,如果我们把三国时代的分裂也算进来,就超过二百年了。这种分裂,既是人为因素,同时也与地理因素有关。南北统一,需要人文上的沟通,也需要地理、交通上的连接。
  因此,开凿大运河,首先是为了加强南北交通,巩固对全国的统治。
  另外,南方经济经过六朝的开发建设,在隋唐时期已经超渐渐过了北方,南方大量的物产迫切需要通过一个安全方便的途径进入北方。大运河的开凿,也是为了满足这种经济上的交流。
  总之,大运河的开通之后,立即成为南北交通的大动脉,促进了南北经济文化的交流和发展,也维护了南北统一。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