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皇帝传-先秦三代
洛阳皇帝传-东汉帝国
洛阳皇帝传-魏晋北朝
洛阳皇帝传-隋唐五代

不愿再生于帝王之家的傀儡——隋皇泰帝杨侗
原创作者:韩达尔

【帝王档案】

姓名:杨侗
姓别:男
民族:汉
职业:越王、洛阳政权傀儡皇帝
生卒:公元?~619年
工龄:一年
父亲:杨杨昭
母亲:小刘良娣
王位继承人:无
最大爱好:礼佛
最大特长:任人摆布
最大缺点:软弱无能
最大优点:听话顺从
最大成就:当了一年傀儡皇帝
最大错误:生在帝王之家
最大快乐:烧香拜佛
最大痛苦:喝下王世充送来的毒酒
最大仇人:王世充
最大理想:来世不再生在帝王之家
最大妥协:替王世充当傀儡皇帝
最大武功:无
最大文治:无
当前住址:不详
  
【经典记载】

〖古文〗越王侗字仁谨,美姿仪,性宽厚。大业二年,立为越王。帝每巡幸,侗常留守东都。(《隋书·列传二十四》)
〖今译〗越王杨侗字仁谨,容貌漂亮,性情宽厚。大业二年,被立为越王。隋炀帝每出出巡外地,杨侗都留守东都洛阳。
〖古文〗隋炀帝凶问至东都,戊辰,留守官奉越王即皇帝位,大赦,改元皇泰。(《资治通鉴·第一百八十五卷·唐纪第一》)
〖今译〗隋炀帝被杀的消息传到东都洛阳,戊辰日,留守官奉越王杨侗即皇帝位,大赦天下,改元皇泰。
〖古文〗段达、云定兴等十人入见侗曰:“天命不常,郑王功德甚盛,愿陛下遵唐、虞之迹。”侗怒曰:“天下者,高祖之天下,东都者,世祖之东都。若隋德未衰,此言不可而发。必天命有改,亦何论于禅让!公等或先朝旧臣,或勤王立节,忽有斯言,朕亦何望!”神色凛然,侍卫者莫不流汗。(《北史·卷七十一·列传第五十九·隋宗室诸王》)
〖今译〗段达、云定兴等十人入宫见杨侗说:“天道无常,郑王王世充功德非常旺盛,希望陛下学习唐尧、虞舜(指禅让)的故事”杨侗大怒,说:“大隋的天下是高祖(隋文帝杨坚)的天下,东都洛阳,是世祖(隋炀帝杨广)的东都。如果隋德没有衰落,你们这个话没不可以说。如果天命真的改变了,也用不着说什么禅让!你们或者是先朝旧臣,或者是勤王的功臣,现在说出这种话来,朕还有什么可指望呢?!”说的时候神色凛然,身边的侍卫没有不吓得流汗的。
  
【人物故事】

〖不愿生于帝王家〗

  隋炀帝在江都被杀死之后,中国大地上迅速出现了三个“大隋天子”。
  公元617年十月,唐公李渊自太原起兵攻入长安,立炀帝的孙子、太子杨昭的第三子杨侑为帝。
  公元618年三月,杀死炀帝的宇文化及在江都拥立炀帝的孙子、秦王杨俊的儿子,秦王杨浩为帝。
  公元618五月,炀帝被杀的消息传到东都洛阳,洛阳留守官拥立炀帝的孙子、太子杨昭的长子杨侗为帝。

  三个皇帝,都是炀帝的孙子。

  因为唐朝最终得了天下,而这个天下是从杨侑手中得到的,所以在唐人写的史书里,送给杨侑一个谥号“恭帝”。

  但是如果我们站在隋朝的角度来看,杨侗才更符合“正统性”。这不仅仅因为杨侗是太子杨昭的长子,按照传统的嫡长子长孙继承法,杨侗是皇位的第一合法继承人;而且,杨侗的帝位最初还是有一定实权的,只是在政治斗争中失败,才导致江山易主的。

  所以我们在这里还是要讲述一下杨侗小朋友的。

  杨侗当时不到二十岁,是炀帝的太子杨昭的长子,从小就生得很漂亮,而且性情宽厚温和,深得炀帝的喜欢。每当隋炀帝出巡地方的时候,都会让杨侗留守东都。大业十三年(617年),炀帝最后一次出游江都时,仍命杨侗留守东都,并派大臣段达等人辅佐他。杨侗怎么也想不到,此次与祖父分别,竟然就成了永别。

  炀帝刚走,瓦岗军农民起义领袖李密、翟让率军攻陷了兴洛仓,把粮食分给穷苦百姓。然后又袭击东都洛阳,几番争战下来,河南各郡县都归降了瓦岗军。此时远在江都的隋炀帝急命王世充去救洛阳。

  炀帝并没有想到,就是这个王世充,野心勃勃,不仅最终篡夺了大隋江山,还夺去了他心爱的长孙杨侗的性命。

  王世充接了炀帝的旨意,立即率军赶往洛阳,在邙山与瓦岗军大战一场后,进驻洛阳城。此后,王世充率军与瓦岗军在洛口前后大小打了上百场仗,双方互有胜负,最后王世充引军渡过洛水,与李密进行决战,结果王世充败绩,败退的时候隋军溺水而死的多达万余人。好容易渡过洛水,又偏偏天降大雪气温骤降,渡水过水的士兵衣服都湿透了,结果被冻死的又有数万人。

  王世充如此惨败,自知罪大,只好向越王杨侗请罪。按说杨侗如果有政治能力,这时候大可以处理了王世充,至少要对他加以制约。可是杨侗宽厚习惯了,而且根本不懂得政治是怎么回事儿,一句话就把王世充的罪给免了,仍旧派王世充掌握兵权。

  杨侗的宽容,并没有让王世充感恩戴德,相反,他觉得杨侗是不敢处理自己,是软弱可欺。

  此时的洛阳十分危急,李密的势力没有消灭掉,西边太原唐公李渊也派大军十万来攻打了。杨侗坐镇东都,严令各军坚守城池,抗拒瓦岗军和唐军。这样一直到了五月份的时候,炀帝在江都被宇文化及所杀的消息传到了东都洛阳。杨侗大哭一场之后,问众官如何应对,众官认为,杨侗是太子杨昭的长子,理应继承帝位,现在宇文化及已经拥立了秦王杨浩,如果不奉杨侗为帝很难与之对抗。于是洛阳众官都一致拥立杨侗为帝,并改元为皇泰。

  杨侗称帝后,以段达为纳言、右翊卫大将军、摄礼部尚书;以王世充为纳言、左翊卫大将军、摄吏部尚书;以元文都为内史令、左骁卫大将军;卢楚亦内史令;皇甫无逸为兵部尚书、右武卫大将军;郭文懿为内史侍郎;赵长文为黄门侍郎。

  这七人,被当时的洛阳人称为七贵,而七贵之中,又以段达为首。

  可以说,这时的杨侗,虽然不能号令天下,但是却是洛阳政权的真正的皇帝,而不是傀儡。

  但是他所重用的所谓“七贵”,彼此却很不和(如果是在和平时期,大臣间有些矛盾其实很正常,反而有利地皇帝搞政治平衡,但是大敌当前,还搞内讧,就有点找死了)。元文都、卢楚、郭文懿、赵长文等人看王世充不顺眼,就密谋杀掉王世充,王世充得到消息后,先发制人,发动宫廷政变,将元文都等人一并处死。皇甫无逸见势不妙逃到投奔长安李渊去了。

  可是事情到了这一步,杨侗还是重用王世充,原因在于王世充能忽悠。王世充找到杨侗,辩解自己是忠于大隋的,元文都等人要谋杀我,我不得以才先下手为强的,只说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杨侗本来就宽厚,见王世充说得这么感人,被打动了,就跟王世充一起盟誓,表示互相绝不猜疑,让王世充放手去对付瓦岗军和唐军(此时李渊已经称帝)。

  王世充当然要对付瓦岗军和唐军,但可不是为了效忠杨侗,而是为了自己篡权。借着对付瓦岗军和唐军,王世充将洛阳政权所有的兵权政权都抓到自己的手里。

  可是王世充与李密交战多次,始终没有获得全胜,这令王世充很焦急,为了提高士气他决定借助迷信的力量。王世充假意说自己做梦梦见周公了,周公站在洛水之上对命令王世充速速进兵,可以立下大功,如果不听从的话,手下的士兵就会得瘟疫而死。王世充手下的士兵大多是楚人,当时楚地的风俗就是比较迷信这类妖言。加上王世充在军队里一向很有威望,于是众人都相信了。结果大家都找到王世充请求速战。王世充就从这些人里挑选了精兵两万,迁营到洛水。李密当时驻军在偃师北山上,看见王世充就带着区区两万人,就没放在眼里。结果到了夜里,王世充挑选了二百名骑兵,趁夜潜入北山。然后命令全军强渡洛河,突袭李密。

  李密不曾想到王世充只带着两万人来突袭,已经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突然又有一股骑兵从北原高山上下入李密营中,瓦岗军于是乱成一败,被隋军打得大败。李密向西逃亡,投降了李渊。至此,隋朝收复了东至大海、南至长江的的广大地区。如果王世充真是忠臣,那么大隋还真是中兴有望,至少可以偏安一隅,建立个类似东晋、南宋一样的小朝廷。可惜,王世充并非忠诚之士。

  消灭了李密势力之后,王世充声威大振,被军中将士奉若神明。王世充见时机已经成熟,就自立为郑王,并且给自己加了所谓的九锡等特权(一般权臣要篡位的时候,都要加这一套东西),杨侗想要制止他,但是根本没用。杨侗知道,天下将要不再姓杨了。

  王世充又派段达等十名朝廷重臣去面见杨侗劝杨侗禅位给自己,段达等人不敢不听众,就进宫劝杨侗禅位。杨侗听了大怒,斥责段达等人说“大隋的天下是高祖(隋文帝杨坚)的天下,东都洛阳,是世祖(隋炀帝杨广)的东都。如果隋德没有衰落,你们这个话没不可以说。如果天命真的改变了,也用不着说什么禅让!你们或者是先朝旧臣,或者是勤王的功臣,现在说出这种话来,朕还有什么可指望呢?!”杨侗说这些话的时候,神色凛然,身边的侍卫没有不吓得流汗的。

  杨侗也不再理这十人,径自回后宫见太后小刘良娣去了。可是坚强的儿子,却有一个软弱的母亲。小刘良娣不能帮儿子拿半点主意,只有在那里哭泣不止,最后杨侗也跟着一起哭起来了。

  王世充万却没想到杨侗这么顽强,根本就不怕自己,没办法,只好再祭起忽悠大法,派人劝杨侗说“现在四海不靖,必须由年长者为君,等天下太平了,我一定还位给你,绝不违背当初的誓言。”杨侗已经被太后哭得没了志气,无奈之下就同意禅位了。

  于是,隋皇泰元年(公元619年)四月,王世充即皇帝位,改国号郑,改年号开明。

  王世充当然不会信守自己的承诺,也不会怕神明降罪,篡位仅两个月,王世充就派侄子王仁则带上毒酒去杀害杨侗。杨侗临死之前请求最后见母亲一面,王仁则也不允许,最后,杨侗在佛前点燃香烛,虔诚发愿说:“但愿今后不要再降生在帝王之家了。”说完将毒酒一饮而尽。

【相关链接】

返回